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菊島文學獎散文佳作,林君鴻全國兒童文學童話獎第二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小說佳作,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綠野仙蹤》、《溜冰大冒險》及《天涯一海島》。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分類:音樂筆記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始歌詞: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Will I be rich?"
Here's what she said to me: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When I grew up and fell in love.
I asked my sweetheart, "What lies ahead?
Will we have rainbows? Day after day?"
Here's what my sweetheart said: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Now I have Children of my own.
They ask their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handsome? Will I be rich?"
I tell them tenderly: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Que Sera, Sera!"

前幾天忽然想起了這首歌, 副歌的旋律鬧的讓我看不下其他的書, 做不了其他的事. 只好又把這首已經束之高閣多年的歌再拿出來聽.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千里之外

屋簷如懸崖 風鈴如滄海 我等燕歸來
時間被安排 演一場意外 妳悄然走開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Met my old lover in the grocery store,
The snow was falling Christmas Eve.
I stole behind her in the frozen foods,
And I touched her on the sleeve.

She didn't recognize the face at first,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停的想起一個旋律, 有點慵懶的, Jazz的, 舒服的一節旋律跟幾個字的歌詞"leave me, before ....dream on, in my imagination". 花了大概二十分鐘的時間終於找到了Louis Armstrong的A Kiss To Build A Dream On. 大概有三到四年的時間沒聽這首歌了, 果然還是很棒, all time classic.

第一次聽到Satchmo的歌其實是很偶然的.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七年前的秋天吧. 當時好像是放假的樣子, 我到西門町的Tower去看CD, 每一張看上的都貴死人. 我一張也沒買的走出Tower, 順著有一家門口擺著壁爐的西餐廳, 經過屈臣氏(那時候附近一家Beebub專賣店不知道開了沒有, 不過現在好像已經倒了)看到了一家澤龍唱片, 就順道進去逛了一下. 那時候的我還沒有聽過爵士, 只是看到一張便宜的Louis精選輯, 上面的文字大概就是他以前多了不起啦~締造了多少銷售量啦~歌曲怎樣的廣為流傳啦一類的字眼. 反正總隻當時也是抱著隨便的心態買來聽看看而已. 結果就一路聽到現在了. 當年買的第一張專輯是在辦園遊會的時候不見的. 放在班上的攤子忘了拿, 想到的時候回去拿已經不見了. 後來那一個版本的精選輯市面上也找不到了, 不過我還是替代性的買了一張新的.

不過, 我印象最深的是, 我幾個朋友都覺得他的歌不好聽, 嫌他的聲音粗. 當時其實我的英文還很不成熟, 根本聽不太懂歌在唱什麼, 可是我喜歡他的音質, 我喜歡他的旋律, 我喜歡他歌詞裡面一種會瀰漫在空氣裡面的炎夏般的慵懶, 還有他enjoy在音樂中的喜悅, 跟裡面一種淡淡的帶有時代感的哀愁. 總之, 我還是會一直聽他的音樂吧~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清晨的四點半, 冬天的關係天還沒亮. 我做在電腦前面打網誌, 聽著艾靈頓公爵的"惡星戀人". 居說這首歌名稱來自羅密歐與茱麗葉. 雖然我從音樂中聽不出任何莎士比亞, 不過音樂好聽就夠了.

有時候會想, 所謂我的人生這樣的一個過程, 這條線, 包含著多少可能性. 如果不發生某些事情, 是不是也有可能我在某間鋼琴酒吧喝個血腥瑪莉聽某個落魄音樂家演奏這首曲子. 對我來說是很吸引人的想法.

想辦法增加自己的可能性, 這就是我現在想做的.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看了槍與玫瑰的特輯. 我很久之前就知道有這個樂團, 可是老實說對他們的音樂完全的不了解. 查了一下, 他們是屬於重金屬搖滾, 也就是我非常非常不拿手的類型. 對常聽爵士樂的我來說, 這差異也未免太大了. 呵呵. 不過認真聽了一下後, 發現這種不太聽的到歌詞的音樂其實倒也是有它有趣的地方.

首先, 那種融入某種瘋狂的氣氛中的感覺相當的relax. 之前有學者研究, 我們在投票的時候其實是不理性的作用. 本質上來說, 不管我們穿著多麼體面, 動物性是不可能消失的. 如果由外星人做一個Discovery人類特別節目的話, 相信應該也是可以得到很多的結論: 忌妒啦, 暴力啦, 不理性啦, 求偶方式之類的. 總而言之, 就像我之前聽到的一首歌"S.O.S."一樣, 我們都是披著羊皮的狼, 男女都是.

還有呢, 有另一個說法, 要紓壓的最好方式不是聽慢歌. 而是聽這種相當瘋狂, 狂野, 吵雜的歌. 現代人的誘惑跟煩惱太多, 要壓抑這樣的感情, 就會產生一定的壓力. 在聽這種歌的時候可以完全的感受到這種瘋狂, 聽完後反而得到了紓解. 有趣吧~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