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為簡介,怕踩雷者勿看)

男人總是騎著摩托車,帶著一疊廣告四處張貼,蓋住門上的鑰匙孔,並會在晚上確認廣告沒有被撕掉後以隨身攜帶的工具開鎖進入。他會聽留言,確認對方多久到家,然後會舒舒服服的把自己洗乾淨,同時也會把對方家裡的衣服一併手洗並晾乾。他會自己作飯,更會把壞掉的電器修好。他闖空門,但他不拿任何東西,糊個口罷了。

故技重施確認沒人出入後,男人闖進了一間豪宅開始例行公事,卻沒有注意到一雙眼睛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他裸身入睡,將女人的攝影集放在床邊,手則在棉被裡規律的起伏。門被打開,男人嚇了一跳起身穿衣準備離開。客廳的電話響起,一個男人說如果女人不接電話他就會立刻回家。一個臉上有瘀青的女人走了出來拿起話筒,什麼都沒說,只大叫了一聲。男人離開。

來到半路,想起女人臉上的傷,男人又騎車回去。到了房子後不久,女人的丈夫回來跟女人道歉,同時間則不停想褪去女人的衣裳。男人把女人的丈夫引到了庭院,用高爾夫球攻擊他,帶走了女人。

男女不停的換房子,一次職業為拳擊手的主人半夜回來發現男女後痛扁男人;男人也在一次意外中不小心將高爾夫球打出,擊中了路過車子前座女人的頭部,女人則不停安慰他。隨著時間流逝,兩人的感情越來越深,終於女人徹底的愛上男人,也獻上了自己的肉體。然而不久後,兩人卻因為一具病死老人的屍體而被警方抓回去盤查。

女人被帶回了家,男人則因為手機裡不同房子的自拍照而被捕入獄。女人的丈夫見妻子不肯與之行房,便利用錢行賄,在河邊的空地用高爾夫球痛扁男人。獄中的生活沒讓男人停止思考,逐漸的,他發現了人的視線有其障礙,無法看見自己背後的事物,哪怕近在咫尺。他利用此法逃出了監獄。他先對警官進行復仇,然後便對過去拜訪過的房子進行一次巡禮,最後,他來到女人的家。

丈夫察覺到男人的存在,卻怎麼也看不見他,只見到前面女人開新的笑著。他相信了自己的眼睛,男人不存在。女人主動跟丈夫相擁,吻卻落在丈夫身後的男人唇上。

===============================================

向來我對兩個國家的電影有抱持懷疑的態度。第一是印度,第二是韓國。幾年前,我曾經有機會看過幾次印度電影,對其中"相當"大量的歌舞甚感頭痛。我不排斥歌舞劇,但當電影已經讓我懷疑是整張專輯MV的綜合時,電影的深度跟意境完全被破壞殆盡。電影是娛樂,可是1個半小時的歌舞轟炸只讓我的太陽穴深深的痛起來。

韓國電影,這是我另外一個惡夢。從幾年前紅透半邊天的"我的野蠻女友"開始,台灣開始陷入澎湃的"韓"流中。我不是屬於一個反潮流的人,所以只要好看哪國的電影我都不介意。但就在看了十多部韓國電影後,有種奇異的感覺開始出現。韓國電影當然不是不好,但我不管怎麼看,電影就是沒到位。愛情、悲劇、喜劇、歌舞、武俠甚或恐怖片,就是少了一個我能夠坦然說出"好看"的因子。要不是演技過了頭,要不就是劇情不合理,或甚至只是提倡"大女人主義"的電影(從我的野蠻女友開始的風氣)。不自然的感覺總是不停從眼前的影片溢出,這也令我頭痛。不過老男孩跟奇談我很喜歡。

當同事介紹我看金基德時,說實話我很擔心會不會只是一個"韓國"信徒來跟我宣教。隔了一段時間,我鼓起勇氣看了空屋情人。我用ICQ跟她道了謝。

故事如上所述,乍聽之下會覺得是否太過牽強,這我在電影剛開始時也感受到不少。然而隨著影片進展,我注意到它不能只用現實的角度來看,更要把童話跟夢想抹在眼皮上一起看進去,才能看出導演的巧思。故事裡的男女其實都會講話,這從女子第一次大叫跟男子在警局供出老人屍首的所在地點可以得到證實。那麼為什麼,為什麼將近90分鐘的電影裡面男女就是不說話,硬是要讓觀者總覺得哪裏不太自在,甚或覺得有點做作。我想導演想表達的是一種無聲的反抗。面對現實的壓迫,面對眾人疑惑生氣的眼神,面對這個充滿聲音的世界,無聲其實是最大,也是讓週遭的人最不能忍受的聲音。我們可以用理論、用邏輯去跟人吵架,可是我們能跟啞巴吵什麼? 更何況你對他拳打腳踢,他卻只送你微笑。對無法預料、未知的恐懼,只有極少數人了解他們的孤單,張開雙臂接納他們;大多數的人則選擇暴力相對。甘地的不合作運動,透過金基德跟兩個演員的行為再一次在眼前復甦。

導演對鏡頭的運用更是一絕。短距離的鏡頭讓觀眾得以近距離觀看主角們的眼神,也感受他們心境的轉換;中距離的鏡頭寫景,也讓觀眾去看空間的流轉;第一人稱鏡頭,如最後獄警的眼睛,讓觀眾跟模擬者化為一體,同樣去體會那種迫在眉梢的未知,對幻境的迷惑。鏡頭很完美的呈現出一個大都會底下的奇幻愛情故事,就連最後的收尾,那三人共同擁抱的一幕,那丈夫頭往後看男人便從另外一邊夾菜的畫面。只有我們知道女人開心什麼,只有我們知道看不見的第三者在哪裡,只有我們看到了變形的幸福。

無名男由長的有點像吳克群的在熙所出演。他目前仍然活躍於連續劇圈,最新演出的則是KBS的"三個爸爸一個媽媽"。不過在"空屋情人"中的演技部分細節有點做作;無名女則是在2004年出了一本cosplay慰安婦造型的寫真集而飽受社會批評,半年後才又接演金基德電影的李丞涓。她在劇中的表現十分搶眼,而且美麗也是隨著劇情而逐漸散發。直到我都驚訝於她的美才肯罷休。

透過無名、無言、無家,我們得以屏氣凝神目不轉睛好好觀測這樣的一個故事,這是有自信的導演金基德給我們的課題跟挑戰。我通過了這個試煉,也愛上了這部電影。

==============================================

後話: 上網查演員資料時,發現竟然有人把這部電影譯成"空房誘姦",當下涼了半截。哪來的誘哪來的姦啊! 幹麻搞的一副電影好像由曹查理、徐錦江主演,導演則是王晶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