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故宮少說也來了有五次,每次都是看完展覽後就草草走人,從小到大沒變過。難得自己來,慢下腳步四處晃挺愜意。

票根交給坐在入口旁木椅上百無聊賴的看門小姐(我一開始以為她跟我一樣是遊客,直到她喊我我才會意過來)後順利入園。午後的陽光雖炙烈,身處被樹林包圍的陰涼木長廊,夏日的熱悶全然消散。





傾聽流水潺潺,林風陣陣拍打臉頰,手裡的瓶裝茶都甘甜了起來。

這種再也不介意光陰的重要性,只是單純享受這一刻的喜悅,餵食鯉魚的老人一定很懂。





凝視鯉魚半餉,我的靈魂化為老龜,緩緩起身,慢慢前行。







順著鶴的目光往上看,只見陽光穿透葉縫下射,邊緣處一片白茫。





鶴會鴨鵝。



不怕生,很快游近。





不給糖,就瞪你。

目光掃到有趣的畫面,不過因為我喜歡鬼祟,所以先假裝拍桌子。



然後才是重點。







我不知道她們在cosplay什麼,但可以想見拍照者應該花了不少摳摳。

離開。



岩縫底的陰涼衝出一草生命。

有點累,經過涼亭本想休息,但被女老師帶著幾個學生佔據。





但覺沙塵僕僕,原來是女孩兒不停用腳把沙撥進空蕩蕩的排水溝裡。

循著小徑繞了個圈,找到一條通往涼亭二樓的路。







喇叭流瀉出的琴聲振動了周遭的空氣,抖掉我腦海中的不寧。吐了好長一口氣,我看了看遠景。







風雨欲來,涼亭裡的空氣卻不見該有的窒悶,反倒淌著一室涼。我以背包當枕,在無人的涼亭躺了下來,很快就沉沉睡去。

兩個男人的聊天聲把我從夢境拉回,整了整衣服揹起背包,我步下階梯。

進入另一個涼亭。





涼亭旁有著雕像,題名為「王羲之書換籠鵝造像」。因為我不知道這典故,所以上網查了一下,大致是這樣的故事:



王羲之愛鵝成癖,傳說是因為他喜歡觀察鵝游水時鵝掌的動作,從中學習,以提高自己的書法用腕技巧。

山陰的一名道士,希望王羲之能為他抄寫一部《黃庭經》,但是又不敢貿然提出。他獲悉王羲之愛鵝,於是精心飼養了一群白鵝,與之相贈,並提出寫經的請求,王羲之果然答應了他,工工整整地抄寫了一部《黃庭經》送給他。後來這部《黃庭經》被稱作右軍正書第二,又被稱作《換鵝帖》。該帖的宋拓本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李白的詩「鏡湖流水漾清波,狂客歸舟逸興多。山陰道士如相見,應寫黃庭換白鵝。」(《送賀賓客歸越》)即是引用了這個典故。

(以上故事摘自維基百科)

但也流傳著另一個版本:

《晉書•王羲之傳》:山陰有一道士,養好鵝,羲之往觀焉,意甚悅,固求市之。道士云:‘為寫《道德經》,當舉羣相贈耳。’ 羲之 欣然寫畢,籠鵝而歸,甚以為樂。”後以“籠鵝”指王羲之以字換鵝事。 唐 李白 《王右軍》詩:“ 右軍本清真,瀟灑出風塵。 山陰過羽客,愛此好鵝賓。掃素寫《道經》,筆精妙入神。書罷籠鵝去,何曾別主人。

不管是哪則,王羲之所表現出的文人風範及暢快瀟灑都令人神往。



離開至善園,本想搭車又作罷。既已出門,不如走走晃晃,輕鬆慢活一下午,也不壞。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