一早,你拎著安全帽先去轉角的郵筒寄出了明信片,接著去離國賓不遠的那家康是美買了曼秀雷敦的消炎貼布,有點貴,你想,但確實有用,於是一次拿了兩包,折價25元,順手帶了罐10元的健酪,信用卡結帳。

騎著車,你到光華商場那附近要去買筆電鎖、USB滑鼠跟網路線。第一選擇的燦坤還沒開,你走了老遠找到家開在摩斯漢堡隔壁的7-11領了兩仟,健酪的空罐也丟到了附近的垃圾桶。你回頭走,去國際電子廣場B3的廁所往腰部貼上藥膏,但老覺得那固定用的貼紙沒貼準。打開廁所門,一個年輕人在外頭洗著手,一身籃球裝,皮膚異常白皙,很宅,你想。

你去門口有隻大黑狗躺著吹冷氣的燦坤問有沒有賣筆電鎖,資淺的店員又問了資深的,資深的回答老早沒賣了,資淺的又把我已經聽到的答案再跟我說了一次。本來你想搭電梯去三樓買滑鼠跟線,但轉念想乾脆去便宜的店買好了,於是你來到不遠處的紐頓,買了三樣東西。雖然以前在你這裡買零件時曾買到個有問題的電源,但三樣小東西總不會出問題了吧!你這麼想。

沿著新生南路直騎,你到了公館,想找那家溫州街上的Apple Diner吃個美式Brunch順便上網,寫寫積欠的影評。在水源市場前的天橋下停好車,你回頭走,只找到汀洲路沒找到大餛飩街。你打了通電話,確認自己應該在辛亥路轉彎,於是又回去牽車。順著路繼續前進,你想起自己皮包裡有張百老匯影城的招待券,想起要看天外奇蹟。你在小小的影城前面停好了車,劃了中間位置的票,步行回馬路對面找東西吃,順便消磨電影放映前的一個小時。



走啊走,你經過一條巷子,看到一家泰風味小吃店,想起前陣子史薇有提過想吃泰國料理,剛好也看到裡面有賣咖哩,一般顏色跟綠色的都有。回想起來,你在日本的綜藝節目看過綠咖哩,好像是個吃辣比賽一類的,見識見識無妨,便走了進去,點了綠咖哩跟泰式奶茶。





綠咖哩雞沒有你想像的辣,泰式奶茶沒有你想像的獨特,不過是一盤綠色醬汁裡加了香茅跟椰奶的飯還有一杯顏色偏橘但味道卻平平的奶茶罷了。剛這樣想,不知不覺你已經製造了好幾個餛飩,奶茶更是已經清空。你看看牆上,8月15前店內喝奶茶、椰子汁、羅望子汁都只要20元。羅望子,這玩意聽起來新鮮,點。



你說,味道像酸梅湯。

你拿出筆電記錄了一下吃飯的感想,口中的辣味逐漸消散,便起身走回戲院看電影。由於電梯內無標示,你按了三樓的鍵,卻發現放映的廳在四樓。八排五號,非常中間的位置。



螢幕非常的小,但如果你一個人看的話就剛好。世事從來也不如你所料,不久後兩個男人出現,電影開演後一個老師帶著一群小朋友出現,你想,今天毀了。

幸好電影比你想像的感人,小朋友的吵鬧程度也意料之外的低,只有個應該是近視又過動的小妹妹不停站起來擋住你的視線更跳來跳去,其他小朋友只有偶爾討論一下劇情,大體上來說還算能接受。正片結束,你聽著音樂,看著工作人員名單,回味著剛剛的一個半小時。戲院剩下你一個,門口卻有幾個工讀生想進來清掃卻又怕打擾到你,然而最後一個男生還是進來了,也大喇喇的擋了你將近兩分鐘的時間。你有點在意,但想想又覺得沒甚麼事,不過是利益上的小小衝突罷了。沒有甚麼訓練的暑期工讀生,習慣在電影一播完後就開燈趕觀眾,清掃完還能跟同學哈啦一下,卻遇到個黏在椅子上看工作人員清單的怪人。到底這人腦子哪裡有問題啊?誰會看這種清單啊?年輕人這麼想。清單跑完,音樂聽完,你走了出去,外面有個年輕人喊,他出來了,有點像應召女郎終於等到超持久客人射精般的興奮,更有個女孩大聲的對你喊謝謝光臨。你沒有出去,拐進廁所解放後才離開。走到樓下,你心想,這間戲院到底還能撐多久?

你騎上車,騎回新生南路,並在辛亥路那裡轉了進去,結果騎錯了邊,莫名的又回到了羅斯福路,看來今天註定是無緣了。雨下得太大,你決定騎進師大路找家咖啡館歇歇。你第一次來到師大夜市,並在一家名字聽起來很俗氣東西卻便宜又多樣的文具店買了本今年八月到明年十二月的行事曆。你在不停出現的巷子裡穿梭來去,也在7-11買了件新的塑膠雨衣。在不知道第幾個找不到便宜可上網咖啡館的巷子裡,你意外的發現地上躺著一台Kirin牌的腳踏車。



你看到一間很神秘,裡面就算賣白粉或AK47也不奇怪的餐飲店。



你在另外一條巷子裡看到了一間讓你很有感覺的小店,店門上用英文寫著"設計、生活、圖像、空間",更禁止同業進去測量店面。你心想,到底有誰會白目到進去拿出捲尺測量別人的店呢?你轉身離開,卻又折了回來,進去逛了好久,看了皮膚白淨的店員或店長蒐集的各式有品味的小東西,甚至還有一台舊式的手持式攝影機。你看上了一個綠色扭曲條紋的花瓶,看上了一個長方形木製的鐘。你問了小姐價格,誇讚她的店很棒後離去。又走了一段,你看見一個很宅很色滿臉痘痘的年輕人在挑逗一個穿著兩件式胸口有摺痕凸顯胸部的小洋裝的女店員,也看到了不遠的巷子內部有兩位穿得很清涼的女孩在顧店。你往回走,走進剛剛的店要了名片,對方跟你道了謝。其實你還想多問點別的,名字電話什麼的,但你知道有些平衡不能被打破,在商業、男女、感情、藝術的層次上,走錯了框框就會產生混亂。你出門,回頭拍了照。



你找得有點累了,看到了一家提供無線上網,叫做北義極品的咖啡店,門口寫著最低消費50元,你猶豫了一下後推門進入。起先沒有人招呼你,約莫兩分後一個嚼著檳榔,與其說店員不如說是酒客還要來的貼切的歐吉桑來幫你點餐,你點了熱的大杯的熱美式咖啡,同時也問了無線上網的密碼。你找了位置坐下,打開電腦後發現無線網路怎麼也無法使用,店員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其他客人並沒有這樣的問題,你打了通電話問朋友,朋友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幫你查到了微星的客服電話。你打,你等,十分後決定掛掉電話。你又打,又等,七分鐘後又掛了電話。此時,你發現有通未接來電,沒看過的市話號碼,你回撥,確定是Charline要找你,但她說她正在忙,等下會打給你。放下電話喝了兩口咖啡,Charline來電跟你確認明天是否到場?人數是否兩位?你答了兩次是,通話結束,明天見。你再次撥打微星電話,打通了,聲音很好聽的小姐十秒內幫你解決了上網的問題,你請小姐跟上層反映一直需要按0才能繼續等候的語音系統讓人容易發脾氣後,微笑的講了bye bye。

你開始打天外奇蹟的劇情,電腦可使用的時間只剩下一個小時。喝完了咖啡,你晃去櫃檯,問店員酒類的售價是否有菜單可參考。店員幫你介紹了幾款比利時啤酒,你笑著說今天沒打算喝,何況等下還要騎車回家。你上網查了那瓶店員說店裡只有一瓶的健力士啤酒,確認它主要是在德國、比利時跟荷蘭販售。此時的歌從Vincent換到了American Pie,你知道你必須放縱,於是走過去點了那瓶你命該註定喝的酒,並在確認可以拍照後開始拿出相機記錄。









你喝了一杯,啤酒入喉後略帶苦味卻很滑順。可能是空腹的關係,不久後你就覺得有點微醺,並也讓店員嚐了一下這瓶店裡最貴的酒的味道。你注意到店員一直去跟一個看書的女孩說話,女友吧!你想。此時,隔壁聊出國時被詐騙的中年婦人跟拿了店裡的吉他把玩的小妹妹組結束了對話跟彈琴,走出了店門。







夜色漸黑,大雨已停,你想吹個風,但又不想丟下這份閒情。



但你還是在跟店員道別後,離開,只留下一幀照片。記錄什麼呢?沒人知道,連你也不知道。



你走出師大夜市,外面好幾組警察等著要用警棍攔下你,除了罰你錢外更要吊銷你的駕照。你膽顫心驚的騎,更小心的閃躲著那些媽媽開或騎的車,莽撞的很。你心想,我是喝酒的人,她們是醉的人,為什麼是我要提心吊膽呢?但你也知道,現今社會喜歡度量衡,測得到的才抓得到,抓得到才能對社會有所交待。也就是說,你騎車被對方撞得稀巴爛,即便你百分之兩百的遵守交通規則,你被測出有一小滴的酒精,抱歉,你康復了以後麻煩到牢裡報到。社會的公平,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騎到中正紀念堂附近時,你看到前方的人揹著的背包居然有兩個喇叭孔,就把它拍了下來,也許是可以把音響放裡面不用拿出就可以播送吧!你猜。



經過了一顆英文叫Autumn Maple Tree,秋天的楓樹的樹,那樹葉怎麼看也不像你知道的楓葉。



回到家,你發現右手拇指上方多了個傷痕,應該是伸手進去拿相機時被滑鼠的盒子外緣割傷的。嘴靠上吸了一下,你在怪醫黑傑克裡看過母貓能用舔的把小貓舔好,你想這招對自己應該也有效。洗好澡聊完天,你拆開滑鼠跟鎖的外盒。鎖運作上沒甚麼問題,只是轉動的時候有點卡,別說賊,連你自己要打開都有點難度。至於滑鼠,右鍵時好時壞,你換了兩台電腦測都一樣。看來,你明天又要跑一趟光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