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瓦力"(WALL·E)以後,發生了兩件小事情。

看完電影,我去樓下的米哥烘焙坊買麵包。看電影前的一大盤黃金蕃薯,居然只剩下寥寥數個,大概等下員工分了吃吃吧!簡單買了三四個麵包,回頭準備上電梯,角膜忽然映上一個剛毅、粗獷、堅固的線條,帶著帽子跟漂亮的女人從我面前走過。一時間,我無法想起這帶著原始氣味的男人是否某間我光顧過的餐館的老闆。想了一下,這不是林義傑嗎?!

話說林義傑我大概02或03年就注意到他,心裡總想著"這麼了不起的人居然在平面或電視媒體上籍籍無名,台灣的媒體到底在幹什麼啊?" 一直以來,我就不是一個會看運動比賽的人,只有桌球跟摔角轉到的時候會稍微看一下,上限大概是15分鐘。但就算是這樣的我,也知道跑步是最簡單自由也最孤獨的運動。穿上鞋或不穿鞋,熱身或不熱身,一腳離地往前踏,另一腳接續前腳的動作,跑步的行動就順暢開始,直到腿肌或是心臟或是肺部要你休息才告一段落,是人跟自我挑戰的最佳運動(尤其在戰爭或被黑道追殺的時候特別有用)。林義傑完成瘋狂的超級馬拉松已經很厲害,居然還是相當前面的名次,這根本是全民英雄嘛!(依照台灣電影翻譯的慣例,這應該是威爾史密斯主演) 終於這兩年林義傑的名字開始傳唱街頭巷尾,也順利把到天心的化妝師(林桑,Good Job的啦!)。 林先生,加油,好嗎?(不小心變成袁惟仁 XD)我會一直注意你的存在的。

感動了一下後,家還是要回的。走出威秀,往路對面餐館的我的機車前進,一陣咒詛或驚慌聲依序從外耳、中耳、內耳順利刺激我的聽覺細胞送進大腦告訴我一個訊息:That's gonna be hurt。果不其然,急促的煞車聲從一台偏離路中心的機車響起,眼見小貨車停靠路旁,男駕駛硬是拉倒了車任其在地上拖行,以防止機車撞上小貨車後可能衍生的重大災情。不幸的是,後座的女人穿著短裙。

女人坐在路邊愣了幾秒,腿上的鮮血不停提醒著她剛才的危機。男人脫下安全帽過來,女人想起了男人,抱著他痛哭。很痛很痛,眼淚撲簌簌的掉。機車毀了1/3,男人的褲子磨破,女人的腿大概要一個月才能不見傷(記得抹除疤膏)。男人,欠女人一個很大很大的擁抱跟安撫。

希望一切安好。

看完電影的幾天後,我開始陷入鍋貼狂潮,每天被大浪拍擊的提醒要吃鍋貼喝酸辣湯。吃了兩次後,鍋貼全面漲價,我的熱誠也開始消退。不過故事,不是從這裡開始的。

十多年前,我還在唸國中的時候,放學會經過兩家鍋貼店。一家就在學校旁邊,賣著好吃的鐵板麵跟好吃的鍋貼,一份鐵板麵加三個鍋貼是幸福的小奢侈;沿著馬路走,到了三水街市場右轉走上小舖築成的道路,再過一個馬路,老松國小旁有著另外一間鍋貼店。老板是個老老的外省人,賣著鍋貼跟愛玉冰。鍋貼一包五個十元,愛玉冰好像也是十元。當時的錢都繳給了超任遊戲盜版商,哪來的閒錢?沒關係,我們還有老闆煎壞的鍋貼,皮肉分開顏色暗褐賣相較差的那種,一包大概十個,也是十元。常常買了一包沾上鹹死人不償命的醬油呼嚕呼嚕就吃將起來,配上沒什麼味道的愛玉冰就度過一餐。有時候,去的時候沒有煎壞的鍋貼,老闆心疼我們過著苦行僧的日子,也會把一些好的鍋貼弄壞放進袋子裡用一樣的售價賣給我們。心裡存著小小的感激之心,邊吃邊想著幾天後會上市的新遊戲,炎熱的夏天也就這樣過了。

老闆現在應該也在某個地上或天上的地方賣著鍋貼吧!老闆啊!鍋貼不要煎太久,水不要放太少,焦掉小朋友吃了會拉肚子喔!還有,愛玉冰的糖記得加多一點啊!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