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沉沉的夜裡,信差騎著馬闖過了守衛,直入皇子Pavel(即英文Paul)的寢室前下跪求見。Pavel穿著睡袍帶著睡帽不解的開了門走出。皇后凱薩琳二世已然駕崩。

繼承皇位的第一件事,Pavel趕走了之前的大臣,趕走了他心目中的那些小人,並要求農民每個禮拜不能工作超過三天,而每個人從早上五點開始上班,不得偷懶。他任命自己的兩個孩子統管禁衛軍。入夜後,一個總管拿了一封信給Pavel,是他的兒子之一的Alexander寫的。他升總管至更高的職位,但也拒絕了總管的吻手禮。

Pavel親自閱兵,期間挑剔不斷,更親自示範動作給衛兵看。此舉引起一名士官的訕笑。Pavel大怒,要把嘲笑他的士官革職。一人出來打圓場,說他們是笑他敬禮的樣子。Pavel問對方的身分,他回答自己是聖彼得堡的新任首長Petr Alekseevich Pahlen。Pavel十分開心,也讚許他過去的表現。他把Pahlen帶到自己的房間,讓他看自己的創意: 任何人都可以投書的公民信箱,並讓Pahlen一封封唸給他聽。隨後Pavel也讓他看自己的興趣: 模型。他利用夜晚的時間把皇宮週遭的情況利用模型表現出來。他把自己對制度的意見唸給Pahlen聽,Pahlen認同他的看法。Pavel大喜,把他從男爵(Baron)升格成了伯爵(Count),更讓他統領警察機關。離去前,Pavel把房間的鑰匙交給了Pahlen,告訴他有需要會傳喚他來。

皇宮舉辦了宴會,Pavel讓歌劇演員現場演唱娛樂皇族。一名小女孩聽歌後開始不停哭泣,Pavel好奇的問近侍她是什麼人。女孩名為Anna,是莫斯科疏密官盧普辛的女兒。他讓女孩到自己身邊一起聆聽下去。不久後,信差傳來信息。Pavel中止了歌劇,告訴大家拿破崙願意釋放在丹麥被俘的六千大軍,但將軍們個個臉色凝重。他讓樂隊開始演奏舞曲,並拉著Anna跳舞。舞蹈間,他要Anna當他大女兒的侍女。廳堂的一角,早上被Pavel罵的那位士官Panin來找Pahlen,感謝他的幫忙同時介紹給他另外一位將領De Ribas。Pahlen稍稍的跟他們打了個照面後,便私下來找皇后希望能秘密面談。

皇后回到寢宮後召喚Pahlen前來。Pahlen稱皇帝對其十分信任,因此希望能夠告訴皇后實情。他認為拿破崙釋放俘虜不是好意,而是為了引發俄國跟英國的衝突。他希望皇后能夠警告Pavel,讓他不要這麼倉卒的做出影響國家大事的決定。皇后要他住嘴並管好自己份內的事情就好。Pahlen不放棄,告訴皇后他認為Pavel太沉迷於作模型而忽略了對國事的關注,更讓他疲憊。他建議皇后找來御醫幫Pavel看看,皇后卻說御醫早已被她趕走。

Pahlen來到前御醫的住所,後者正在打包行李準備離開。他認為Pavel兼具酒鬼父親跟蕩婦母親的遺傳,且更讓自己在過去的30年間過著玩紙上帝國的日子。現在,只會玩模型的孩子準備以瘋狂而激進的方式統治帝國,更不准任何人插手。因此,前御醫認為去英國對他來說是解脫。

離開前御醫的處所後,Pahlen來出席Pavel的新城堡發表會。皇帝十分的開心,更把建築師做成的模型拿到Pahlen面前詢問他的意見。Pahlen說,這對您而言非常的有象徵性,殿下。

Anna跟Pavel在花園裡密會。Anna說自己要回莫斯科了,因為整座城堡的人都在笑他,敷衍他。Pavel聞後大怒,離開花園騎馬來到建築工地,要大家趕緊完成建設。回去後,他急忙的來到兒子Alexander的房間,剛好看見兒子在看"普魯特",一個弒君的悲劇。Alexander則辯這是奶奶留給他的。他拿出之前總管給他的信,信上Alexander感謝祖母為他所做的一切。他強烈質疑兒子想逆謀篡位,並拿出棍子要打兒子。兒媳婦介入兩人中間,Pavel誇讚她的勇氣後離去。但仍警告Alexander別妄想。

兩位將領找來了Pahlen密謀讓Alexander當國王的事情,De Ribas更拿出毒藥,但隨後則為Panin所保管。Pahlen表示他將跟Alexander密會討論此事。他來找Alexander,說明他們的計畫,更表示自己願意效忠他。然而Alexander只認為Pahlen是叛徒,而他壓根不想背叛父親。Pahlen說自己已經有上斷頭台的覺悟後離去。

城堡工事仍在進行。Pavel找來Pahlen,告訴他沒有人把他當一回事。他認為自己雖然脾氣不好,但也不會記仇。他要Pahlen擬一個公告,那些被他流放或取消貴族地位的人或曾經反叛他的人都得到原諒及獎賞。不久後的夜晚Pahlen前來報告目前處理的進度,Pavel注意到窗外有許多的人,Pahlen則說那些都是來等候原諒的人。Pavel悄悄的跑了出去,見到無數的人民懇求著路過的軍官能趕緊登記上他們,讓他們早日回到過去。忽然他看見有人向他走來,趕緊躲進旁邊的小山洞。男人走了進來,燃起了火,男人的頭上烙印著小偷(Bop)。Pavel嚇的大叫。

Pavel躲在房裡不吃也不睡,沒有人敢進去看他。趕來的皇后命令總管進去,但不到三句話總館便被皇帝趕了出來。他們找來了Anna,要Anna進去看他,此時皇后才知道原來有這麼一個女人存在於他們夫婦之間。看見Anna,Pavel平靜了下來,開始述說著自己夢見爺爺彼得大帝的夢。夢中,大帝說"你真是可悲啊,Pavel"。Anna勸服了皇帝,要他趕緊出來讓大家安心後便離去。不久後Pavel果然出來,他要Pahlen晚上辦一個假面舞會讓他開心。

背叛者們齊聚一堂,隨時準備推翻Pavel。Pahlen出現後要他們稍安勿躁,並說自己希望能夠不流血的進行這件事。話畢Pahlen離去,卻有部分人認為Pahlen膽敢命令他們而深表不滿。然暴怒的將領們在看到酒以後卻都平靜了下來。酒就定位後,眾人開始搶喝著酒,沒人記得剛剛的憤慨。

在新居的假面舞會吸引許多貴族來參加。Panin發現了De Ribas也在裡頭。他坦承自己已經改頭換面,決定效忠Pavel,因為Pavel不但接納了他的道歉更將其更到更高的職位。舞會開始,眾人牽著手在跳舞。Panin趁著De Ribas不注意將毒藥滴在他的手帕。不久後De Ribas即因毒性發作而身亡。Pavel驚慌的看著四周,他無法分辨這些帶著面具的人到底是好人是壞人。但他看見Pahlen在上面看著一切,他心裡有了底。

離開舞會,他召來Pahlen,詢問他有沒有做過噩夢,詢問他做這一切是否都讓他問心無愧? Pahlen坦承自己是反叛軍的領袖,也將名單提供給了Pavel,並告訴他其實他那兩個兒子都是幕後的黑手。Pahlen說自己仍然效忠Pavel,要Pavel相信他。Pavel應允了。Pahlen拿出了一份文件要Pavel簽名後便離去。他拿著文件來到Alexander的房間,告訴他Pavel已經簽下了一份囚禁他的文件,並以此為由要Alexander背叛他的父親。Pahlen也答應會讓他的父親毫髮無傷的退位。協談的最後,Alexander簽下了繼位文件。

也許是預感吧,Pavel撤離了所有保護他的衛兵,也拒絕了Anna要求Pavel留在她身旁的要求。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按耐不住的將領們拿著火把來到他的房間。一人出來唸著要他退位的文件,Pavel則冷笑如果自己不願意的話會如何? 一個將官繞到他的背後朝他的後腦揮了一拳。Pavel跌倒在地,全部的人一起擁上拳打腳踢,不流血的殺死了他。

兇手們湧入Alexander的房間紛紛宣誓效忠,並為了自己沒能保護皇帝而懺悔。Phalen來到Alexander的房間。Alexander支開所有的人,明白的說Pahlen是兇手,自己則是共犯。幾個將軍來到Pavel的房間,他的臉已經被徹底的毀容,形同爛泥。近侍不停的哭泣,而將軍則命令下屬千萬不能讓皇后進來。

Alexander順利的繼位。Pahlen則乘著馬車離宮。皇宮外煙花繚亂,群眾們也喜悅的交談著。馬車夫對著Pahlen說

"真是個奇妙的夜晚啊? 不知該慶祝,還是該哀悼? 又要哀悼什麼呢?"

"為整個18世紀哀悼" Pahlen說。

"然後呢?"

"等著19、20世紀的到來"

"再然後呢?"

"等著看吧!"

==========================================================

由俄國導演Vitali Melnikov執導的作品。主要演員有飾演保羅一世(Pavel)的Viktor Sukhorukov跟由Oleg Yankovsky飾演的暗殺策劃者Pahlen。影片所敘述的是保羅一世經歷短短的五年統治(1796-1801)後被心腹密謀暗殺的故事。詮釋正反兩派的演員都是俄羅斯非常優秀的演員,因此透過導演短距離鏡頭的描述下(片中觀眾可以說是Pahlen的眼,看盡了Pavel的一切),我們看到的是一位擔心國政會毀在一個流放多年忽然即位的皇帝身上的大臣;一位看似幫皇帝打理一切卻也同時密謀讓保羅的孩子亞歷山大繼位的大臣;一位口中說著"對我而言,這世上只有上帝和您"的同時也說著"請簽名,我會保證您父親的安全"的大臣。於是,Pahlen到底是他自己所說的忠臣,還是刺殺最信賴自身的皇帝的亂臣? 答案懸於天秤的兩端搖擺著。

在觀賞影片的時候,無論是歡愉亦或悲傷的畫面,背景音樂幾乎都是由笛類的高音輕鬆混合著後面大提琴低音的沉重隨時提醒著觀眾別太難過但也別太開心,道盡保羅一世似乎統領一切卻未注意到暗流越發洶湧的統治生涯,直到暗流將他拉入不見底的黑暗所有的事情才告終焉。影片的最後,人民放著煙火慶祝,觀者也跟馬車夫陷入同樣的沉思,該高興? 該難過? 還是冷眼的看過這一切,畢竟歷史並非人為所能干預,平淡視之即可。我的選擇是冷眼的同時,帶點難過。

==================歷史背景===================

保羅一世的人生我想絕對稱不上幸福。其雙親分別為僅在位六個月即被暗殺的彼得三世(許多歷史學家質疑為其妻所指使。彼得三世被暗殺後,皇后並沒有對守衛做出任何的責罰)跟一生擁有無數的愛人,後來繼承其夫皇位的凱薩琳二世。雖後來貴為皇帝,小時候的保羅並不受母親太大的喜愛,因為她擔心逆謀者會利用保羅讓自己退位,洽如其夫的下場。

出生時,保羅的長相是英俊的,腦袋也相當聰明。然而17歲那年由於恙蟲引發的皮膚疾病的緣故讓他從這樣的長相



變成這樣



保羅在青少年時期即多次指證母親想要暗殺他,包含將碎玻璃加入他的食物中。因此凱撒琳二世將其安置在一定的距離外,且計畫跳過保羅讓其長孫亞歷山大繼位。事與願違,1796年的11月5號,凱隡琳二世因心臟病發作而去世。42歲的保羅繼位成為俄國皇帝。繼位後,他馬上銷毀母親的文件,並制定了一條稱之為Pauline Laws的法律。其中規定皇位須由長子繼承,且除非男性的血緣絕滅,否則不得由女性繼承皇位。同時,由於母親在世時即不斷散佈謠言說保羅非其夫所親生,而是她的愛人Serge Saltykov跟她所生。為了確保他的繼承權,他宣稱自己的血統可追溯至彼得大帝,藉此讓那些異議者閉嘴,也讓他順利繼承皇位。

即位後,彼德成為一個兼具理想主義跟猜忌多疑的雙重人格帝王。他崇尚騎士主義,希望手下的士兵皆能克忠職守,遵守紀律。針對那些支持他的人,他就會賜予更多的農奴。其所賜予的農奴比其母親在為后的34年賜予情夫的還要多;反對其主義者,保羅就免其官職。七個元帥跟333個將軍因此喪失其職。

在位期間,他大力推暢騎士精神,造就了Russian tradition of the Knights Hospitaller(俄國傳統醫院騎士團)的誕生。他更蓋了三座城堡來跟Anna享受兩人間的宮廷愛情(Courtly Love)。

在外交上,他起先派兵攻打拿破崙軍隊,並同時支援英軍在地中海的軍事行動。不久後卻又因故攻打英軍。似乎完全依其好惡所行事。他另一項有名的外交疏失則是派遣哥薩克遠征軍去印度討伐英軍。

雖然保羅的政策阻止了對無產階級的體罰行為也為農奴帶來了更好的權益。他崇尚騎士所帶給貴族的困擾跟對農民的政策卻惹惱了這些貴族。他們密謀讓其長子亞歷山大繼位。在1801年的3月23日,他們喝了酒後衝入保羅的房間,拉出了躲在窗簾後的皇帝,逼其退位。保羅略顯反抗,一人便拿出劍攻擊他。他被勒掐與踐踏至死。不久,在其中一位刺殺保羅的將官宣佈下,亞歷山大即位,成為俄皇亞歷山大一世。

=================================================

早期對彼德一世的評價均偏向其為瘋狂而易怒的皇帝。然而近年來的研究卻指出他其實跟我們大多數人一樣,在完成理想的途中因得罪太多人才遭致其被暗殺的命運。他是一個不合格的外交官,常憑一己之好惡而選邊站。然而其對內的農奴政策則是其善心的展現。其對騎士精神的崇尚則是因為眼見俄軍的缺乏紀律而想引進改革之故。童年時的孤寂及被限制的成長環境讓他的性情不善與人交際及溝通也太過理想化。但除卻他是一個皇帝的身分外,其實內裡的他也不過是個普通人,一個在恐懼及封閉的環境下長大的政治犧牲者。

電影除了部分因劇情需要的省略跟最後他勇敢面對暴民的場面之外大多依照史實所拍攝。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宮廷陰謀讓觀者的心情越來越沉重。我們看到保羅的良知跟理想不停的衝突,開始不知道到底心裡頭應該支持皇帝還是暗殺者。在我們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反對者越來越多,即時保羅想藉由原諒這些他所懲罰過的人來挽回所鑄成的錯,為時卻晚。也許那些人不能理解保羅內心罪惡感的煎熬,正如我們無法深刻了解貴族心裏對保羅的深惡痛絕一般。但我們知道這是一個悲慘的命運,一個受折磨的靈魂在祈求幫助。所以我們為保羅難過,也為大時代的環境難過。我們期待新世紀的來臨,卻不知道人性的混亂是種永恆的存在。

戲近結尾,亞歷山大問Pahlen,用我的鮮血(去簽繼位同意書)嗎? Pahlen回答,何必,用墨水就行了。後果則是保羅被掐頸窒息而死。於是,叛變從頭到尾沒有流血,只是有一個可憐的靈魂被拯救罷了。

真的如此嗎? 我不知道。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