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戀人由女孩子開著車來到了野外,四下無人,女孩說著有點熱,男孩覺得褲檔怪怪的。眼見劇情即將進入精彩之際,一台車逼近、離去、再逼近,殺了兩人。

Robert在一家報紙擔任漫畫家的職務,平日消遣則是解謎。這天,一封怪異的信寄到了編輯室,明白的表示自己就是殺了男女的兇手,還清楚的說明了兩人中彈的位置。隨信附上一封由怪異的密碼編織成的文章,並要求報社刊登在報紙上,否則他將再次殺人。

決議後,報社刊登了新聞,一對歷史系夫婦解開了謎。內容大概就是闡述一些犯案的深沉動機(賢哥在現場一定會說那狗皮倒灶),總之屁了一些話就對了。不久後,一對夫妻在湖邊被殺害,同樣的人又來信坦承,更給了自己一個名字,Zodiac(黃道帶)。

殺人事件接二連三的發生,從最初的男女,到年輕夫妻,到計程車司機,他甚至威脅要攻擊小學校車,讓全美國陷入恐懼的混亂中。不久,他要求與某個電視台的名主持人(想像鄭弘儀就差不多)當著全國觀眾談話。電話進線,男子抱怨自己殺人第一組人後有不停的頭痛,期間並夾雜著尖叫。主持人安撫他,希望能與他秘密相見,也約好了地點。當日,數百名警力加巡邏車加直升機加主持人浩浩蕩蕩的前去,人沒來。

Zodiac越發在報章雜誌上活躍著,負責此事的報社資深記者Paul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兇手的行為模式看似不停變化沒有共通點,實則是他承認了一些不是自己犯下的案模糊警方的判斷,才會讓情況進入膠著。藉由祕密證人的資料,Paul在電視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鎖定了一個名為Arthur的前海軍人員。探長David看到新聞,驚覺自己被擺了一道,讓記者的辦案進度超前警方。話雖如此,該做的還是得做。他們偵訊了Arthur,發現他帶著Zodiac牌的錶(來自瑞士),講話顛三倒四,甚至自打嘴巴。稍後不久,他們更發現Arthur是兩撇子,左右手均可寫字。David覺得找到了自己的兇手,積極的申請搜索令。終於,憑藉著各種小手段,熱騰騰的搜索令下來了。衝進嫌犯的貨櫃小屋,他們找到了不少槍枝,卻沒有能證明兇手是其人的直接證據。

一夜之間,Zodiac忽然消失了。四年的時間,人們忘了這個名字。但一個人例外。

結了婚的Robert有了孩子,Zodiac卻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疑惑。為了撫平多年來的困惑,他來到窮途潦倒的Paul家希望得到一點消息。失望的,Paul已經不想再回想起那件令他被革職的事(雖然是Paul主動提的)。Robert不灰心,去拜訪了探長David。事過境也遷,但探長從未忘記這個人。也許只是一時興起,也許只是被眼前的人感動。他提供Robert一些專家的電話,包含了當年的指紋鑑定官。循著絲絲線索,他從時間點歸納出兇手應該是Arthur,但並沒有實際的證據。與此同時,他家中的電話開始在深夜響起.....

=================================================================================

該說是有結局呢? 還是說是懸案? 這就讓看官自行判斷了。改編自同名小說,當然作者就是Robert啦! 所以本書也可以說是他的親身經歷,所以劇情頗具真實度,整體的架構也還不錯。不過看這電影的人我想有可能會有一種感覺:怎麼主角好像後半段才出場呢?前半段似乎在交代前情似的。我沒看過原著,不過我相信這應該是書中所用的手法。雖然整體來說犧牲了些張力,結構比較不緊湊,但故事本身還是挺精彩的,值得瞧瞧。

(07.07.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