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鬼屋探險中,普通的小學五年級生三谷亘巧遇了隔壁班的芦川美鶴,也看到了那扇開在空中的奇妙大門。不久後,亘救了被六年級欺負的美鶴,親眼看到了他不可思議的魔法。從美鶴口中,他知道那是一扇通往幻境(Vision)的門,進去後可以實現一個願望。講到這,美鶴的眼神中流露出孤單與痛苦。回到了家,亘目睹了開瓦斯自殺的母親倒臥在地板上。將她送往醫院後,他決定要改變父親婚外情的事實。

進了那扇白色的大門,映在眼前的是長長怪異的通道。往下不停的滑,耳畔聽到旁邊的奇妙生物說著"回去的路是青蛙的路"(在日文中回去跟青蛙的發音是一樣的)。落地後,幾尊巨大的神像問亘他希望得到什麼樣的能力:勇氣、智慧、精力、快樂。(以我多年對RPG的認識,應該是選擇職業吧!勇氣可能是戰士、智慧應該是魔法師、精力...嗯...格鬥家?、快樂當然就是小丑,可以讓敵人跳舞或什麼的)亘不知道怎麼選,只好說"全部都給我吧!"接著就被神像追殺,直到他藉由青蛙的嘴巴逃出,總計時間為4分55秒。負責審查旅行者的老頭邊嘟囔著"上次那個才50秒啊",邊用法術變出了最初級的見習勇者裝備讓亘穿上,告訴他必須收集五顆寶珠鑲在劍上才能許願,也給了他第一顆寶珠。

從空中莫名的落地後,亘被一群的螺絲狼(應該沒聽錯,不至於是洋蔥狼吧...那是一種頭部會像花瓣一樣往四個方向裂開咬人的生物)追殺,幸而被路過的商人,水族的基基瑪(第一個基的音調要比第二個高)所救。蜥蜴一族盛傳著只要遇到旅行者就能夠有絕佳的運氣,這讓基基瑪非常的開心。基基瑪請吃飯,中途因為蜥蜴人吃完了所以先去辦事,亘就在此時看到了美鶴走過。礙於老闆娘的淫威下,亘吃完了才敢出店門。在路的盡頭處亘進了間馬戲團帳棚,看到了貓女精湛的空中飛人演出。看畢,四處找美鶴的亘碰巧遭遇到來偷小火龍的盜賊。小偷們把此事嫁禍給了亘,害他被抓進監牢。神奇的聲音在耳邊說話,要亘去廢棄的教會繼續冒險。

隔天,警衛隊將亘放了出來,原來小火龍在他被囚禁的晚上仍舊被偷走了,可見真兇另有其人。亘決定幫忙緝凶,巧合的是,壞人的巢穴正是廢棄的教會。嚮導、蜥蜴人、亘三人從水路潛進了教會,不但遇到了盜賊跟貓女(原來她是想見到爸爸才出賣亘),更遇到了水中的大怪鰻(蛇?蟲?)。舉足了勇氣,亘將勇者之劍插入了怪物的眼睛,順利的得到了第二顆寶珠。

事畢,找尋父親的貓女加入了他們的旅程(同伴加入應該有配樂才對),亘也從警衛隊長的手中得到了象徵著高地人(Highlander,我想到的是 there can be only one的John McCloud)的腕輪。來到了水之都,亘跟同伴走散了。此時出現了一個自稱該地統治者的老頭,從他口中亘得知美鶴放火燒了森林,燒死了很多居民,只為了找尋寶珠。不安、擔心,亘來到了統治者所說的醫院找美鶴,卻發現父親居然出現,抱怨著自己從來沒有過過想要的人生。幻象忽然被另一股更強的力量打破,美鶴出現,順便幹掉了眼前的三流魔法師。為什麼?為什麼?亘問美鶴。你不懂的,美鶴透過傳送術前往帝國找最後一顆寶珠。

逃出了建築後,亘回頭營救被抓的同伴蜥蜴跟貓。誤打誤撞的掉入了地底,終於知道原來原先自稱為水都統治者的老頭真實身分是第國軍的士兵,即將率領大軍統治周邊國家。在趕到的警衛隊長幫助下,亘順利打敗老頭,得到另外一顆寶珠。

透過火龍爸的幫忙(把小火龍的角拿來吹),一群人來到了帝國,眼前只看到美鶴召喚的大怪物正在摧毀著國政廳。闖進了室內,美鶴把公主用重力術釘在地上,正準備打破黑暗寶珠的結界。趕到了美鶴的身旁,亘看到了他悲慘的過去:美鶴的母親偷情,父親將客兄連同妻子殺掉,帶著女兒綾自殺。原來,美鶴一直都想讓妹妹復活。想起了悲慘的過去,美鶴將自己鎖在厚厚的冰柱內,拿到了黑暗寶珠,同時也釋放了原本藉由寶珠鎮守的黑暗一族。

終於得到自由的魔怪們肆意破壞,高地人們英勇抗戰;亘則在得到公主的寶珠後,踏上了命運之塔追尋美鶴的足跡。終於到了塔頂,等在眼前的卻是另一個黑色自己。戰的難分難解,神秘的聲音卻要他別傷害對手,因為其實那就是脆弱的自己。承認了自己的懦弱,黑暗的自己在亘的擁抱下消失了。另一方面,美鶴打贏了黑色的自身,將對手封在冰內,把法杖插入他的胸口。同一瞬間,美鶴的法杖也從自己的背後刺出,杖上的寶珠除了黑色的之外也都成了碎片。終於,亘得到了最後的暗之寶珠。

臨死前,美鶴恭賀亘的勝利,也期許他能實現自己的願望。此時,神秘聲音的主人終於出現,是一個漂亮的少女。少女批評命運女神的殘酷,要亘許願讓命運女神死亡,並成為幻境的神。透過種種的冒險,亘早已認清不能夠利用別人來實現自己的願望。少女聽聞後震怒,化為一隻大青蛙將亘吞了下去。已經得到神力的亘破肚而出,醒時發現躺在命運女神的大手中。女神遵照傳統,賜給亘一個願望。不加思索,亘只希望女神滅除魔族。女神說,你確定嗎?亘回答,我終於了解,命運是一體兩面的,幸福的背後就是不幸,我接受自己的命運。

一陣微風吹拂了幻境,所有的魔怪都變成一片片的櫻花瓣,和平重新降臨。回到了現實生活,亘成了一個孝順的孩子,跟母親相依為命。一天進了校園後,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出現在眼前,亘想起了什麼。不遠鞋櫃處,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喊著亘旁邊的小女孩"綾"....

===================================================================

改編字很會寫故事的宮部美雪的同名小說,男主角的配音員為松隆子。看完電影後,我驚訝的發現居然有另外兩個意料之外的人參與配音:寵物當家的女主持人柴田理惠是他們吃飯時餐館的廚娘、我個人頗欣賞的怪奇推理小說家京極夏彥(我真的嚇一跳)則是警衛隊長旁邊的獸人。這兩個人怎麼會來配音呢?是因為同電視台的關係嗎?謎。

電影本身其實還不錯,畫的也漂亮,2D搭上3D的動畫效果呈現出的世界很華麗,只是難免會感覺兩種好像有一點點嵌不起來的感覺,一點點。劇情很有趣,雖然沒有宮崎駿那種龐大的世界觀跟史詩般的效果,以動畫電影來講仍然算是中上水平的作品。可惜的是,也許原著小說故事真的太長,電影的部分總覺得有些地方好像用跳的帶過,完整性差了些。不過沒辦法,改編長篇小說都是要有點犧牲的。講到這裡,又想起"蓋普眼中的世界"改的真是糟糕,不過這是題外話啦!

在最後做資料查詢的時候,偶然發現鬼太郎居然有改編成電影。雖然覺得應該會變得很難看吧!不過還是想瞧瞧。不過,鬼太郎的長相未免差太多了吧...

(07.08.11)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