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至善園,我沿著至善路直行,在一堵牆上邂逅了不會融化的小雪人。



一個入口,出現在我的前方。



往裡張望,說是公園總覺不夠開闊,倒給我種社區民眾一草一木合力蓋起的休憩歇腳處的錯覺。都市人努力鏟除自然,卻又一心重返自然。



往右手邊的路走,一朵蓮艷日下亭亭玉立。



溝水清澈,猶見小魚穿梭。



一雙黑翅橫過我眼前。





上一次見豆娘,是多久以前的事?回憶也許叛逃,溫柔觸感長存。

一道石梯往右上方長,踏上去,眼前的兩個涼亭建在柏油路旁,為這人工平板添了不少天然綠意。透過樹跟樹之間的空白往外看,就連聳立的電波塔都美了幾分;一旁的草地上躺顆大石,石上寫著



可日晷又告訴我們一個不同的故事。



時間,靜悄悄的被白兔偷走了。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介意。

走下石梯,我望著準備進入生命另一周期的滿池蓮葉。



有蓮,仍賣力向我展示它最後的驕傲。



大樹遮蔭,花朵有謝有開。對以月計算壽命的蝶而言,每一秒都是恩賜。







鐵鳥,也許在人類消失後仍會定點翱翔吧!



從另一條路轉回入口,我走進榕蔭曲徑,尋覓另一段悠閒。



很巧,在至善園裡才剛想起王維的「獨坐幽篁裏,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居然此景就活生生的躍現在我眼前。



只要不忘月,走到哪心中都會有寧靜。



無人使用的棋盤似乎有點落寞。觀棋不語是君子,但看到危險不提醒又難忍心中癢騷。開口得罪人,不開口得罪自己。但仔細看,對弈的兩人卻透出微笑。輸贏,有時候並不是那麼重要。

盛夏,枝頭的蓮霧令我口水大量分泌。渴。



走吧!前方會有水源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