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老師到了一個小城鎮教書. 每天, 她都期待在戰場的男友能夠寄來任何的隻字片語. 讓教師住在他的鄉間別墅的檢察官也是. 他看著她的信, 小心不被發現. 一日, 來了一封信告知男人的死訊. 檢察官藏起了它, 邀請教師來家裡吃飯, 告訴她"我太太在23年前死去, 她不知道人的醜陋""我不相信言語". 隔了幾天, 檢察官把信拿給了等了18天的教師, 她崩潰了, 希望檢察官讓她一個人靜一靜. 當天夜裡, 教師上吊死了.

過了幾天, 一名小女孩在河邊被殺, 而且被丟入河中. 一個婦人說她看到小女孩曾經跟檢察官說過話. 法官嗤之以鼻, 將婦人關入了監獄. 兩名逃兵在穀倉被逮捕. 其中一名承認是自己殺的, 然而卻完全的不知任何的情節. 另一名大叫著跟他無關. 承認的那個逃兵吊死了自己. 不承認的那位逃兵被放在了負15度的低溫中. 深夜, 法官跟上校經過他的身邊, 要剝他的衣服, 掉出了小女孩的娃娃.

另一位逃兵被處死了. 一個人來到警察家, 告訴警察他相信被處死的那名逃兵曾在13年前強暴了一個女孩. 檢察官邀請警察去他家, 給了她教師的日記. 最後的一頁, 警察發現了上面有三張照片: 檢察官死去的太太, 教師, 死去的小女孩.

這可以說是一個沒有答案的電影. 最終可能兩個都是檢察官殺的, 也可能教師真的自殺了, 小女孩被檢察官或逃兵殺了. 真正的兇手, 就是人的醜陋. 在謀殺別人的同時, 你也謀殺了自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