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警長Ed Tom Bell感嘆世事已變,不依賴槍枝辦案的時代已經過去,殺人者殺人不需要理由,只是因為他想殺、命中注定要殺而殺;另一方面,一個瘋狂的殺手Anton Chigurh殺了當班的警察,拿走了殺牛用的空氣槍,開走了警車後利用空氣槍殺了一個路人換車。

Llewelyn Moss正在野外獵著鹿,偶然間他注意到一隻受傷的狗。追蹤著狗的來路,Llewelyn找到了幾台廢棄的車輛,車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彈孔,週遭則散落著屍體。一個半死的墨西哥人跟他要水喝,他沒有給。他發現了一車的毒品跟兩百萬的現金,顯然是兩方人馬交易時發生衝突。Llewelyn在確認都沒有其他活人後離去。

老婆Carla Jean Moss質疑Llewelyn一天去了哪裡,Llewelyn只要她別插手。當晚,他的良心忽然發現,開車拿了水要去給墨西哥人,但到達時那人早已亡佚。他遭到一群殺手的襲擊,中了彈後跳河逃生,只有狗追了過去,但在最後一刻被Llewelyn所斃。

鏡頭回到殺手Chigurh。他來到一間加油站加油買日用品。老店長跟他閒聊,Chigurh則不停挑著他的語病,讓老人有點害怕。最後,Chigurh 拿出了一枚硬幣,要老人猜正面或反面,並表示老人贏的話則是贏得一切。老人猜正面(Heads),他猜對了,Chigurh離去。

Llewelyn負傷回到了家,要Carla Jean收拾細軟去依靠她的母親;他則要開始逃亡。

兩個黑幫的人帶著Chigurh來到火拼地點。他們卸下了Llewelyn車門上的編號。他們找到錢箱上的追蹤器,Chigurh無言的殺了兩人。

Ed帶著手下來到火拼地點調查,他認出車子的所有人為Llewelyn;Chigurh利用空氣槍轟掉了門鎖,進入Llewelyn的家找錢,但早已人去樓空。他打開冰箱喝了鮮奶,看著沒有打開的電視螢幕,帶走了Llewelyn家的電話帳單;Ed跟手下也來到Llewelyn的家,發現鎖已經被轟掉。 Ed也喝了牛奶,看著黑漆漆的電視螢幕想了一下。

送走老婆後,Llewelyn投宿了一家旅館,把錢藏進通風管中。為了掩人耳目,他多租了一間對面的房間,然後回到原房間利用棍子跟衣架做成的鉤子勾出放錢的皮箱。Chigurh利用追蹤器殺到。他先租了一間房間,然後故意不穿鞋子的衝進了Llewelyn新租的房間,殺光了裡面等著的三個墨西哥殺手。聽到了槍聲,Llewelyn趕緊摸黑搭便車逃跑。

鏡頭移到一間房間,黑幫老大因為無法信任瘋狂的Chigurh而派了另外一個殺手Carson追討錢。

Llewelyn移到了一間新的旅館。進了房間,他打開皮箱尋找發信器。他找到了,但卻也擔心殺手是否已經追到。他打給櫃檯,沒有人答話。他拿著獵槍對著門口等,Chigurh的空氣槍衝飛的門把射到了他,他趕緊朝門口開槍後逃走。他跳出窗外,再回到旅館從後門逃走,被二樓的Chigurh開了一槍擊中腹部。他衝上馬路想撘車逃走,但司機卻在下個瞬間被殺。他開車逃跑,停下車後對著Chigurh開了幾槍。Chigurh逃走,地上留下點點的血跡。

Llewelyn來到美墨邊界,將皮箱丟到外面的草地上順利越過邊界。(這裡穿插一段Chigurh利用爆炸引開店員注意後偷藥幫自己取出子彈的劇情)他被送進了醫院,醒來後發現Carson正在看著他。Carson表示如果他願意交出錢,可以讓他保留一部分,否則如果讓Chigurh處理他則必死無疑。 Llewelyn供稱自己已經把錢吃喝掉了,Carson笑笑的告訴他自己將會住在對面的旅館後離去。

Ed找來了Carla Jean,表示自己想要保護Llewelyn,如果有他的消息希望她能夠跟他連絡。

Carson找到了錢的所在位置後回到旅館,Carson遇到了Chigurh,這位沒什麼幽默感的殺手當然也幹掉了Carson。電話響, Chigurh接了起來,他給Llewelyn兩個選擇: 把錢交給他,Carla Jean可以活下來;繼續逃,大家死光光。當然,沒人希望找死,Llewelyn掛了電話。

他再次越過邊界,買了衣服拿了錢,打電話跟Carla Jean要她把錢帶著搭飛機逃走。他認為如果沒有錢Chigurh殺了他就沒有意義。他們約好碰頭的地方,Carla Jean帶著媽媽前去,也通報Ed他們的碰頭點會在哪裡。當Ed趕到時,他只看到幾個人搭著車逃走,Llewelyn已經被殺。跟當地警長小酌後,Ed回到了犯罪現場,他感覺到房間裡面有什麼,拿出了槍準備著;同時間房裡的Chigurh也在等待著。他走進房間並沒有碰到Chigurh,但他注意到通風口被拆了開。(在這些事情的中間,Chigurh有回去宰了老大,但是他给了在場的會計師一個選擇的機會)

Ed來拜訪叔叔Ellis,兩人聊了一下,聊到了Ed想要退休,他覺得很多事情已經力不從心,而他所期待的上帝也沒有進入他的心中。Ellis講到Ed已逝的另外一個叔叔,提到他得到了一個勳章但也失去了生命。

參加完母親喪禮的Carla Jean進了母親的房子,看見Chigurh。Chigurh說他遵守與Llewelyn的約定來殺她,Carla Jean則說服他不需要這麼做。Chigurh給Carla Jean一個猜銅板的機會,Carla Jean則認為猜正反面沒有意義而拒絕。Chigurh殺了她後開車離去,但在路口遇到車禍,他的左手受傷。他用錢買了一個路過小朋友的衣服當成支撐滿身血的離去。

Ed退休後在家中跟老婆閒聊,提到了自己做的兩個夢,兩個夢裡都出現了是他死去的一樣是執法人員的父親(他的父親還沒活到Ed的年紀的前二十年就去世了)。第一個夢裡Ed提到他弄丟了父親給了他的一些錢。第二個夢則是他們父子騎馬經過一個下雪的山路。Ed的父親低著頭帶著牛角火把走向前方要在冰冷的黑暗中點亮光明,當Ed趕到時則會發現父親正在等著他。

然後他就醒了。

===============================================

來自導演兄弟Ethan Coen跟Joel Coen的作品。故事以三條主線出發,有趣的是他們偶爾會交會,卻從不交面: 三人先後來到幫派火拼的現場、Llewelyn跟Chigurh通過電話和互相開槍甚至一房之隔、Ed跟Chigurh看過同樣的電視螢幕,曾經在咫尺間呼吸著同一塊空氣。但他們卻能夠完全不見到彼此的長相,這可說是非常有趣的設定,也是導演的巧思與安排。

整個故事皆顯露出命運的法則是常人所摸不透的,就如同Uncle Ellis所說,你沒有辦法了解上帝。Llewelyn正常情況應該死在Chigurh的手裡,然而他卻死在黑幫的手下、Ed跟Chigurh間應該有一個會死在房間的對決,但終歸兩人卻沒有碰到面、做完一切事情的Chigurh順利完成了自己殺Carla Jean的計畫,卻被闖紅燈的人重創。一切的一切都是意外。正如同Chigurh拿硬幣讓人猜測正反面,所有的天命似乎不可違逆,看似複雜的人生往往背後的事實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單純。一個又一個簡單的選擇,造就了你今天走上的路。

電影本身除了命運的主題外,另一個特點是完全沒有電影配樂,所有氣氛的營造均來自於角色與角色間的衝突。片中也有不少刺激的場面: Chigurh殺人的瞬間、Chigurh跟Llewelyn的對決、Ed跟Chigurh間似乎命運般的相遇與呼之欲出的對決....在在都讓人感受到無聲的緊湊。片中也有許多幕沒有提供答案: 會計師死了嗎? Chigurh怎麼了? Ed的夢代表的是什麼? 但是與其去解釋,不如享受那種帶有宿命般的一點哀傷更讓人能夠悠遊其中。不求甚解有時候反而更能接近真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此部電影除了提名奧斯卡最佳電影外,飾演Chigurh的演員Javier Bardem被提名最佳男配角。我也投他一票。

前幾天看了"贖罪"(Atonement),劇中的機車小女孩髮型居然跟Chigurh一個樣。這是驗證這種髮型的人性格多少會有點偏差嗎? 真是奇異的巧合啊!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