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睡不著醒來,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異樣的寧靜. 客廳的燈亮著, 想必老爸還在看武俠小說. 看窗外, 街上空蕩蕩的: 沒有狗叫, 沒有人, 沒有車. 還醒著的, 只有全家的看板燈. 不如往常的, 空氣中並沒有寶馬的煙味. 甚至可以說, 現在有的, 只有氧跟二氧化碳及其他我不知道的細微成分在房間飄著. 當然, 還有無聲.

看看吊在牆上的鐘, 近視的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定睛看看, 長短針似乎都指著數字3. 不會吧, 我心裡想, 不會有這麼鳥的事情發生吧! 前兩天才看了陰宅, 凌晨的3點15分, 一定會有怪事發生. 不, 不可能, 這電影對我來說沒什麼恐怖, 不至於因為我的害怕而引來一些妖魔鬼怪. 手往後摸, 想找自己的眼鏡. 眼鏡還沒摸到, 倒是看到了床的一隅有東西靜靜的亮著. 白色的衣服映著淺淺的, 微弱的光...

摸到了眼鏡, 戴上. 大近視的我把4點15看成3點15; 白色的光則是木柵動物園的派翠克紀念螢光衣. 眼睛半閉半開的走到浴室沖個涼, 回到客廳看看溫度, 33度. 天啊! 我睡前就是這個溫度, 怎麼睡了幾個小時還是這個溫度, 夜晚該有的涼爽跑到哪裡去啦...

躺回床上, 即便眼睛很酸, 身體卻出奇的有活力, 還想回去找周公的似乎只有腦袋. 翻開書看了一陣子, 天開始亮了. 唉, 算了, 乾脆六點去跑完步在去睡覺好了. 都偷懶兩天了, 是該回去動一動的時候了. 到了六點, 居然開始下雨了. 本來想說應該是小雨, 帶著雨衣去跑應該還不誇張. 到了運動場的時候, 雨已經從綿綿變成傾盆, 根本沒有辦法去跑, 而且一堆人在走廊看著你去雨中跑, 又不是要拍MV. 奈何, 只好沿著走廊跑一下.

不知道有沒有人有早上去跑步的經驗呢? 早上的時候, 有非常多注重養生的長輩會去跳我不知道但可以確定不是土風舞也不是肚皮舞的某一種舞; 此外, 更別提一些運動聯盟諸如太極門一類的. 總之, 早上要去吸第一口新鮮的氧的人非常多. 但是, 小學的走廊非常小, 而我家附近能夠運動的也就這麼一個地方. 所以, 我邊在跑的時候, 除了要躲過忽然後退的歐巴桑, 還有躺在走廊上, 光聞味道就知道至少一星期沒洗澡的某一個老伯的狗的尾巴(老伯啊, 養狗要幫他洗洗澡. 如果不洗, 也不應該在下雨的早上帶來擁擠的走廊獻寶吧...), 更別提某一批在練某一種功而手揮來揮去的大嬸六人組. 擁擠的早晨, 擁擠的走廊, 在中間穿梭跑步的我反而是來亂的...可是, 跑步就是這樣嘛...

跑了兩圈真的受不了了, 回到家不甘願的用跑步機跑. 我不喜歡這種定點跑步, 而且沒有辦法訓練到整隻腿加上腰的力量, 加上又是清晨, 怕吵到家人, 要很小聲的跑, 很麻煩的(為什麼不平常用跑步機跑呢? 因為只要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一個人醒了, 家裡就佈滿煙味. 邊喘氣邊吸二手煙, 這絕對不是一個跑步的人可以容忍的事情). 最後, 七點了, 小學能夠供人運動的時間到了, 太陽出來了, 雨也停了...非常故意的天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