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走出畫廊不久,迎面來了隻阿喵。





我蹲下,阿喵沒挨近,倒是用哀怨的眼神看著我。



『阿喵抱歉,叔叔身上沒吃的,自己都要渴死了。』彷彿聽見我的內心獨白,阿喵傲然起身,頭也不回再上路。

經過條「臨溪路」,旁邊真的有溪流。



一股湛涼上心頭。

前方路上,幾隻狗被豢養在一巨型屋舍中,『一定是軍事重地或藏有寶物或壞人的聚居所』,我這樣想。





結果是....



進入「至善公園」,兩個老伯在我猶豫著該跑還該走時從我旁邊聊著天走過,一派慢跑打扮。樹蔭遮出兩條涼爽跑道,村上春樹也會被吸引。





沿著近河的那條開始跑,背包裡的雨傘隨著我腳步起伏也在裡頭左右晃,發出悶著的喀啦聲。忽聞撲翅聲,一隻大白鳥從我右邊飛過,趕緊拿出相機紀錄下倩影。



沒人使用的羽球場讓俺手癢癢。



三度停步,似乎有個東西在樹叢裡蹦,野兔?



松鼠老弟發現被窺探,趕忙逃爬上樹。



原來老弟是下樹覓食啊~





不遠處,一池絲毫不清澈的綠水冒著泡映出白雲在人世的幻象。



倚著環至善湖的石扶手,我掏出PHS來看時間,『如果掉下去會怎麼樣呢?』,可能會從湖面浮起一個黑黑胖胖的雅買加女巫,用西班牙文問我掉的是iPod、是HTC Desire、還是老古董PHS?我會沉思五秒,清楚回答她

『沒差,都是泡水機』

她會露出可以反射陽光的白牙,把三支臭烘烘的手機都送給我。

離開小湖,經過松鼠的跳水台。



吳敬恆.....誰啊?



查了維基百科,原來台灣慣以其字「稚暉」稱之(如果你用新注音輸入,就會發現稚暉兩字居然是一個詞),那我就聽過了。撇除那些容易受非議的政治區塊,吳先生似乎是個挺搞笑的人,而且還創立粥會這種「聽起來就悠閒」的團體,讓我不禁肅然起敬。

路經涼亭。



老伯認真跑步,不像我偷懶散步。



樹下習舞,讓我想起〈談談情、跳跳舞〉裡役所廣司橋下獨舞一景。



『Shall we dance?』



激流聲讓我掉頭,天啊!怎有個阿伯在樹叢間尿尿,而且還那麼「大港」。稍微再走近一點,原來....





看到一長條運動器材本來想使用一下,但光是要找個能放包包的點就有困難,身上黏呼呼也不方便我繼續旅程。算了,繼續往橋下走去吧!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