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Iverson是一位語言學家,他的妻子Lexy Ransome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跌落自家蘋果樹身亡,卻留下了幾個謎題:刻意排列的書籍、地板上的牛排漬。這是意外?是自殺?是他殺?事件唯一的目擊者是他們養的一隻羅德西亞脊背犬(Rodesian Ridgeback)Lorelei,Paul能否成功的讓狗嘴吐人話呢?只有上帝知道。

(以下內容將涉及劇情洩漏,請注意)

翻開後,我沒有辦法做別的事情,一直要等看到完了這種感覺才褪去,我才能回去看我的電影打我的電動。這是一本寫的相當有趣的小說,採雙重時間敘事手法,主角Paul一邊訴說他自妻子死後開始進行的解謎過程,一邊又回憶兩人之間相處的過往,讓讀者能夠在逐步了解角色個性的情況下跟著Paul一起思考妻子的死亡之謎。小說中還出現了一個企圖藉由替狗進行手術以讓他們能夠如人般說話的團體,奇特的題材加上一些神秘的段落,讓這部帶點喪親哀傷的小說蒙上一層紫色的紗。

隨著故事的前進,我們會知道Paul是一個善良、單純、略帶頑固的人,雖愛太太卻也有著自己不容侵犯的堅持;太太Lexy比老公小八歲,年情、漂亮、激情卻也帶著宿命性的哀傷,工作是製作面具的她有著雙親不合所帶來的悲慘童年,曾經患有強制症,會拔下自己的頭髮排列整齊逐根檢視,似乎那是自己唯一能掌控的事。婚後的她擔心失去Paul,擔心那些未來的事。藝術家性格讓她容易衝動而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事,卻常為了愛情跟Paul低頭。看似主導的性格背後她卻極其脆弱,在自己心臟的後面藏著一個小小的,已有裂痕隨時可能碎裂的玻璃Lexy。懷孕並非其本意,但母性的本能跟Paul的期望讓她仍然抱著希望,然而就在情緒的又一次失控後,這個未來的母親知道自己不合適為人母,因此決定奪取自己的生命,並留下一串謎題給Paul。

我想讀者都會覺得奇怪的是,孩子不能打掉嗎?墮胎似乎是一個更好的結局,對夫妻倆人來說都是。而且,Paul並不知道Lexy已有身孕,就讓這未出生的孩子從未存在吧!

真的能夠這樣嗎?

邏輯上來說並非不可行,但考量到Lexy的個性,這就不成一個選擇了。從製作死亡面具的選擇來看(撇除商業因素不談),Lexy並不恐懼死亡,更認為生者可透過她製作的面具去緬懷死者。於是,亡者成為另一種實質、紙漿化的存在。Lexy對死亡的好奇在嘉年華會達到了最高峰,與藍瑪麗的會面讓她堅固了自己的信念,但後續的失望卻徹底的摧毀了她的虔誠。

Lexy是個悲劇性的角色,因其對事物感受的能力而選擇了製造面具為本業。她認清了自己的衝動可能遲早害死自己的孩子,卻又認為墮胎對一直想要孩子的 Paul是一種背叛。在那個平靜的午後,也許她抬頭看到了自己的面具,看到了唯一的答案。失去雙眼的蛇髮女妖爬上蘋果樹,藉由自殺結束了自己人類的一生。

Lorelei可憐的過往使她成了這部小說裡的良知。她有苦難言,更罪惡於自己一時貪念而沒能拯救主人。故事最後她被取走了咽喉,奪走了聲音,也象徵著一種對己身的責罰。而也透過這樣的一個事件,Paul,小說的敘事者、解謎者、理智者才體認到謎底並不比Lorelei的命來的重要。死者已矣,狗不能言,面對每天陽光照射在廚房映出的I LOVE YOU走下去才是他應該繼續的任務。

以處女作來說,這部小說有著魔幻的吸引力;過程雖說不上刺激,但吸眼的能力不容小覷,看完後的感受亦能存在胸中許久(我看完達文西密碼隔天就忘了一半劇情,更別說什麼感動)。"巴別塔之犬"確實是雨天裡咖啡的好伴侶。另外,小說正在改拍成電影喔!


相關聯結

羅德西亞脊背犬長什麼樣?
坦林是誰?
坦林相關神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