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貴族世家Wilhern的某一代男主人愛上了家裡的女傭。女傭懷了他的孩子,於是男方跟家人表示想要取女傭回妻,卻惹的家人哄堂大笑。最後男方選擇了門當戶對的女人為妻,女傭則結束對人間的眷戀跳崖而亡。

不久後的夜晚,女傭的媽媽 - 一個巫婆來到了貴族的家前面。她把動物的內臟灑滿整座草皮,下了這樣的詛咒。

下一個Wilhern家族的女兒生來將會帶著豬臉。除非一位與你們相同的(貴族)願意誠心接納她至死方休才能破除這個詛咒。(Next Wilhern daughter be born with the face of a pig. And only when one of your own kind claims this daughter as their own 'till death do they part will the curse be broken.)

巧合的是,直到Leonard Wilhern跟其太太Ella生出一名女孩前,Wilhern家族連續生出了五名男孩。Ella的孩子出生,沒有帶著豬耳朵,家族終於放心於詛咒的效力,認為只是虛驚一場。卻沒有人知道,Ella女兒的生父其實是他們家的司機。直到Penelope的出生。

童年時期的她只能呆在大宅院裡,由母親Jessica教育她,準備她。適婚年齡一到,母親便請人不停幫Penelope相親。她相親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同。第一,她躲在玻璃後面,透過麥克風跟來者溝通試探;第二,她家二樓的玻璃是防彈的,以防男人跳樓;第三,他們家的管家穿球鞋,以在男人逃出門之後馬上追上脅迫其回來簽立保密條約。由於頸動脈連接到豬鼻,Penelope只好每天接受這樣的屈辱等待願意愛她的人出現。某一天,一個貴族按照慣例逃了出去。男人的名字叫Edward,其腳程之快連管家都追不上。Edward跑到警察局,要求警察去逮捕"那邪惡、卑鄙、長著獠牙會吃人的野豬女孩"。警察笑笑,將他關在牢裡一夜。碰巧一名記者剛好也來到警局,便把這件事情寫進了報紙。

乖乖不得了,下任大企業董事怎麼可以被寫成有妄想症的瘋子,還是頭條! Edward衝去報社理論,社長則讓警衛把他架出去。到了電梯口,一個帶著眼罩的侏儒記者阻止了警衛,並把他請入自己的辦公室。原來,記者在當年 Penelope出生時就曾潛入Wilhern家偷拍,卻被Jessica打瞎了右眼,而Jessica不久後即宣佈女兒的死亡。這麼多年以來,記者一直試圖解開當年的秘密,這正是他的好機會。只是,他要怎麼樣才能得到Penelope的相片?

根據線報,記者來到了一間賭場,尋找這位因為愛賭而散盡家財的落魄貴族Max。聽到能賺進5000大洋,原先不肯承認身分的Max願意出此"危險任務"。記者在Max身上裝了一個照相機,只要他舉手就會自動拍照。他被請入了大房間,這是一個總數約二十人左右的大型相親會。由於事先就被告知Penelope 會躲在鏡子後面看來相親者,發現相機的線路快要露出外套的Max躺在沙發後面調整線路。Penelope無預警的出現嚇跑了所有的參加者,難過的她本來自暴自棄,卻忽然透過監視器看到還有一個男人留在房間裡面,而男人正在偷房裡的書。Penelope到鏡子後面用麥克風問是否知道他偷的那本書的作者, Max根本不知道,他只是認為第一刷應該比較值錢。兩人聊了一下天後,Max承諾明天會再來後離去。這次的會面讓Penelope覺得不可思議。房間裡有幾百本價值連城的書,男人卻偷了最不值錢,卻是她最喜歡的一本小說。

隔天Max依約前來,他在房裡陪著Penelope隔著鏡子下棋,更講外面世界的故事給她聽;Penelope則想盡辦法猜Max所擅長的樂器是什麼,同時腦海裡一直幻想著外面的花花世界;又隔了一天,Penelope猜Max會的樂器是鋼琴。Max依她的要求小小的彈奏了一下卻不停走調,聽的 Penelope受不了走出小房間執導。初看到Penelope的Max嚇了一跳,心情慢慢平復後他試圖靠近Penelope,但這短短的時間卻已經又對 Penelope造成了傷害。她心碎的逃離房間,不理會身後Max的呼喚。

見Max逃出房屋,Jessica趕緊帶著負責處理相親的女人追了出去,卻見到Max正在跟當年的記者說話,相機則被砸爛在旁邊的地上。兩個女人關起門逃回房子,Max卻翻越鐵門跑進了屋。他承認自己確實為記者工作,但已經落入情網的Penelope聞言非但沒有生氣,更明白跟Max求婚。Max臉色困難的拒絕了她後被趕出了房子。

Penelope難忍失望的心,遂決定出去見見Max所說的世界。她偷了母親的皮包在旅館租了一間房間,準備去見見Max提過的酒吧跟嚐嚐現搾的啤酒;同一時間,Edward找來了畫家,在報紙頭條刊載了一張長著獠牙跟豬鼻的女人的照片,並提出5000塊的獎金要人提供關於這個"怪物"的照片; Jessica找來了警察,並在警方的追問跟老公的建議下承認了女兒長著豬鼻子。

警方帶著Jessica找到了Penelope投宿的旅館,Penelope卻已經跳窗逃逸。無路可走的Penelope用路邊的機器拍了自己的大頭找,打了報紙上的電話給記者約了時間用照片換錢。記者看到相片後非常體恤女孩難過的心情而不想公開,但Edward的眼中只有自己,仍然找了大批的記者公佈了 Penelope的相片。

Penelope來到Max提過的酒吧喝酒,也意外認識了送貨的女孩Annie。兩人結為好友,Annie常常會載著圍巾永遠圍住半個臉的 Penelope四處兜風。Penelope每到一個地方便會寄明信片回家報平安,雙親藉著相片找到了她。Penelope見到父母拔了腿就逃,逃進她熟悉的酒吧。不常運動加上鼻子通風不良,Penelope暈倒在酒吧的地板上。Annie嚇了一跳想幫Penelope打開圍巾讓她透氣,雙親已經來不及阻止,在場的所有人都見到了Penelope的鼻子。

她被送到了醫院,醒來的她透過鏡子被媒體包圍拍照,人生的第一次終於群眾沒有逃開她。照片曝光後的Penelope並沒有造成預期的恐慌,反而讓大家對這個長著豬鼻子的女孩發生極大的好奇。媒體不停介紹她,城鎮的首長更以跟她合照為榮。Edward的父親看見了Penelope成為媒體的焦點,便要兒子想辦法彌補之前傷害Penelope的錯,以免公司形象受損。

Penelope在酒吧跟眾人一起射飛鏢,Max的出現嚇了她一跳。Max來謝謝Penelope勇敢面對自己對他所產生的鼓舞,Penelope卻忘不了Max對她造成的傷害而逃出酒吧。父母已經在門口等她,要她趕緊回家。進了家門,Edward跟婚戒已經在等著她。

記者接到總編輯的要求來到監獄採訪持槍搶劫的Max Campion,透過玻璃,記者看到的不是他所認識的Max,而是一個帶著眼鏡的胖子。記者回想見面當天的情景: 守門人指著Max的位子,胖子看好蹲下去撿東西...是了,原來如此。真正的Max說那人的名字叫做Johnny Martin,是個常輸錢的可憐蟲。

Penelope跟父母還有Edward一起到戲院看戲,離開的時候卻發現Johnny正在等著他們。雙親帶著Penelope離去,Edward則跟 Johnny走進廁所談話。Johnny責怪Edward不應該這樣作弄Penelope的感情,Edward則反諷他唯一肯做這件事情的人捨他其誰,就算親了新娘就會吐那又如何。這就市Penelope跟她的家人一直以來所追尋的不是嗎?

記者來問Johnny為何不去阻止Edward跟Penelope的婚事,為何不由他來娶Penelope? Johnny說自己不是Max,沒有辦法破除Penelope的詛咒。不久後兩人的婚禮就在Wilhern家準備進行。記者帶來了Johnny的資料,讓 Jessica了解為何他當初拒絕了Penelope,但Jessica仍執意舉行婚禮,只要能打破詛咒怎麼樣都好。終於到了牧師證婚的時刻, Penelope將永遠脫離豬鼻子。然而,就在牧師聽完新郎的"I do",轉頭詢問Penelope的答案時,她穿著婚紗跑回了自己的房間躲了起來。母親追了進去,要女兒出來完成婚禮脫離這該死的詛咒。Penelope 則在房中說,我喜歡現在的樣子。房裡的空氣開始不同,一股奇異的力量拉扯著她。她看見自己小時候的假棺材火化的樣子,看見自己出生的樣子,看見當年老巫婆的樣子。睜開眼,詛咒已經破解,豬鼻子也已經消失。母親見狀後驚喜萬分,一直強調如果自己早知道接納她的長相就能結束這一切,惡夢也不會持續這麼久。但在她仔細看看Penelope後,卻說出"也許妳應該把它整挺一點"。

Penelope打包行李準備離家,管家則提前一步離去。Jessica在門口叫喊,要管家解釋為何要離開。他沒說什麼,只稍稍的回了頭,Jessica 忽然變成了啞巴。走出門,管家變成了女巫。她知道女孩已經找到了自己,而她也決定不再追究Wilhern家害死她女兒的錯。

Penelope成了一個老師,專門教小朋友關於植物的知識。除了Annie偶爾會來找她外,沒有人知道她就是紅極一時的豬鼻子女孩。萬聖節到了, Annie來找Penelope參加化妝舞會,因為她找到了Johnny的住所。Penelope戴著十分流行的豬鼻子面具來參加。她藉故上廁所進入 Johnny的房間,Johnny卻說自己已經決定離去,他已經在城外找到一份工作,也想藉此離開那些賭友。Penelope提到自己有一個朋友喜歡賭博,Johnny則開始懷疑眼前的女孩是不是他所想像的那個人。此時Penelope看到了Johnny的鋼琴,直指他是騙子,還說不會彈琴。說完這句的她沒有第二句話,因為所有的話語已經成為深情的吻....

=======================================================================

由可以算是新銳導演的Mark Palansky在2006所執導的電影,第一次出現在06年的多倫多影展,直到今年才登陸台灣。女主角為Christina Ricci,不算是太紅的女星,但我如果說起阿達一族的姐姐想必大家腦海裡應該就會浮起這個以憂鬱見稱的小女孩(我永遠也忘不了她參加夏令營那集被同學們逼迫微笑後所漾出的笑容,看到的小朋友全都哭了),她長大後我看過的電影作品除了這部以外也就只有斷頭谷了;男主角Johnny大家經過這次奧斯卡後想必都不陌生,他就是飾演贖罪裡跟Keira Knightley打得火熱卻被一個機車小朋友阻止了他們的戀情最後客死異鄉的男主角James McAvoy;另外值得提的演員就是擔任製片的Reese Witherspoon飾演的Annie跟老牌女影星Catherine O'Hara飾演的Jessica。最後要特別介紹的當然是可愛的侏儒記者Lemon,飾演者為Peter Dinklage。他是在好萊塢俊男充斥的世界裡少數仍然相當知名的侏儒演員之一;另一位很有名的則是Warwick Davis,也就是哈利波特系列裡面的Filius Flitwick。希望他們能繼續努力下去,以其他人所不能表達的方式展現出他們獨特的一面。順帶一題,英國喜劇電影活人牲吃裡面最後死掉的胖子就是真愛之吻裡面的正牌Max。

坦白說在看這部電影以前我的期盼並不高。不知名的導演,感覺帶點夢幻但又有點陳舊的劇情,加上Christina Ricci(我真的跟長大的她不熟),我真的很難想像這部電影為何評價不錯。不過所有的小心翼翼就在電影開始後煙消雲散。前三十分鐘很吸引人,尤其描述過去的手法跟用定格方式介紹Wilhern家的"防逃跑"措施真的很新鮮又有趣。不過從Penelope開始猜測Johnny會的樂器而找來樂隊那段我開始覺得有點奇怪,應該有更好,更簡單的表現方式的,為何要把觀眾暴露在不到三分鐘卻讓人覺得有點多餘的樂器猜測內? 我沒有辦法理解。然後,從Penelope開始大方露出長相開始,一件事情不停的讓我無法不去注意: 為何Penelope的左右眉毛沒有畫對稱。右眉較低,左眉較高,而且右眉靠近眉心的地方畫的比左眉的粗一點。我不是一個懂化妝的男人,但這麼明顯的差別實在很難讓我不介意。是想突顯什麼我沒有注意到的事? 還是只是單純Christina Ricci的眼睛有受傷或之類的其他因素? 我不懂。

回歸到劇情,除了前面的三十分鐘外,後面的三十分鐘也十分有趣,劇情的發展出乎我意料以外也沒落入傳統夢幻戀情的巢臼,難能可貴。但是中間有些段落坦白說會覺得進度有點緩慢,如果電影能夠縮減10-20分鐘的話我想整體的效果會更強,也不至於讓部分的龜毛觀眾(我)感覺到有點拖戲。不過整體而言,這部電影的表現超出我意料以外的好,尤其只要有記者出場的畫面我都非常的融入劇情。他對正牌Max比中指那段實在經典!

我想故事本身除了帶點夢幻喜劇的色彩外,主要是想藉由劇情告訴我們: 能夠誠實接納自己的人才會獲得真正的美麗。這樣的想法也許不能被那些想藉由整形讓自己更完美的人所接受,但是說實在的,整形以後反而呈現不自然的大有人在,還是考慮清楚必要性比較好。不過我說句老實話,也許有點過分,但我也覺得Penelope有豬鼻子比較好看。因為詛咒解除後的Penelope除了好沒特色以外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沒有那種"哇~好漂亮喔"的感覺。反而會覺得豬鼻子的她其實還蠻可愛的。如果從這一點出發,我忽然可以理解為何 Johnny能夠接受豬鼻子。

雖然影片結尾也許少了點公主跟王子在一起的夢幻感覺(好貧窮的王子...),但Johnny在認真面對自己的心以後在不知道眼前的人已經沒了豬鼻子的情況下仍然熱吻Penelope,光是這點就讓人覺得浪漫,讓人體會找到真愛的甜蜜滋味。也許過程處理的不是那麼無懈可擊,也許眾人的驚嚇過度誇大,不過這畢竟是一部帶夢幻色彩的愛情浪漫喜劇。以這點來說,我想真愛之吻還是非常值得一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