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著涼麵,我看見強尼戴普的剃刀在月光下閃閃發亮
劃破喉嚨的同時,我正在吃義大利肉醬麵
血噴出頸動脈,我喝番茄汁,德古拉則吸著人血

魅影下的面容,跟我眼前斑駁是否有幾分相似
是否,有天我也會聽見奇怪的旁白聲
或者,我會選擇在上班的途中拿出槍來反抗這混亂的世界

在Cinema,我們是群聚的海狗,我們分享恐懼及感動;沙發上,我們是相偎的白文鳥,一同體會愛情的溫度;房裡只有自己,但我從未寂寞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