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做老家的夢了, 少說應該也有個一年了吧. 夢中, 窗簾一樣是綠色的, 充滿了椰子樹跟青草的綠色窗簾. 每年過年都要拆下來洗的窗簾. 窗簾的右前方是沙發, 左前方是爸爸的大書桌, 就像我的書桌一樣的永遠堆滿東西的書桌. 書桌前面曾經有一個通往一樓的出口, 忘了因為是什麼原因有一年就把它封起來了.

夢中的我跟爸爸吵架, 他說他煮飯煮的很累了, 不想煮了, 叫我出去外面住. 我跑進浴室大叫. 後來被安樂死的Chibi曾在那裡產下五隻小狗的浴室. 浴室前面是菜櫥, 奶奶永遠都是把菜放在裡面, 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 菜櫥的下面有放杯子的地方跟餐碗櫥藏盒. 冰箱是大大的, 黃黃的.

每到颱風天, 四樓頂樓就會淹水. 我跟奶奶會拿著畚箕去掃水往樓下倒, 不然水會滲透到三樓. 颱風過後, 我跟爸爸會拿著瀝青去樓上修補屋頂. 我通常只是沒做什麼的玩, 跑到隔壁人家的頂樓去.

很奇怪的. 我並不是一個記性好的人. 然而很多細節的部分我仍然記得. 很多衝擊的, 黑暗的, 小時候發生過的事情. 都像烙印一般的烙在我的腦裡. 曾幾何時, 舊家賣掉了. 所有的一切似乎只留下了回憶. 人生就是這樣吧. 畢竟最後那些不重要的, 不會影響世界的小故事, 除了在腦海中, 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 人死了, 那些地方就永遠的消失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