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3.jpg

大衛‧芬奇是相當擅於掌控影片的節奏跟畫面的優良導演之一。以拍攝《異形3》出道的他在1995年執導了本片,男主角分別為剛發出光芒的布萊德‧彼特跟老將摩根‧費里曼。兩人於劇中飾演一老一少的警探,聯手追查一名以聖經中的「七原罪」來當作犯罪素材的狡詐兇手。值得特別一提的是,這個劇本是安德魯‧凱文‧沃克的初出茅廬之作,卻已為他換來英國學院獎(BAFTA)最佳原創劇本的提名肯定(敗給了《刺激驚爆點》),非常厲害。

seven2.jpg

老少配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傳承」,而這也是本片探討的重點之一。一個辦案多年,亟欲「出世」的老警探;一個雖累積了一些經驗,但看在老警探眼裡還是小鬼頭的年輕警探。老警探很早就知道這不會是一起容易辦的案子,殺手太過冷靜、聰明,且追尋著某個他人無法理解的理想。看在他眼裡,年輕警探如同當年的他:青春、熱情、勇敢、善良,對人對社會都還有信心。這一堂課遲早都要上,但太早了,太早了,所以老警探決定延後退休的時間,留下來陪他「一起上這堂課」。上誰的課?人性中最深的黑暗,與最純潔的靈魂融合為一的「救世主」、「心靈導師」的課。束脩不貴,靈魂一個。

Seven1.jpg

同時,這也是理性與感性的戰役。老警探如同古典推理小說中的偵探:配槍,但用不上,壞蛋們都會乖乖束手就擒,這是一場智力與智力的對抗。但是否表示他幸福?不,他失去了一切,只保有自己的舊皮囊。年輕的警探是感性的。他要伸張正義,他要懲奸除惡,但他卻有太多輸不起的籌碼。或者我們也可以說,他只有一個籌碼輸不起:愛。這也是正義與邪惡的戰役。警察是正義,兇手是邪惡。輸贏呢?全盤皆輸(警察殺犯人違法,更會讓公權力受到打擊)也全盤皆贏(被殺的犯人無法再犯罪)。但若我們把眼光放遠,這場仗卻是大敗。因為早在數千年前,早在人類被貶出伊甸園時,我們就已輸光了一切。美德是傳說,朝聖的路遍地屍骨,岩漿從人類的胸口不停流出。

Seven4.jpg

《火線追緝令》是一部很殘忍的電影。不單單是畫面上的殘忍,卻是深耕人心的殘忍。在故事的最後,觀眾看到的是一個「選擇」:立刻殺他復仇?或是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每個局外人都有自己的立場、想法,但我們是否忘記只有兩個人有資格決定彼此的命運。當代表罪惡與正義的槍聲響起,我彷彿看見撒旦的地獄軍團飛出大地的裂縫,在天空翱翔後,轟進雲端。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