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巧遇了一個相當久沒見面的朋友. 由於我不常上網跟別人聊天, 所以能夠剛好我上網而且他也在的機率微乎其微, 本著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聊天的態度聊了起來. 聊到他最近在找工作, 想從商, 學了兩年西班牙文, 另一個朋友的近況, 最近很缺錢...之類的. 忽然想起, 以前的他煙癮就很重, 只比再另外一個朋友好點, 便問他還有沒有在抽煙?(題外話, 最近msn流行的那種某些字變成圖案的輸出法真討人厭...雖然是可愛, 可是讓有著爛網路的我相當痛苦) 他很快的回答"有啊". 有鑒於家中老爸因為煙而讓健康垮台, 甚至開始毒害我, 我便簡單跟他講了一下我老爸的情況: 差點中風, 左心室割掉了一塊, 而我也開始想像每天吸二手菸的我會不會也有著同樣的光景? 幾乎是意料中的, 他說"反正不想活太長". 呵呵, 跟我家老爸一個說法.

我想, 他以後如果成為了父親, 也許也是一個沒事非常喜歡給自己找一些憂慮當樂子的父親. 邊想著人生苦難, 想起自己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錢不夠用, 真正喜歡的女人跟別人結婚了....邊一口又一口的抽著煙. 當小孩或老婆問他的時候, 他會說"反正不想活太長", 然後因為煙而去開刀: 因為口腔癌而割掉壞死的組織, 從屁股割一塊來補(我某次去一個便利商店, 一個人主動"展示"給我看, 以此告訴我抽煙的不好); 因為肺癌而裝著呼吸器. 然而真正諷刺的是, 當初覺得"不想活那麼長"的人, 此時為了自己的明天在奮戰. 而且很衰的是, 如果家人吸入了太多二手煙, 也許夫婦還可以躺同一個病房, 裝著同一型的呼吸器聊天.

剛剛看了一下新聞, 大意是說某些藥妝店(光看擺設都知道是屈X式)居然公然販賣情趣用品, 一個綠色的按摩棒一類的東西. 就在我爸"又"提到他曾經看過一顆十塊錢的跳蛋的時候, 我在想社會到底是怎麼了? 在一個小學就已經會對性產生好奇, 隨處可以買到A片的國家, 批判公開販賣情趣用品, 彷彿性還是像早期社會一樣是非常不可談的事情; 准許上面印著"吸煙有害健康"的一人抽, 週遭的人同行的香菸大行其道. 而且既然香菸可以賣, 其他毒品為什麼不行? 比較起來, 其他毒品是會讓一個人猝死沒錯, 但死的只有他自己; 香菸卻是以同心圓的方式不停擴大. 不過如果能夠把香菸的煙設計成也是抽煙者本身會吸入的話, 我很樂意香菸的存在.

說到這, 我很好奇, 健康捐到底是拿去做什麼用了? 是以後我能證明自己是因為二手煙住院的時候可以免開刀費嗎? 還是只是單純的就增加國家稅收, 然後告訴百姓: 你們看, 那座高速公路就是抽煙的人蓋的唷! 雖然我們貪污分贓以後剩下不多, 但是我們還是有把那一點點拿來做公共設施喔! 什麼? 錢用到哪去了? 當然是買煙啦...

於是, 人生還是不停的循環下去, 而煙只有在人類滅亡的時候才會消失. 最後一包煙在佈滿紅土的沙漠上被風吹起, 鏡頭集中在煙盒表面, 上面寫著"吸煙有害健康"...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