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誠品書店舊書拍賣會.jpg

  FB朋友在臉書上問有沒有人要好書交換,開出的書單包含了《風之影》跟《群》。下手太忙,海洋恐懼沒我的份,遺忘書之墓順利入手。「我有《想我眷村兄弟們》跟《重力小丑》。」前者出局,我們約九月見面。
  
  九月到,我給了她休假的日期,八號,她說,就約在標題所示之地。

  提早近二十分鐘到,早餐吃咖哩飯的我先陪小石去吃早餐,太甜的米哥烘焙坊跟貴嵩嵩的鮭魚飯糰都落選。本想吃小七的御飯糰但架上空空蕩蕩,所以選雞腿脆皮捲搭配礦泉水,四十塊搞定。
  見面,互換了書,門開,我們跟大夥齊上樓,另一批人則從地下捷運入口湧入。平常悠閒的周五電扶梯成了連接兩個世界之門,大批大批人大踏步上爬,一秒不可遲。等到悠哉遊哉的三人組入場時戰場早已形成,老中青背包客菜藍客雙手萬能客為了搶一席之地不停的扭動扭動往前擠,眼鷹視爪神鞭唰一聲把書掠起,高速掃描後原地丟回或射籃得分。
  瘦小朋友的身影在人潮中逐漸縮小、消失,小石則是往手帳區進擊。懼怕人群如我已累積多年能量,正待此役一舉成名天下知。深入龍潭邁入虎穴,前面的女生半回頭後把左手放在背包拉鍊防我這滿臉賊,後頭兩國或高中生聊《暮光之城》裡吸血鬼跟狼人到底誰搶走了貝拉,旁邊的男人則問我:「你那本在哪拿的?」我指指前頭六本一百的綠標區,他滿足微笑離去。我沒告訴他的是,《海:另一個未知的宇宙》似乎只有這一本。
  如同準備回故鄉產卵的鮭魚我回到了入口,接著又沙丁魚似的往另一個區塊前進,在發現卜洛克的數本雅賊的同時,某個穿著鵝黃色低胸小洋裝的女孩出現在《三國演義》附近,數度低頭挑她想要的書。男性們的眼光跟時光同時凍結,不知該維持形象還是讓胸中的海德嚎叫而出,進退不得的情況維持了幾十秒後美好脂肪總算甘願離開,徒留下一聲又一聲的嘆息:嘆息書被搶,嘆息洶湧波濤如夢,高塔已垮,往昔不可追。
  「你為什麼要故意用書打我?」年輕女性的聲音訴說著她的不滿。有風從書檯底下絲絲灌出,是錯覺還是躲在暗處的獸正窺視著牠的獵物?數百人擠於一斗室,獸就算拖一人入桌底啃嚙,受害者的位子也會立刻被填滿,不會有人聽見他或她的哀號。今天是殘忍的搶書日,不慈悲為懷悲天憫人,殺殺殺殺殺殺殺。
  雙眼的紅逐漸退去,我已在結帳口跟小石、朋友會合,搶了十四本退了兩本,一本是只有上冊的《白話聊齋》,另一本是《瘋狂簡史》,算了沒關係我回家研究自己也行。小石買了山海經杯墊、信封信紙組、奧林匹克方格本跟許多漂亮的L夾,朋友買了兩本江國香織,我有其中一本,我說。朋友凝看著小石的L夾,小石送了一組給她,芳心大悅。掰掰,我們對著她說。樓下沒啥好吃的,轉頭就走,打開大門離開冷氣,回到文明的世界。

  「先生要不要買餅乾?」戴著眼鏡穿著黃背心,背心上寫著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會的女人對我說。女孩的眼恍惚的看著我,我知道她的靈魂存在,只是徬徨不知所以,等待一個簡明的指示。搖搖頭,女人帶著女孩在大太陽底下繼續詢問其他的路人,詢問那一則被遺忘的愛的故事。我持續看著這對搭檔,然後對小石說:「要不要買個餅乾?」

  雷雨轟隆隆,東邊下雨西邊晴。扛著戰利品跟疲憊回家,我們分享著被書的重擔壓碎的杏仁酥條。料很多,很酥脆,很幸福。



熊米屋愛心烘焙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一
  • 竟有此物!
    我都不知道啊~(抱頭)
  • 還來得及,不過很擠喔

    Luke 於 2012/09/09 16: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