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流浪的槍手來到了源氏與平家爭戰的村莊,兩邊人馬為了搶黃金而盤據此地。看了來者的好槍法,兩邊都力邀槍手加入,但槍手在最後還是聽了旅店老闆娘的建議先住下來看看情形再決定怎麼樣。從老闆娘的口中,他得知他們乃是平家的後裔,在此地成立了小村莊後和平的生活著。豈知一天平家的首領清盛忽然來到,斷言此地有黃金後就開始作威作福,甚至殺死了她的孩子アキラ,留下來自源氏的媳婦靜跟兩人之間愛的結晶平八。不久以後,源氏來到,奸詐的源氏並沒有馬上跟平家開戰,而是想等到平家挖到寶以後再搶。但老闆娘說,村莊裡根本就沒有寶,村民們只是一日又一日的受苦,所以最後大部分的村民都選擇趁夜逃離。靜則為了幫丈夫報仇,選擇去源氏那裡當舞孃,也會讓源氏的老大源義經上她。

平清盛派了村莊的警長去勸服槍手,但槍手則來到源氏這邊表示如果願意把靜給他他就願意加入其方。義經的手下与一因為也喜歡靜所以不服,跟槍手大打了一架,但最後落敗。想報仇的他本來拿著武器要殺槍手,義經卻出面制止,並表示槍手已經贏得靜,可以隨他的願望做任何事情。上床前,靜說与一為了殺他去買了武器,要槍手小心。槍手說之後會有槍戰,一旦槍戰發生要靜帶著婆婆跟孩子往山上逃。

隔天早上,靜給了正在吃早餐的警長一個密函,告訴他新式武器即將來到,讓他去跟平家告密。此時的清盛因為看了莎士比亞的亨利六世,知道了玫瑰戰爭中最後紅軍獲勝,遂將自己的名字改成Henry。聽到源氏新武器的消息,Henry帶領全部的手下去到現場試圖行搶,雖被對方的武器跟援軍殺到包括Henry在內只有五個人外加一個警長存活,但倒是搶到了新型武器 - 手持機關砲。

另一方面,源氏得知槍手背叛後便開始追殺她。靜依約帶著婆婆跟孩子逃往山上,但半路靜又回來要拿後院種植的紅白相間玫瑰。此舉被与一發現,靜被十字弓的箭射穿了肚子。趕到的槍手在對方要脅下就範,被拳打腳踢的半死。此時原先逃走的村長回來,開槍射了与一,但又被与一的手下追的四處逃。靜的婆婆要村長把槍丟給她,接到槍的三秒內她瞬殺了三人。其實,她就是傳說中的女殺神 - 血之弁天(Bloody Benton)。

在村長去找弁天的師父拿她的武器的同時,弁天帶著孩子跟槍手來到了山上印地安人(很會吹小喇叭)的小屋。等到槍手的傷好的同時弁天要印地安人挖出藏匿已久的黃金,並答應槍手他們大決戰如果槍手活了下來給他一半。槍手答應了。

在弁天的幫助下,槍手順利擊潰了源氏一族(註1),僅剩下老大源義經還活著;弁天除了擊斃不少源氏的人以外,也殺了回到城鎮的Henry跟其手下,但沒想到居然栽在幸運活下來的警長手裡。村長捨命救了弁天,但自己也身受重傷。他爬向弁天,說自己其實一直深愛著她。警長居然又爬了起來,幸好印地安人趕來利用木十字架射死了他。

槍手跟源義經終於來到決鬥的時刻,天下起了雪。義經丟掉了槍,利用自己最拿手的武士刀跟槍手決勝負。義經衝向槍手,槍手的子彈一顆顆被義經的刀或彈開或切裂。義經露出了微笑,在極近的距離將刀往對方斬去,但被槍手右手的槍接住。此時槍手的左手袖子裡彈出了護身用的小槍,射死了笑著的源義經。

葬好眾人後,槍手拿了一小部分的黃金,要印地安人跟小孩好好活下去。小孩長大後則以Django的名字闖出了自己的名號...

1. 一段很有趣的插曲我裡面沒提到。之前去運送新式武器的人叫做弁慶,是歷史上相當有名的武將。電影中他因為護武器不利而被義經射掉了兩顆蛋蛋。回去手術切除後,弁慶發現自己深愛著義經,便裝扮成了辮子女孩塗著口紅要去親義經。伴隨著我的哈哈聲,弁慶被義經多槍射死,射到槍裡都沒子彈了還在扣板機,由此可見恐懼之深,哈哈哈。

==========================================================

用三個非常才足以形容的略帶瘋狂的西部電影,但是場景居然是構築在早期的日本源平之戰的時期,非常出人意表。電影開演不久,槍手跟村長對話時我有稍微愣了一下,但實際感受到這種怪異感是在源氏平家在跟主角講話的時候。是英文。所有的日本演員全部都講英文,而且不是配音,而是帶著日本腔的英文。除了覺得有點違和感以外給我的感受非常的新穎。演員们不是很搞怪的講英文,而是很認真的講英文。光這點我想就值得看這部電影。

除了伊藤英明、佐藤浩市、伊勢谷友介、木村佳乃、小栗旬這幾個影劇的老面孔以外,很久不見的老諧星石橋貴明飾演後來變成人妖的弁慶(他以前的老搭檔叫木梨憲武,當時組了一個非常紅的搞笑二人組"Tunnels",很久以前的事情)跟追殺比爾的知名暴力大導Quentin Tarantino也有來參與演出(弁天的師父),演員陣容非常堅強,帶來的效果也很成功。

導演也是老牌的日本暴力電影導演三池崇史。由於前陣子看了"如龍"很失望,加上幾個月前看了"鬼來電",這次要看他的電影其實有點擔心,很怕雷聲大雨點小。幸好多人戰畢竟才是三池崇史的強項,所以此番的表現非常成功,視覺上也有一定的震撼力。整體來說電影的時代設定有趣,暴力場面頗友塔倫提諾電影之風,劇情的感覺則有點近似黑澤明的"用心棒"。從頭至尾雖不至於說驚奇不斷,但對視網膜的吸力猶如海綿,沒什麼冷場。有幾幕拍的不錯,讓人感受三池的導演魅力,但是魄力略嫌不足,也許是喜劇成分擾亂了平衡也有可能。警長的雙重人格設定挺有趣,幫角色加了點性格在裡面,但可惜演的有點過頭。

音樂部份我很喜歡,小喇叭的演奏很不錯。但木村佳乃的歌舞我認為是敗筆,因為節奏感不好,舞蹈本身也沒有任何力量可言,總覺得那段除了說明她是舞孃外沒有什麼特別存在的必要,只能當成一個讓槍手出場前的一個暖場,非常可惜。除了少部份缺點外,這部特殊的西部電影拍的很有活力,色彩跟劇情跟暴力場面都有一定的可看性。我喜歡。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