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冷硬風的美版海報。


台灣版的海報。雖然點出很多畫面,但有點雜燴的感覺。

一個父親的大兒子在一間破舊的加油站慘遭殺害,同在現場的父親看清了兇手的長相。審判當日,由於加油站沒有監視器及兇器的消失,檢察官清楚表示只能最多訂殺手五年的徒刑。知道了兇手的殺人行為只是加入一個幫派的儀式後,他當庭宣誓兇手另有他人,決心展開自己的復仇。企業的主管VS當地的幫派,一場注定輸的賭局牌攤在我們眼前,Kevin Bacon飾演的父親卻決定坐上這張由死神發牌的牌桌。溫和的父親拿著獵槍殺人的景象歷歷在目,James Wan終於又交出了一張好的成績單。

電影主要由五幕所構成:兒子死亡、父親復仇、黑道追殺、黑道找上門、重傷的父親搏命一戰。第一跟二幕劇情比較寫實,之後的劇情則呈現一種戲劇性,畢竟還是讓父親完成了自己的復仇,也讓觀眾大呼過癮又微微感嘆,當然小兒子的甦醒絕對是意料中的事。所有的事情灰飛煙滅,希望的曙光仍然需要照耀,否則一切的行為似乎少了一層意義。雖然有點傳統但不仍失為一種恰當的故事編排方式。



從第一幕切換到第二幕時觀眾的感覺是最強烈的。第一場兒子被殺的場景James Wan採取了較為平淡的敘事方式,割喉的動作是背對著觀眾進行,讓人把憤怒悄悄的扯出握在手上。於是乎到了第二幕,父親懷裡藏著軍刀走出小車,週遭的世界黑暗無光,殺兒的兇手則是搞完了女人正在丟垃圾。父親無聲的走上前,兩人激烈的扭打,手提攝影機的鏡頭也不停的晃動,讓觀眾感受到心裡的不安跟腦裡的忿怒還有血管裡的竄動。跟著凱文貝肯我們一起殺了兇手,雙手也不止的抖動著。在河邊丟了兇刀,腦袋卻沒想到復仇才剛打開簾幕。

女人的供詞出賣了我們的身分。用公事包打飛了槍,我們開始跑步。在這一段,我忽然體會到慢跑所帶來的疲勞都是值得的,因為當一群拿著槍的人追上時,你的朋友只剩下雙腿跟燒過的紙錢換來的運氣。停車場的游擊戰仍舊觸目,卻不夠驚心。直到父親跟其中一名混混開始扭打,那種為了活命的力量才開始泉湧。用停車帶綁住對方,走出踢掉前車玻璃後剩下的大洞,最後一刻我們跳離車子,從高空看著地心引力進行他的工作。



公事包給了黑道你的履歷,他們警告、殺警、殺害你的家人。你僥倖活了下來,妻子死亡,小兒子陷入昏迷。逃出醫院,你領出了所有的存款,包含兩個孩子的教育基金。你闖進酒吧問到了壞人的住所,也問到了軍火商的所在地。買完武器,老闆誇耀你的大方,卻也以父親的身分告訴你他是你想殺的黑幫頭目的父親,也是你殺兒兇手的父親。不過他也受夠他們兄弟的行為,遂決定讓你賭賭自己的運氣,讓你帶著槍枝離去。

你不停不停的操練,終於摸慣了槍枝,他們也忠實的聽從你手指的指揮殺敵。剃光頭法,你突襲了壞人住所,只殺了一人,但也套出根據地廢棄精神病院的所在,也警告了老大死亡天使將造訪他們。老大殺死軍火商老爸,驅車趕來病院,院裡空氣卻早已瀰漫著死亡。你用極高的速度撞斷的箱型車停在門口,你用獵槍炸腿破肚的屍體安靜的躺在地上,無言的訴說著自己的死亡。老大走上樓的同時,你正隔著一面薄牆跟敵人對峙著。碎玻璃暴露了你的存在,你蹲下,開槍攻擊對方的五臟,也讓我的血壓瞬間爆到160,進入同化的階段。



走入教堂,我回頭望,首領卻從另外一邊出來槍擊我的肝臟,我也回槍斷他的指穿他的腿。另一個混混開槍在我脖子側邊打洞,我則馬上讓他的腦袋多了一個通風孔。射爛你的肚子,我坐在長椅上,任憑你的子彈飛過我的身旁,死神已經附著在我身上,我知道自己的命運。你坐上我的身旁,我拿出最後的一把槍。準備好了嗎?我問。你沒有回答,我知道你的答案。



暴力、血腥、速度、出奇,刺激的四重奏讓100分鐘的電影幾無冷場,血脈賁張。我隨著凱文貝肯低吼,顫動,瞪大雙瞳握緊雙手。這次第,怎一個爽字了得?也許劇情的編排太過需要運氣,也許最後小兒子的甦醒讓你覺得太過做作,但是看到凱文頭上的疤跟他幾乎全光的頭髮,跟壞人的一句:"我創造了你,你跟我們沒有兩樣",再加上James Wan精心編排的冷硬派殺戮槍戰還有約翰古德曼(John Goodman)討喜的角色,"非法制裁"絕對是一部比吸麻更刺激的電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