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記打板後,一個身穿黑斗篷的女人往防波堤的底端走去,注視著遠方的海岸。

乘上馬車,Charles離開了家,往Ernestina的住所駛去。他對她表明自己是為了她才留了下來,希望她能夠嫁給他。她早已期待許久,當下便應允了他。

現實生活中,飾演Charles的Mike與另一位女人躺在床上。接到電話後,女人離開了床,上了一台車遠去。

Charles帶著Ernestina來到海邊。因風浪過大,Charles便要求改日再來,卻偶然看到遠方有一個穿著黑斗篷的女子。Ernestina說,那個女人被稱為法國中尉的女人,永遠在那裡守候著早已離她遠去的法國中尉。看到海浪無情拍打著防波堤,Charles走過去勸她離開,但卻為她轉過身來的美貌著迷。回到家,Ernestina提到了關於那個女人,也就是Sarah的淫行,在這個城市是眾所周知的。

來到了戶外,Charles巧遇來懸崖邊看海的Sarah,並表示願意陪她走一段,但被Sarah拒絕。

Mike與飾演Sarah的Anna在室內排戲,排到戶外的這幕。Anna假裝扭到了腳,Charles趕緊過去攙扶。

Charles與Sarah並肩而行聊了一下,因為有人經過而中斷。幾天後,Sarah的女主人帶著她來到Ernestina的家拜訪,原來兩位老人家是舊識。趁著不注意,Sarah塞了一張紙給Charles,要約他晚上見面。見了面,Sarah要Charles幫忙她,因為他是她唯一能夠信任的人,Charles有點猶豫,但約好了明日再見,她將告訴他當年所發生的一切。

Anna摸不到枕邊人,呼喊著David。Mike說,我是Mike,不是David。

跟醫生見了面,知道了醫生的看法後,Charles來到懸崖跟Sarah見面。Sarah表明當年中尉發生了船難後,她便照顧他,也對他的幽默跟風采相當著迷。就在中尉離去後,她禁不起寂寞的轟炸,自己來到了他所居住的下流旅館,並在酒後獻身予他。

沙灘上,Mike跟Anna正在享受著海風。Mike感受到Anna的悲傷,給了她一吻,但她不承認自己的悲傷。

下著大雨的夜晚,Charles收到來自Sarah的短訊要求會面。Charles先跑去跟醫生談了一下,醫生表示自己也正找她,希望能送她進精神病院治療。隔日,Charles來到了懸崖邊的穀倉。在看到躺在乾草上的Sarah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瘋狂的吻了她。正當慾火即將燃起之際,Charles的僕人跟Ernestina的女僕剛好走過。兩人停了下來。趕走僕人後,Charles表示醫生將要派人送她進精神醫院,希望她趕緊逃走。他並給了她一些錢,也承諾將會請他的律師送錢給她。

由於當地的關於Sarah的戲已經完成拍攝,Anna將早一步離開。Mike希望能再與Anna見面,她略顯為難的答應。

委託完律師後,Charles帶著僕人來到了Sarah暫時寄身的小鎮。兩人見了面,熊熊的慾望便如壁爐裡的火般燒了起來。脫下衣服行了房,Charles發現Sarah是處女,而Sarah無法解釋為何要在自己仍然貞潔的狀況下卻不願澄清事實。離了床,Charles決定回去告訴Ernestina這一切。但Sarah說,要他做自己想做的,並沒有要他一定負起責任。

火車上,Mike說Anna是個自由的女人,並告訴她自己有多麼愛她,會多想她。時刻到了,Mike下了車,火車緩緩的離去。

Charles坦承自己有了情變,要求離開Ernestina。迫於無奈,但Ernestina表示絕對不會這樣善罷甘休。回到了Sarah下榻的旅館,她早已離去。

Mike詢問老婆關於找幾個劇組演員來家裡吃飯的事,老婆欣然應允。打電話過去,David接起後將電話給了Anna。Mike在電話中說我愛妳,Anna笑笑的表示自己跟David會前去。

Ernestina的父親委託了律師,並要Charles簽下相當難看的自白書,同時也保留所有公諸於事的權利。兩頭皆落空的Charles二話不說,簽了名後離去。之後,他開始四處尋找Sarah,從工廠女工找到了娼妓,卻怎麼也發現不到她的下落。

Anna與其他的人員來到Mike家聚餐。途中,Anna跟Mike的太太在廊下聊了起來,說自己多麼的羨慕她。當Charles的太太追問時,Anna說是羨慕她有這麼漂亮的花園。兩人似乎意有所指的聊了一下。此時,David詢問Mike關於結局的事,由於原著中有一喜一悲的結局,到底影片最後要拍的是哪一個? Mike並沒有正面的回答,結局似乎又是喜又是悲。

回到屋內,Mike想跟Anna談兩人的未來,Anna卻說等最後一幕拍攝的時候再說,便協David離去。

三年後,Charles接到來自律師的消息,Sarah已經化名待在某個家庭。經過水路來到了大宅,Charles終於見到了Sarah。Sarah坦承當年會跟他發生關係是出於對Ernestina的忌妒而非愛,並要求Charles原諒她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如果他仍然愛她的話。兩人相擁,並在下一幕搭著小船在湖面緩行著。

殺青晚宴上,Anna正在跟一個男人跳舞,Mike則不停的找機會要跟Anna說話。忽然,Anna離開了舞伴,來到了二樓自己的梳妝台前。Mike發現Anna不見,追了上來卻只發現空盪的房間。窗外突然傳來了引擎即將離去的聲音。打開了窗戶,Mike對著窗外大喊"Sarah",汽車卻自顧自的駛離了這一切,駛出了Mike的人生。

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由Jeremy Irons跟Meryl Streep主演。這部片是採取少見的戲中戲方式,最初故事看似有點分離,隨著劇情進展兩個世界才終於產生了連接,有點奇特的架構。由於劇情部份分成兩邊,不寫下來我實在會忘記,所以整個記錄了下來,如果還沒看過且想看的人可以略過。

像這種類似的手法其實電影裡並不常見,通常電影以玩弄敘事居多。倒是書籍的話比如John Irving的The World According to Garp中有書中書的出現,其他書籍的話則有不太一樣的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以潛意識跟現實人生的交錯編織而成。兩本書籍都有中譯本也都相當的有趣,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看。

坦白講,在看電影時,我怎麼也無法解釋為何Charles會離開年輕貌美的Ernestina而選擇有點怪異的Sarah,不過這當然應該是演員的關係,如果找個比較醜的Ernestina跟比較漂亮的Sarah,我想我應該就不會有任何的疑問。不過現實生活中,確實男人很容易被不同類型的女人所吸引,甚至已經到了極端的地步。在欣賞雙魚座女人無辜的同時,卻被雙子座的健談吸引;在品嚐天蠍座的神秘感時,卻又瞥見射手座的多情。不過這當然也可能是我個人的經驗啦~ 呵呵~ 畢竟我是一個很會看別人優點的天秤座啊!

一件對我來說有點重要的事。劇中有一幕出現了一個類似偵探的Mr. Grimm,這位長相有點奇特的先生本名為Alum Armstrong,演出過不少的影集跟電影。至於為什麼會印象深刻,主因為在1995年時,曾集結了許多的優秀演員演出了改編自雨果"悲慘世界"的音樂舞台劇,而當時這位Armstrong先生在劇裡表演那個貪婪但是搞笑的旅店老闆,也就是最後戰爭結束後的大贏家。他的逗趣演出當時就讓我倒帶三次,隔天跟再隔一天也又重複的看了他的橋段。非常非常的喜歡。By the way,這部音樂劇真的很棒喔! 主角的音質有點像張學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