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裸身在一個浴缸中醒來,渾身溼透。看著鏡子,他發現自己的額頭有著丁點的血跡,遠方地上則躺著一隻造型怪異的針頭,有著金屬的翅膀。穿上角落椅子上的衣服走出房間,他意外打翻一盆金魚缸,便赤腳將金魚放回浴缸。不記得任何事情,男人找到了一只箱子,裡面的衣服是自己的尺寸,還有一張寫著貝殼海岸(Shell Beach)的明信片。蔚藍的海岸浮現在腦海,房間的電話響起。電話那頭的人自稱是醫生,他說因為實驗失敗的關係,男人失去記憶,但他可以幫他,並要男人小心,有人將要去捉拿他,要他快逃。不由自主退後了幾步,男人看到床邊躺著一具身上畫著螺旋圖案傷口的女人屍體。逃出房間走下樓梯,蒼白的三名黑衣男子正出電梯門。

12點一過,旅館的夥計叫了男人。「Murdoch先生,你將皮包遺忘在自動餐廳了」,並順口催繳過期10分鐘的房租。看了名簿,上面寫著「J. Murdoch」。Murdoch走出旅館後,夥計囉囉嗦嗦的走進了Murdoch的房間,被四個黑衣人撞見。其中一人架起夥計的脖子,另一人質問他 Murdoch的去處,夥計回答離開五分鐘後,問話的人說了「現在,睡吧」(Sleep now),夥計昏死過去。

餐館的歌唱名伶Emma收到一張名片,一位自稱為其丈夫的醫生Schreber留言找她。來到Schreber的診所,Emma得知自己的丈夫患了失憶症。她坦承自己的不忠讓丈夫離開,至今已經三週。醫生要Emma一有消息就要連絡他。

怎麼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Murdoch來到餐館拿自己的皮包,對方卻將皮包放在投幣式的玻璃櫥窗中。兩名警察走進,心虛的Murdoch相當緊張。集中精神注視後,玻璃櫃忽然打開,Murdoch順利拿到自己的皮包,卻在門口被兩名找碴的警察攔住,幸得一位漂亮的妓女相救而離開。

警方來到犯罪現場進行調查,帶頭的是探長Frank Bumstead。殺害六名女人的連續殺人犯,探長無法理解這樣的冷血男人為何會救金魚的命。發狂的前同事Walenski衝進犯罪現場,大喊著「我們被監視了!我們無路可逃!」後被帶走。回到警局,探長來到Walenski的辦公室,卻不懂這位多年好友為何會忽然發狂。指紋採證結果出爐,兇嫌的螺旋指紋卻讓Bumstead無法理解。Emma前來找探長,希望藉此得到丈夫的下落,卻意外知悉丈夫居然成了殺人嫌犯。結婚四年,Emma相信自己的老公。



妓女帶著Murdoch回到自己的家後開始換起衣服,Murdoch也在此時看到自己的證件上寫著「John Murdoch」。餘光似乎看到了什麼,Murdoch看到一個小女孩,沒多想後便隨即離開。來到一個比基尼女郎的手會擺動的廣告看板「貝殼海灘」底下,Murdoch闖入了向上的樓梯試圖更靠近這個在高處的看板。在看到自己口袋中的關於自己的犯罪新聞後,Murdoch跌坐在地,遠方卻出現四個黑衣男。其中一人跟之前一樣想讓Murdoch沉睡,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對眼前的男人沒有發生作用。該名黑衣男不久後踩到腐朽的木板往下掉,另兩名男人上前。 Murdoch利用自己的力量製造了另外一個裂縫先擊退一人,另外的男人則驚訝的說「他能調整(tune)!」之前下掉的男人飛了起來用小刀從後面攻擊 Murdoch,讓他掉進木板裂縫中。利用繩索控制看板女郎上下晃動的手,Murdoch成功殺死了其中一位黑衣男。一隻藍色的怪蟲從他大腦的圓形傷口中竄出後死亡,而其所造成的聲音則讓另外幾個黑衣男無法動彈。Murdoch趕緊趁隙離開。

深深的地底下,一群光頭正穿著高領衣服討論著有著調整能力的Murdoch及他所殺死的Mr. Quick,並同時質疑為何醫生未報告此事。身為首領的Mr. Book指派了幾名人選進行巡邏,誓言抓到此人。

探長開車送Emma回家,Emma進房後發現Murdoch等著他,也意識到了醫生所說的記憶喪失。她跟丈夫坦承自己的外遇破壞了兩人之間的關係,並告訴他醫生正在找他。Murdoch告訴Emma自己曾跟一名妓女在一起,但他什麼都沒有做。Emma相信他。Murdoch透過窗戶看到探長趕緊奪門而出,探長卻已經在外面等著他。被槍指著,Murdoch說自己被一群人追殺,探長並不相信。Emma利用身體撞開了探長,Murdoch跳下樓梯開始往下逃。兩人在螺旋樓梯間追逐,底部等著Murdoch的卻只是空無一物的儲藏室。利用調整的力量,Murdoch在牆上製造出一扇門後離開,探長進來時門已經消失。



探長循線拜訪了醫生,但醫生並未給他任何答案。離開探長後,醫生來到一個游泳池,Murdoch也悄悄的隱藏在暗處,注視著醫生正在跟之前試圖讓他沉睡的 Mr. Hand正在進行對話。Mr. Hand質疑醫生為何沒進行報告,醫生則說自己因為Murdoch中止了注射記憶的程序而讓他大吃一驚,而且Murdoch的動作對行動不便的他來說太快了。Mr. Hand告訴醫生Murdoch能夠調整,並在交代醫生不要幫Murdoch注射新的記憶後便離去,離開前還順便更改了離開池子的樓梯位置讓缺乏運動的醫生「運動」一下。

探長前來拜訪Walenski並詢問同伴為何會忽然這樣。Walenski則回答自己走遍城市的每個角落,卻發現大家都無路可逃,更告訴探長他不認識任何人,記憶中所有的細節都模糊不清,他的過去猶如一場記不起的惡夢。謀殺案根本不存在,今天的他不會是明天的他,所有的事情都是不過是一個玩笑。

Murdoch跟蹤醫生到了黑衣人的秘密入口,門卻在醫生進入後消失。醫生在實驗室裡將人的記憶進行混合,Mr. Book前來質詢醫生為何Murdoch沒有在他們調整時跟其他人一樣陷入沉睡,醫生回答Murdoch也許因為適應的關係而產生了進化,而這樣的怪胎有可能就是他們尋找人類靈魂的最終答案。Mr. Book對Murdoch的能力並不擔心,人類需要經過好幾個世代才能活用這種能力。指針指向12,調整的時間已到。所有的黑衣人聚集在大時鐘底下,城市裡的人同時陷入沉睡,所有的建築開始出現或消失。昨日被開除的男人跟囉嗦的太太被注入了新的記憶,男人有了開除別人的權力,女人則成為有錢的太太。



Murdoch見識到了環境的異變,停下醫生要他解釋。醫生的吱唔讓Murdoch生氣,下意識使出了調整的能力震飛醫生。醫生大喜,要Murdoch協助他奪回這座城市,他能讓Murdoch運用自如此能力。黑衣人從一扇忽然出現的門中逐漸走出,Murdoch趕緊逃離。

由於Murdoch力量過於強大而影響了黑衣人們的調整,Mr. Book決定聽從Mr. Hand的建議,在Mr. Hand腦中注入John Murdoch的記憶藉此追蹤他。此時的Murdoch則在貝殼海灘名片上找到了叔叔的名字Karl Harris,跟之前住的旅館上的縮寫K.H.一致,決定去拜訪此人。Mr. Hand找到了救了Murdoch的妓女May,在確定得不到任何資料後殺手的記憶讓他決定延續殺人的作業。

Murdoch在火車上找到了Shell Beach的地標,卻怎麼也找不到前往那裡的火車。在最後的月台上,Murdoch看著直達車(Express)一輛一輛從他眼前飛逝,沒有搭上的可能。 Walenski也出現在此地。Walenski知道黑衣人在追蹤Murdoch,並告訴Murdoch這些黑衣人會讓人們睡著,並在之後對調這些人的記憶。而久久會有一次某人在注射時忽然醒來,而這些人就會陷入記憶混亂的迷途。他說自己終於找到了出路。火車喇叭聲響起,Walenski縱身一跳躍下鐵軌。



Emma來到河邊看著靜止的河水,Mr. Hand則出現在她旁邊。由於佔據了Murdoch的記憶,Mr. Hand可以溫柔的用丈夫的記憶來跟Emma對談,並暗示她外星人已經侵占了人類的記憶,所有的過往不過是虛幻。在確認Emma不知道Murdoch的去處後,Mr. Hand紳士的離去。

Murdoch來到叔叔Karl居住的戲院打破窗戶闖入,受到叔叔熱烈的歡迎。同時間,Emma則來到妓女的住所並發現May的屍體。探長跟蹤Emma來到此地,Emma隨後發現了躲在床底下的May之女,探長也看到了她所畫下的兇手畫像:三個黑衣男人。

回到Murdoch,叔叔打了電話通知Emma Murdoch人在戲院,探長帶著Emma趕去。12點再次降臨,唯一醒著的Murdoch注意到了黑衣人的來訪。逃上屋頂,他在高低不停變換的大樓間跳躍,卻在某棟大樓的屋頂遇到了Mr. Hand。Murdoch擊倒了Mr. Hand,並知道了外星人企圖了解人之所以為人的目的。Mr. Hand反擊,兩人分別滾下大樓的兩端。抓住逃生梯的邊鐵架,三個黑衣人看著Murdoch。看著迫近的大樓,Murdoch打破窗戶逃進建築,打開一扇門後卻意外發現門外空無一物。黑衣小孩帶著微笑追到,變態的他利用牙齒啃咬快墜下的Murdoch,往上移動的煙囪救了Murdoch一命。

離開建築後,Murdoch發現自己被黑衣人包圍,開車趕到的探長迅速將其載走。回到警局,探長質詢Murdoch為何所有的一切都是無意義的混亂,Murdoch則反問探長知不知道怎麼去貝殼海灘?有多久沒看過太陽?探長找不到答案,看著窗外思考。Murdoch又問了一個問題:他將一本繪本升起,要探長給他一個解釋。



Emma來探望坐牢的Murdoch,她深信無論兩人之間的記憶是否為真,愛情是不會騙人的。Murdoch利用調整的力量震破了兩人間的玻璃,親吻了Emma後被警衛帶走。

手下的警察來告訴探長Walenski的死訊,探長若有所思的離開了辦公室。黑衣男殺到警局讓大家沉睡,探長則釋放了Murdoch倆人一起逃走。看到空盪的牢房,Mr. Hand殺了局長。

Murdoch來找醫生,醫生拿出槍威脅Murdoch注射他所帶的針筒,探長則從後面用槍迫使醫生丟掉了槍,Murdoch則將針筒放在大衣中保管。倆人強迫醫生跟著他們一起去貝殼海灘,所有的答案似乎都在那裡。醫生跟兩人上了船,告訴他們Murdoch是外星人的一次對殺人兇手記憶的實驗。如果人被注射連環殺人兇手的記憶,他是否會成為一名殺人魔?人的個性是因為記憶的總和還是有其他的來源?即將滅亡的外星人想藉此研究人類的靈魂,他們認為這樣的差異性也許能夠拯救他們的民族免於絕滅。擁有群體思考模式的外星人利用巨大的時鐘集中他們調整的能力,藉此控制一切。他們討厭陽光,討厭水,因此城市永久的陷入黑暗中。而當醫生準備跟平常一樣幫Murdoch注射記憶時,Murdoch的調整能力卻震飛了醫生的針筒,也讓醫生有了反抗的希望

來到河流的尾端,他們走進一個入口,最深處有著一面貼著貝殼海灘的牆。Murdoch跟探長利用旁邊的工具打破了牆,無垠的宇宙在他們眼前出現,城市沒有起點,沒有終點。外星人追兵來到,探長跟其中一人一起掉入宇宙同歸於盡。Mr. Hand利用Anna脅迫Murdoch放棄抵抗,陷入沉睡。



醒來後的Murdoch在外星人地下基地中,Mr. Book命令醫生注射集體記憶到Murdoch身上,想藉由這樣的方式得到人類獨一無二的靈魂。趁著眾外星人看著即將永久關閉的大時鐘,醫生拿出了 Murdock大衣裡的針筒為Murdoch注射。Murdoch腦海的回憶終於完整,而且隨著伴著醫生。醫生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不斷訓練他使用調整的能力,而當Mr. Book發現異狀時Murdoch已經完全的掌握了調整的真正力量。Murdoch跟Mr. Book的心靈對決讓天空出現了裂縫,絕大部分的外星人都因此而被吸入宇宙。兩人飛到空中,Mr. Book抽出小刀射擊Murdoch,Murdoch不但停止了小刀的動作更讓它回擊Mr. Book,並升起了水塔讓Mr. Book撞擊水塔後因其中的水而死亡。

消滅外星人後,Murdoch成了創世之神。在醫生的建議下,Murdoch利用時鐘的力量改變了城市,帶來了水跟陽光。然而Emma卻已經被外星人注射了新的記憶,成了Anna,隨之Murdoch已經不在她的記憶中。

離開售票亭,Anna搭著車離開。Murdoch往貝殼海灘走去,在黝黑的通道中遇到了Mr. Hand。Mr. Hand詢問Murdoch為何他們找不到靈魂,Murdoch則回答他們找錯了地方。耀眼的陽光下,Anna靜靜的欣賞著眼前海邊的美景,Murdoch緩緩的從後面靠近,詢問她貝殼海灘怎麼走。指引了方向後,Anna轉身要走,但想想後又回頭詢問眼前的男子。

「我正要過去,你要一起來嗎?」

===============================================================



10年前我在花蓮跟朋友畫家一起去看了這部電影,我們兩人都非常喜歡,畫家還在幾個月後來買了VCD收藏。隨著時間的過去,大部分的劇情我都已經忘記,但那種黑暗,那種震撼的感覺卻微微的留在心中不去,十分奇妙。



《極光追殺令》是一部十分了不起的黑色系科幻電影,影片主題在探討人類的靈魂跟記憶。人類是否因為記憶而擁有獨特的個性,甚或是否因此而擁有肉眼不可視的靈魂?強烈的寓言性充斥影片之中,讓人在驚訝於奇特的世界觀跟人物設定的同時也會跟著一起思考這樣的哲學性問題。影片的最後當然暗示著老答案:靈魂存在心中,而非在物質性的腦袋。John Murdoch用他的行動說明了一切。



如同《楚門的世界》裡面的人物名稱一般,John跟Murdoch兩字有其命名學問在裡頭。John是一個通俗的名字,暗示著一般人,表示主角跟你我一般的凡人體質。其次John也有著嫖妓者的意義存在,這在妓女May跟主角說「每個人都說他叫John」時有極明顯的提示在裡頭。在少數俚語中,John也可以是指男人的那話兒,有的男人會對著自己的褲檔叫Big John,不過這第三個意義只是我自己想想,跟電影沒什麼直接關係;Murdoch,這個單詞有著水的涵義在裡面,跟片中曾出現一次的單字人魚(Mermaid)一樣。由於外星人怕水,所以Murdoch便成了他們的天敵。因此John Murdoch兩字合起來,便有著「帶有變革(水對外星人的殺傷力一般)的平凡人」的意義在,象徵著主角的救世(人類)與滅世(外星人)的雙重身份。


Jennifer Connelly

外星人的名字們也是很有趣的。他們叫作stranger,很簡單的一個字,國中就應該背過的陌生人。他們每個人都用一個單字來命名,象徵著外星人的無創造性跟他們的集團意識型態。不同於人類的個別競爭生活,外星人之所以強大乃因為其分享共同的經驗跟想法,這樣的作法讓他們團結,並創造出足以改變物質的力量。然而擁有這種能力的外星人卻又因為這樣的一致性而喪失了個體的自我,終至其必須仰賴人類靈魂而得到救贖,相當諷刺。潛藏在其外星人外表底下,導演同時也想指出共產主義跟資本主義間的差異,並預言共產主義的末途。此舉多少也反映出導演的右傾思考。



影片的世界如其片名《黑暗城市》(原名Dark City直譯),黑暗的城市,黑暗的記憶,黑色衣服的外星人。城市的色調從頭到尾不管何時總是漆黑一片,生活於其中的人們看似有意義其實過著不存在的生活。嚴格說起來所有的人都沒有名字,所有的人不過是牧場中嚼著草羊一般被操控的生活著。人被外星人畜牧,看似高傲的外表其實本質卻空無一物,居住在一個沒有出口沒有入口的城市中,環境跟身心都佈滿陰影。直到最後Murdoch帶來陽光、水、沙灘,世界才終於有了光明,而生活於其中的人呢?抱著現有的模糊記憶活下去吧!幸好記憶終於開始可以被創造。好或壞,這些人總算是開始了自己的人生,不會被竊取的人生。對旁觀者的我們來說,這是一種天大的幸福。



導跟演的部份。導演為Alex Proyas,在這部電影前導了李小龍之子李國豪的最後電影《龍族戰神》,在這部電影之後則導了《機械公敵》,某種意義上來說都帶有尋找生命意義的電影。在他的執導下,除了影片本身有著高質量及富有視覺衝擊外(可惜少了點動感),演員們的表現也都讓人想鼓掌。主角的Rufus Sewell沙啞的嗓音跟迷惘的神情表現不俗、William Hurt的硬漢探長決定幫忙Murdoch尋找答案的選擇讓人佩服、Kiefer Sutherland的聲音透露出他的弱小跟緊張,是我看過他的最棒演出、Jennifer Connelly的Emma戲份不多歌喉普通卻魅力四射(沒辦法誰叫我是男人呢)、Richard O'Brien的病態Mr. Hand太棒了,根本是最佳毒品代言人。



過了十年,我對結局仍然有著一定的印象,觀影時便沒有當時那種衝擊性的感動。但就如同所有的好電影一般,即使故事已經被說盡,即使結局已經被預料,即使片中仍有著幾綹殘缺,某種實質性的觸動還是會挑動心裡的弦,就像很多御宅族去到同人會場大喊「萌え!」一樣的感動。看完電影後,我終於了解自己當年為何會在這之後的幾年間不停懷疑自己模糊的記憶到底是不是被植入,過往的一切是否為真實。對一般人來說,記憶不見得總是美好,也許太多的醜陋讓人想起便生氣或落淚。但總有那一些東西是我們不願意放棄的,那些最後的光明,那些最後飛出來的希望。也許是初吻,也許是一句誇獎,也許是一個默契的眼神,也許只是海邊的一陣風。不管怎麼說,記憶本身所帶來的美好與醜陋雖然影響了我們,但人總是有選擇的,而這也是讓我們之所以為人的地方。人人都說納粹殘忍,但為何他們會在冬天的集中營餵食飢餓的鳥?有些很深的東西其實在我們的意識以外,人的劣根性跟美妙都藏在那個地方。透過這部電影的鏟子,我稍稍的挖到了自己心中的奇妙。至於那些模糊的記憶?其實不過證明了我的壞記性罷了!


對男人來說也許有意義的情報:

1. Melissa George飾演的May身材非常好。
2. Jennifer Connelly還是那麼的有女人味,帶點知性的雙瞳跟細緻的五官一直都讓我嚮往。想看她美好身材的人可以看"迷上癮" (Requiem for A Dream),她在裡面有超水準又超辣的演出。




最後,辛苦大家看完我的影評了。(脫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