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馬人.jpg

雖然頗為喜歡《切膚之愛》,但以比例上來看,我並不喜歡三池崇史這名日本導演,他的作品裡總會有某些故事啦、剪接啦、演員啦、節奏啦之類大大小小的問題。但是,一樣由他所拍的《斑馬人》卻是我所知道的,日本最好的特攝英雄電影之一。

這部電影的成功,除了主角哀川翔「眼底都是戲」的精采演出之外(也一舉讓他奪下當年日本學院獎的最佳男主角),劇作家宮藤官九郎的劇本自然功不可沒。宮藤以「偏離現實的熱鬧漫畫風格」為其強項。以此風格為骨,《斑馬人》從腦中有英雄夢的平凡人市川新市出發,描述了他的工作、家庭、妄想等,大環境則是受外星人入侵的日本某區。電影開始,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典型軟趴的日本父親,在家說話沒重量,在校被學生看不起就算了,還連累孩子被同學欺負。這樣的他從小崇拜收視率極差的特攝英雄「斑馬人」,幾乎醒著的時候都在想斑馬人,甚至自製斑馬人的服裝。直到一名雙腳不能行走的孩子淺野晉平轉學到他所任教的學校,他的人生才開始出現變化。

電影的前幾十分鐘是「無配樂狀態」,讓觀眾得以將全副精神放在眼前的畫面之上,同時也感受到主角生命中的微小與心酸。直到他為了把服裝秀給晉平看而出門,卻意外擊退怪人螃蟹剪刀男之後,英雄電影的配樂才開始加深電影的情感與厚度。隨著斑馬人的成長、茁壯,我們知道這套服裝不只是他的妄想,更是他的夢想。藉此,他要修補家庭成員間的縫隙(拯救子女。擊敗剪刀男也象徵父權的奪回及地位的建立)、給予人類勇氣,同時發掘出存在內心已久的「英雄」。就如同《阿拉丁》一樣,英雄不必如《蝙蝠俠》、《水戶黃門》必須身家顯赫、不用像《超人》、《雷神索爾》要來自外星、不需打針也犯不著被蜘蛛咬。英雄可能來自底層,因為他深諳痛苦與悲傷,隨時看得見絕望與醜惡。平民英雄只需要自信,需要一個崇拜者,需要勇氣,就可以覺醒。「把懲奸除惡的工作留給凡人」,這才是《斑馬人》的真諦。

如絕對多數的日本電影一樣,《斑馬人》的CG動畫實在談不上好。但因為其他環節搭配得宜,《斑馬人》在「真‧覺醒」時換上的帥氣服裝讓我感動莫名;而在他縱身跳下學校屋頂準備飛翔時,我明明就知道他一定會飛起來,還是在他張開披風時激動欲落淚。善惡大對決,斑馬長出了翅膀朝著敵人直衝而去,一招就擊倒大魔頭(非常蘇洛)。它很快,但也很棒。因為當內外已無任何衝突時,人是沒有極限的,管它是合體的超大外星人還是章魚魔王都一樣,統統都得灰飛煙滅。而就在擊倒壞蛋、回到人類的生活之後,斑馬人啊!你該做的就是捨棄看不起你的妻女,投入氣質、美麗、身材姣好、溫婉可人的鈴木京香懷抱。衝刺吧!飛翔吧!斑馬人!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