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大戰期間,所有的文書都必須經由警方檢查過,確認無誤導或叛國之嫌疑才准上映,許多戲院因此關門大吉。故事的主人翁椿一也是一位劇作家,將自己的新劇本羅密葉與茱莉歐送審後,來到了審查員的面前聽候決斷。原先的審查員已經調到別的單位,新上任的向坂先生自白這輩子從來也沒笑過,因而被認定為此職務的最佳人選。從中國偽滿州的勞工監督轉調回日,對自己居然被派到這種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工作非常訝異,但效忠國家的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以自己的方式審查。

最初椿一就認為此人極端頑固、沒幽默感、無理,但為了讓劇本通過而接受了他所有的條件: 將男女主角設定為日本人、台詞裡要出現三次"為了國家"、加入一個以警察署長的名字為根基製作的角色、不可以有接吻...等,讓作家幾乎失去了睡眠的時間。然而奇特的是,劇本卻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變動下越來越帶有諷刺與意外的感覺,也變的更加有趣。隨著時間的推移跟自己意見的不停加入,劇本開始成了兩人共同的作品,冷酷的向坂也逐漸的入迷,從最初的提供意見,開始在辦公室裡玩角色扮演,最後甚至去了椿一的劇團看戲。

就在修改劇本至第六天後,向坂終於自白受不了椿一的劇團長不停表演無趣的笑料,非常為他抱不平。作為回應,椿一坦承自己其實最初並不認為這個劇本能夠過關,但他想要挑戰,在不可能的環境下仍然發揮創造力,以喜劇的方式抗議國家加入戰爭的決定。沒料到,向坂此時換回了最初的面孔,嚴厲斥責他自己就是他口中"巨大體制"的代言人,也提出了最後一次的修改要求: 劇本不能有任何笑料存在...

由演技精湛的役所廣司及SMAP團員兼恐怖節目主持人稻垣吾郎領銜主演,原著劇本為三谷幸喜之作品,據說在最初的舞台劇上映期間因大獲好評才改編成電影。由於上次有頂天飯店的經驗讓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又提起勇氣面對三谷幸喜的作品,深怕已經脆弱的心靈再一次受到打擊。呼~~~幸好沒有。

此片由於改編自舞台劇,出場角色主要就是劇作家跟審查員,其他的都只是如同背景般的插花役。由役所廣司所飾演的無情審查員從最初的石頭變成最後彷彿被點化般的那種感動,有點像是蓋世太保變成佛教徒的那種趣味,非常的有趣又震撼。另外,其實在電影剛開始時我對稻垣吾郎是持保留的態度,總覺得又是那種帥而唱就演的來歷,不過劇中的表現除了稍稍生硬之外倒是演出了小小劇作家的風格,那種大時代的無名齒輪感覺非常的強烈。除了兩個角色外我也很喜歡會在辦公室門口偷聽或睡覺的老警察,有那種無聲的趣味在。尤其是兩個角色在門口爭吵著關於劇本裡面接吻尺度那段,老警察那種"這兩人到底是..."的表情夠搞笑。

我認為,此戲的成功點在於成功的刻劃出在時代的巨浪下,小小的寄居蟹如何去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並以此為據點像大海宣戰。審查員也象徵國家的石頭,不停的丟向海棉般的劇作家,但劇作家仍然不停的膨脹回來,甚至想將石頭變軟,最後也確實成功了。石頭在拿到最後的劇本後,坦承自己笑了83次,從家裡笑到公車上笑到辦公室,從嚴厲的執法人員慢慢的成為了一個觀眾,一個巨大微笑中的小微笑,其間的心路歷程跟所代表的意函值得觀眾品嚐。此劇的主角似乎確有其人,不過當然做了更名的動作。根據我得到的消息,主角最後上了戰場後沒有回來,但其所留下的喜劇作品仍然接著感動世人,成為一個永恆的印記。

對了,音樂是本間勇輔,導演是星護。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