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蘇和阿斯瑪在同一個貴族人家度過童年。阿蘇是貴族的兒子;阿斯瑪則是中東籍奶媽珍娜的兒子。奶媽一視同仁的撫養他們長大,也給他們說一樣的關於精靈仙子的故事: 公主的美貌超過世上所有的鑽石。藍爪鮮紅大獅子跟彩色翅膀的鳳凰鳥守護著她。在黑色的峭壁裡面有著秘密通道,透過三把魔鑰就能救出公主。

兩人從小就夢想著要娶精靈仙子,也常常為這個問題打成一團。雖然如此,兩人的友情卻只是有增無減。當阿蘇在上貴族課程時,阿斯瑪也都會在旁邊的樹上有樣學樣;當阿蘇被罰不能吃飯時,阿斯瑪也會偷偷的丟食物讓阿蘇果腹。然而,阿蘇的父親一日忽然決定讓阿蘇進城唸書,同時間也趕走了珍娜母子。兩人的連絡從此中斷。

多年以後,阿蘇長成一個金髮藍眼的英俊男子。他回去找父親,卻說自己將不惜一切到珍娜的故鄉拯救精靈仙子並娶她為妻。父親怎麼願意? 卻怎麼也無法改變阿蘇堅定的心。他出航了。

船被大浪翻覆,阿蘇踏上一塊陌生的土地。他發現那裡的人說著跟奶媽一樣的話,便試著用自己已經生鏽的語言跟他們溝通。村民們看到他大驚而逃,他勉強聽懂一個拿著柺杖丟他的老翁的話,原來當地流傳一種認為藍眼睛會帶來厄運的習俗,才會懼其如惡魔。他抱著拐杖入睡,吃生肉過活。一天,幾個人發現了在海岸流浪的他。阿蘇害怕這些人會逃開或是加害他,遂決定佯裝自己是瞎子。人們見其目不識物,好心的指引他去大城市乞討過活。剛"瞎"的他還不習慣眼前的黑暗,不停跌倒。不遠處,一個帶著眼鏡的人打量著阿蘇的樣子。看了幾分鐘後,這個人咚咚咚的跑到阿蘇的面前,說自己行動不方便,但是眼力很好,要阿蘇揹著他走,而他則可以指引阿蘇的方向。此人名為卡布,他在二十年前離開家鄉到此解救精靈仙子。二十年過去了,他什麼也沒得到,淪為乞丐。

到城市以前,他們經過火焰教堂。教堂地面挖著一個又一個的洞,卻沒有人找的到鑰匙。阿蘇閉著眼摸教堂邊裝飾的磁磚,在一塊冰冷的瓷磚後面找到了火燄魔鑰。卡布流利的語言跟兩人破舊的服裝順利乞得不少銅板,也得到了一些食物。他們來到第二個鑰匙教堂。不同於第一個教堂,它的週遭沒有任何的磚塊,但教堂的地上也一樣有著無數的洞。阿蘇要卡布離開他的背。他爬上教堂,在頂端找到散發著香氣的鑰匙。

他跳下教堂,壓壞了香料商人的攤子。他利用卡布之前給他的錢去賠償店老闆。跟上次一樣,卡布再次要求把魔鑰賣掉。阿蘇了拒絕他的要求。卡布質疑阿蘇的能力,阿蘇則立刻反駁他早知道卡布腳沒有毛病,而且他還私藏了四塊錢,這一切都被他用聽覺辨識出來。卡布把錢給了阿蘇。忽然,阿蘇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他揹著卡布前進,來到一個大鐵門面前。卡布說這是城裡的大商人珍娜寡婦家。阿蘇要卡布幫他敲門問話,傭人卻不讓他們進去。阿蘇開始敲起鐵門並大喊奶媽,卡布嚇的逃走。門終於打開,穿著昂貴服飾的珍娜冷眼看著他。

在阿蘇露出自己的藍眼睛後,珍娜開心又感動的抱著她來自異國的孩子。她說由於自己熟悉兩個國家的語言及文化,所以並不理會當地的迷信,因此她才能成為一個大商人。她邀請阿蘇入內,並為他安排豐盛的大餐。席間阿斯瑪有進來,他將於隔日啟程拯救精靈仙子。他仍然記得阿蘇的父親對他們母子所做的事,因此說了幾句話後就離去。卡布求見,在阿蘇的堅持下珍娜讓他進來。卡布摘下了眼鏡,原來他的眼睛也是藍的,不過他馬上又帶回了眼鏡。他拒絕珍娜的要求住下來,他仍然要繼續流浪下去;但如果安娜願意給他報酬,他願意協助阿蘇去救精靈仙子。他說自己已經失去了熱情,但幫助阿蘇會讓他人生的那片空白被填滿。阿蘇同意了。

珍娜拿阿斯瑪的衣服給阿蘇穿,量身訂做般的合身。卡布建議找三個人: 一是他自己;二是亞德智者,也就是幫他治好腳疾的人;三則是莎芭公主。

來到亞德智者的房屋,阿蘇驚訝的發現智者會說跟他一樣的話。他說自己跟阿蘇來自同一個國家,但卻因其中東的外型而被視為異鄉人而歧視。他回到故鄉雖然仍然被當成外國人,但卻可以自在的做自己的研究。他拿出一本書,裡面記載著如何拯救精靈仙子: 越過古城之山、小心的跟其他的求婚者跟歹徒對抗、馴服鮮紅色的大獅子跟鳳凰鳥、穿過黑皇宮的裂縫、來到充滿陷阱的地下城、最後的兩道門一道通往仙子一道通往無繼的黑暗。

阿蘇來到皇宮晋見莎芭公主,眼前出現的是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女孩。公主的親戚父兄皆在戰場死亡或死於王位的爭奪,反而年紀最小的莎芭逃過一劫而繼承了皇位。她給了阿蘇隱形霧、可以跟貓科動物溝通的貓舌頭、能夠讓鳳凰鳥不傷害自己的鳳凰鳥羽毛。公主說,她也給了阿斯瑪一樣的東西。

珍娜要求阿斯瑪帶著阿蘇前行,阿斯瑪用自己的語言表達了小小的不滿。夜晚,阿蘇想偷偷的溜出去,卻被珍娜發現,他只說自己想出去逛逛。來到皇宮旁的小窗戶,莎芭公主悄悄的溜了出來。阿蘇為從未見過外面世界的莎芭導覽,讓她了解自己即將統治的王國。他們在樹上看到了忌妒珍娜財富的商人肥烏丹正在召集手下想跟蹤阿蘇跟阿斯瑪到精靈仙子的地方並殺了他們。兩人趕忙跑回家。珍娜讓阿斯瑪送公主回家,阿蘇則在正門利用假人吸引肥烏丹手下的注意,公主平安回宮。

天色微亮,兩人騎著馬出發,珍娜則要兩人每天放一隻鴿子證明自己的安好。利用隱形霧,兩人隱藏了自己的馬隊,順利的來到古城之山下。在阿斯瑪的要求下兩人分道揚鑣,但見兄弟被盜匪攻擊的阿蘇又忍不住回去幫他,手臂也受了傷。在幫阿蘇包紮後,阿斯瑪再次離去。

聽見獅子的吼叫後,卡布害怕的逃開。阿蘇吃下貓舌頭,用獅語跟獅子溝通。最後,獅子接受了幾塊肉的報酬,送阿蘇到黑色的山壁;同時,阿斯瑪則騎著鳳凰鳥比阿蘇更快的到達。穿過裂縫,阿蘇進入了地下迷宮。忽然他聽見阿斯瑪喊他,回頭見了盜賊,他趕忙逃。敵人越來越近,但阿蘇不知道怎麼打開巨臉門的機關。阿斯瑪捨命告訴了他,阿蘇逃進山洞,阿斯瑪則被盜匪刺傷了胸口。

阿蘇見沒有動靜跑出藏身地來救阿斯瑪。壞人一擁而上,他們有驚無險的逃入了洞窟。在阿斯瑪的建議下阿蘇揹著重傷的阿斯瑪跟著蝙蝠的行跡來到斷橋並跳越過去。穿越了火門跟瓦斯門他們來到刀門,阿蘇沒有鑰匙但阿斯瑪有。最後的黑暗之門,阿蘇聽從阿斯瑪的建議選了左邊。

無垠的黑暗壟罩著他們,阿蘇跪坐地上失去了一切的希望。週遭忽然亮起,兩人被一大群的精靈所包圍。美麗的精靈仙子就在眼前,她身邊的玻璃壁因為王子的到來而碎裂。在阿蘇的要求下,仙子先救回了阿斯瑪的命,然後也讓兩人穿上一紅一白的華麗服裝。公主說,其實兩扇門都通往光明大廳,但最後的決定權卻在仙子手上。而她喜歡他們兩人。

公主問到底是誰救了她,穿著紅衣的阿斯瑪跟白衣的阿蘇開始激烈爭辯,互相認為功勞在對方身上。沒有答案。公主聽從他們的建議後用鳳凰鳥先後找(嚴格來說是抓)來了珍娜、莎芭公主、亞德智者跟卡布。事情還是沒有答案。最後,精靈仙子找來了表姊仙靈美女來幫忙。

美女建議大家不用急,答案自然會慢慢揭曉。在公主的帶領下,眾人開始跳舞。仙靈美女跟阿蘇坦承喜歡阿斯瑪;精靈仙子則給了阿斯瑪相反的答案。兩人互相交換舞伴,找到了彼此的真命伴侶。鑽石般的雨不停的落下,幸福洋溢在大廳中。

================================================================

看了一部叫"一千零二夜"的動畫電影,從影片開始到結束後的一小時,真的是....

超級感動的啦!!!

你看喔! 兩個一起成長的男孩一黑一白剛好暗喻著文化的衝擊,但他們都追尋著同樣的夢想 - 救傳說中美麗的精靈仙子然後娶他為妻。有錢男孩的爸趕走了奶媽母子,讓孩子去高級學校上課,卻改變不了孩子想要尋找仙子的夢想。於是男孩來到奶媽的國家要救仙子。歷經千辛萬苦,終於他化解了奶媽兒子的心結,也娶了漂亮的精靈仙子為妻;奶媽兒子則娶了仙子的表姐仙靈美女(聽起來很俗氣....)。黑公主選了白王子;白公主則選了黑王子。人倫的大團圓,世界的大圓滿。片中異國的影像相當的濃烈,邊看著會想去旅行社買機票的那種影響力貫串整部電影。3D的效果十分的華麗也處理的恰到好處。片中的阿拉伯文故意不翻譯出來似乎是想找觀眾麻煩,但實際上卻會讓人深刻體會語言間的隔閡跟民情間的差異,而且會讓觀眾更專注在欣賞影片本身的故事走向。故事的核心價值: 人不應該分種族貴賤,因為我們流的都是一樣的血不停的展露在我們的眼前。我們感受,我們接受,我們感動。

冒險、友情、愛情,英雄、壞蛋、仙子,父親、母親、同伴....多少元素攪進這大缸子裡,沒糊掉,反而成了八寶粥。(?)

雖然聽起來很蠢,但我想表達的是題材間的搭配處理的很好,就是這麼一回事。




剛開始看電影,我按照慣例帶著邪惡的目光準備挑三揀四。看,這個部份做啥用什麼3D動畫,平面2D表現不挺好;看,這精靈根本就是蚊子嘛....過了15 分鐘,我卻像回到了夢幻島的彼得潘飛翔在那導演構築出來的奇幻世界怎麼也跳不出來。於是跟著一起歡笑,一起緊張,一起小嘆公主無親無故的悲慘身世,一起難過於兒時同伴的誤會,一起愛上精靈仙子....好柔軟的感觸,簡直覺得自己從充滿殺氣的獒犬變成衛生紙廣告上的小拉拉。

隔了三天後,我開始發現事情有點不太一樣。

首先,如果這三把魔鑰這麼難找,為什麼之前有這麼多人找到過,而且也到了仙子的面前,表示用掉了。所以說,鑰匙會自己長出來? 不過沒關係,這算小問題。大問題是仙子最後的一段話。

"其實兩扇(通往囚禁精靈仙子的宮殿)門都是對的,只是我不喜歡之前那些王子"

請想像這樣的畫面

Luke經過重重關卡,也許被獅子咬斷了手,也許被鳳凰鳥戳壞了眼睛,然後又被盜賊割掉了卵蛋。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跳過斷橋的時候摔斷了腿,然後辛苦的爬進黑色的門。只為了將精靈仙子從萬年的囚禁中解放出來,然後我等到的是

"這人好醜,讓他死在黑暗中吧~"

"啊~~~~~"

Luke掉進一碗巨人吃的芝麻糊裡面。



Luke爬上有著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根刺的山壁,拿起巨劍打贏噴火的千年龍,爬上比台北101還要高的塔。公主沉睡的面容就在眼前,那散放著紅潤的雙頰,纖細而整齊的眉毛,超越川島何津實的白嫩,遠勝潔西卡愛芭的身材,花盡世間財富也尋不着的唇。我輕輕的靠了過去,閉起眼睛,嘴巴微微的翹了0.3公分。然後我聽到一個聲音

"丟"

兩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彪形大漢輕鬆的把我抬了起來往窗外丟。

落下的時候,我只看見公主拿著望遠鏡的身影越來越遠。底下,一個瘦弱而英俊的男孩帶著兩個滿身是傷的阿諾踐踏剛才被我海扁還在昏迷的龍正對我笑著。我腦海裡的公主剛補完妝,她理理自己的衣服,調了調胸墊然後躺回床上,,準備讓全世界最英勇,最值得她奉獻此生的男人來吻她....Happy ever after....


那我呢?


(嗶~)娘的咧!! 長的醜是罪惡是吧!

於是,我們看到世界的真理又再一次的被演繹: 是的,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比腦袋重要。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