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過境後, 又開始了幾乎無雨的生活. 每天在家裡熱啊熱的, 感覺水分都快要被蒸乾了. 這幾天老爸都跟我玩一個遊戲, "猜猜現在幾度". 老爸真不愧是箇中高手, 誤差值只有一度上下, 我則每次都差個五度, 而且都是猜低了五度.

可能跟某一天忽然意識到自己這樣胖下去可能沒辦法補救, 然後開始努力運動有關係, 最近雖然比起從前來汗可以說是用飆的, 但真的比較不怕熱. 不過倒是莫名奇妙的變成了人間水桶, 每天乾掉一壺又一壺的水, 如果改成酒的話我應該是屬於豪傑型了...

前陣子上網, 偶然看到一隻黃金獵犬在出去玩了一整天以後, 因為中暑而猝死(願他得到安息), 想必主人非常的難過. 畢竟本來好端端身體健康, 毛色漂亮, 剛剛還在旁邊跳來跳去吵著要玩接球的阿金, 忽然就撒手人寰, 任誰都沒辦法接受吧. 所以說, 家裡有養大型犬的, 牽出去散步還是要小心啊~最好隨身帶點水給他們補充, 畢竟狗不會跟我們說.

想到夏天, 就想到大概七年前, 我家東東(長的有點像伯恩山的高加索犬)還在的時候, 曾經有過那麼一次機會, 我跟他一起坐後座, 然然全家到海邊玩. 基本上, 東東是一隻完全不活潑的狗, 生活中除了咬人會讓他行動迅速, 血液沸騰外, 其他的動作都是多餘, 可說是完全以看守為大前提存在的狗. 當年我跟他關係還可以, 雖然晚上進客廳會讓睡迷糊的他想要啃我, 但沒發生過什麼大事情. 不過那一次, 就那一次, 真的讓我嚇到. 當年, 體型龐大的他先進去後車位, 沒留半點空間給我. 他的主人跟我說"沒關係, 妳就叫他的名字, 推他一下下, 他就會坐過去一點", 而我還真的以為他是一隻溫馴的吉娃娃或什麼的, 推了他一下. 他還真的讓了, 只是我手上也多了一個傷口.

後來回到家以後過了一陣子, 我阿姨(也就是東東的主人)的兒子下午要進來客廳玩電腦, 睡迷糊的東東把他的脚咬了一個大洞, 地上一大攤的血. 試想: 從小看著東東長大的人都被咬成這樣了, 我只有手上的一個小洞而且還活了下來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

莫名其妙提起了從前的往事, 不過我夏天有的回憶也好像就那麼一個, 完全沒有什麼去海灘玩看辣妹喝調酒的過往. 硬要說的話也不過就是曾經在很暗很暗的晚上去偷人家的西瓜而已, 雖然後來一個也沒偷到...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