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至德園又走了一小段,對面有家7-11但車流不息,我今天也不想賭命。走著走著,對面的建築風格怎麼越發古典;不,用古典並不貼切,偽裝比較適當:透過仿古壁紙蓋起內裡時髦,這啥地方?



原來是我從來沒進去過,暫時也沒考慮破例的中影文化城。

繼續前進,一間白色的建築吸引了我的目光。





門口杵著兩尊像。





從玻璃門縫透出的冷氣清涼,展場望進去一個人都沒有,寧靜深深吸引了我。推開玻璃門進去,一個小姐拿了簡介的硬紙卡給我,隨即退回櫃檯旁的房間。在畫作與我之間,再也沒有第三者的存在。

出生於河北的苗景昌畢業於內蒙古師範大學美術系,現任內蒙古科技大學美術學院系主任、副教授。他的油畫用色大膽,墨綠色黑夜、肉粉紫的地表頗具原創感;構圖除彰顯大漠蒼茫外也會加入個人奇想,本文第一張圖裡岩石上的化石透過麻雀先知似乎在跟綿羊訴說著一段早已被遺忘的故事,帶有濃濃的寓言風格。

〈鳥叫一兩聲〉也是一幅有趣的作品:畫布中間偏下方有一條細線,一隻鳥站在上頭臉朝右看,從左上方流下一抹白,大範圍到小一路來到跟細線的交會處才停止。除了上述所說的景色以外,畫布空無一物。這樣的空白令人放鬆,霎時天地只成一小方格,其他的萬物已不在重要。

〈鄉村的四季〉以逗趣的筆法畫出鄉村的四季:春耕、夏天養雞釣魚、秋收、冬賞鳥玩樂;〈四季的肖像之春〉把五顏六色的田畦映射在雲朵之上,就連水裡的花都盡責的百色齊綻、相映成趣。春天多麼綺麗,多麼賞心悅目。

電話響起,智凱找到了份好工作,約胖子跟我晚上一起吃頓飯,我悄聲應答,提議吃愛家,方便吃素的胖子大快朵頤。由於上次經驗不錯,智凱欣然同意。兩分鐘後電話又響,他說南京東路站那裡有一家,我抄下地址後結束電話。五分鐘不到電話第三度響起,智凱說善導寺站那的比較方便。約好晚上七點半,我結束了這通電話。

正看到一幅連作〈寫意花鳥〉,耳朵忽然聽到了一段對話,是一位雕刻家跟藝術代理商的對話,大意是雕刻家想找代理商幫忙賣作品,代理商說現在的市場狀況「適買不適賣」,供過於求招致價格下滑。「台灣的拍賣場呢?」雕刻家問,代理商說台灣拍賣市場不成熟,不過等過陣子大陸藝術品管制較鬆後應該就會好些。「我已經看透了,只要能換錢就好。」藝術家道出了大徹大悟後的真相。

看完紅色化石構成的十字架油畫後,我跟籠中鳥(在店門旁木雕上方)打過招呼,離開冷房的舒爽,回到人類世界。



延伸資料:
苗景昌傳記及部分作品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