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哥渾身浴血被摔死的口型中庭大廈,他的好友凌光被發現昏倒在七樓,失去記憶。

身處兇案現場,凌光成了第一嫌疑犯,他誓言緝捕鑽孔放血魔還泰哥一個公道,但卻回答不出放血魔犯下多起犯行的那幾日他做了什麼。

老婆勸他收手,凌光拒絕,反更深入調查。記憶逐漸回復,他帶著好友阿鬼找到了凶器的電鑽,上頭沒有指紋。回到家,凌光在工具間發現一個驚人的可能性:殺人電鑽是他的。

凌光想起一個身著破衣的流浪漢可能涉嫌重大,但阿鬼認為那不過是凌光的幻想。

凌光美國回來的妹妹把舊照片秀給阿鬼看,凌光從其中一張相片中發現一直以來無關聯的受害者都是他小時候的鄰居。藏起相片,凌光隱瞞一切。

晚餐後,阿鬼發現凌光收養的兒子仔仔拿出的圖案跟死者身上傷口連成的圖形一致,並也在檢視一名死者遺留下來的相片時發現了凌光跟他們的關聯。阿鬼把凌光叫到海邊要他自白,凌光強調自己的無辜,兩人拉扯下阿鬼不幸摔下堤防死亡。

凌光否認在場的證言被採信但依舊被停了職務,而他也越來越疑神疑鬼。他在堤防邊遇見嫌犯流浪漢便追了上去,一路追到仔仔的學校。流浪漢在他的眼前跟仔仔說話,看見凌光趕忙逃走。凌光欲追上,仔仔的哭聲則讓他決定留著陪兒子。

凌光的情緒已達崩潰邊緣時看著小時候的照片想起了跟鄰居們曾共同欺負過的一個小男孩,長相意外跟仔仔一模一樣。仔仔開始說起自己的故事。



患有不老症的仔仔是凌光同父異母的哥哥,媽媽跨海帶著他來找凌光之父,卻發現他已經結婚有了一雙兒女。仔仔之母辛苦扶養他,直到年華老去而亡。仔仔被送往醫院研究,同時間結識了患有早衰症的病友。離開醫院的仔仔陸續被好幾個家庭收養,過程中則販售對方原有的小孩謀利,導致仔仔的性格越來越冷血。後來仔仔意外被凌光收養,他用電腦查到了凌光舊友的相關資料後開始進行復仇計劃。

仔仔的某任父親是精神科教授,他也因此得知了一種能讓人暫時失去記憶的藥物。仔仔把藥物藏在蛋糕中讓凌光吃,讓後者無法憶起案發那幾日自己的行蹤。泰哥事件也是仔仔一手策劃:他先打電話給泰哥說自己迷路,接著則傳無來電顯示簡訊給凌光告訴他他的配槍在開戲時的大樓。接著的事情就簡單了,早衰症流浪漢殺了泰哥,凌光被擊昏倒在地上成了失憶兇嫌。

凌光欲殺仔仔,仔仔的呼聲卻喚來了母親跟姑姑的保護。

凌光被捕,警方雖認為他有重大嫌疑但仍給予保釋。晚餐宴上,凌光之妻告訴了他懷孕的消息,凌光要她之後如果出了什麼事就跟妹妹一起去美國生活,別相信仔仔的隻字片語。此外,他更要求妻子別把懷孕的事情告訴仔仔,殊不知仔仔早已知悉。

隔天一大早,凌光將仔仔拖往海上的浮島欲將之溺斃,未料仔仔體型雖小泳技卻相當高超,且仔仔更說他是刻意要將凌光引出家中。凌光急速游回家,太太的頭已經被割斷丟進烤箱,電話答錄機則傳來診所告知凌光之妻預約讓仔仔看醫生的約診時間已過。凌光往外衝,仔仔早已回到家,更冷看著他說,誰叫她要多事調查我。流浪漢拿著電鑽衝出要殺凌光,仔仔開了後門逃走。凌光反擊殺死了流浪漢,兩眼腥紅著向河岸追去。仔仔埋伏以上頭有鐵釘的木板反擊,凌光仍一擺一擺將仔仔逼至瀑布旁。警方跟凌光的妹妹趕到,仔仔又裝回孩子並說還有他有姑姑能保護他,聽聞後的凌光盛怒拿起電鑽就要攻擊,一顆子彈射穿了他的胸膛。

在囚室裡,妹妹問凌光他的妻子跟好友是不是他殺的,凌光沒有回答。

在精神病院的野外活動場中,坐在地上的凌光在手上刻出血字:出去報仇;凌光的上司看到了那張老相片,並注意到背景裡的小男孩跟仔仔出奇的相似;仔仔,戴著眼鏡穿著襯衫在海邊的石頭上,不語。

====================================



各位聽過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嗎?此種狀況一般指的即是生活中遭逢巨大變故而導致的心理疾病。此類病患在通常在事發後的幾個月後情感壓力會逐漸淡去,但在聽到某些關鍵詞時那種不適會再次襲來,有一定機率造成患者崩潰乃至歇斯底里。

昨晚跟我看的老朋友身心受創,血壓在聽到不老症三字時衝到眼睛高度,聽到早衰症時則衝到頭頂後又再次下滑,導致他在電影後續的五十分鐘後情緒激昂─────我這輩子從來沒這麼清醒看電影過,朋友說─────,觀影後半小時內沉默不語。在我的大笑對比之下,朋友跟殭屍沒兩樣。後來朋友決定這段時間他在家裡,沒出門,這段記憶並不存在,他從沒有聽過或看過"殺人犯"。昨晚,他的名稱就叫知名不具。

回頭來談電影吧!

無疑,"殺人犯"是部需要被檢討的電影。



劇本問題鬧的沸沸揚揚,在這裡我也提出自己的看法。如果觀眾有細看電影的話,仔仔是幕後真兇的提示不勝枚舉:刻意叫老爸吃蛋糕、刻意拿出凌光已逝兒子的畫、凌光跟太太親熱時吵著外面有看到怪物等等。跟著證據走,不考慮動機,仔仔呼之欲出。然而問題就出在這動機上,啊?仔仔是患了不老症的凌光同父異母的哥哥?!

散場上廁所時,有個觀眾提到孤兒怨也是類似的手法,MSN上詢問毛毛後果然頗為相似,然而奇怪的是網路上的負評"殺人犯"卻壓倒性的多。孤兒怨我之前沒去看,之後也沒打算去看,因此我沒法提供兩者之間的差異,所以我就自己對殺人犯編排的部分舉個例說明一下我的看法。



請想像你去戲院看一部古典推理電影,影片中沒提到任何神秘學或符號學或宗教,片中的詭計是密室殺人,死者獨居無親友,房間鑰匙掛在腰間,鐵門牢牢鎖死,警方請來爆破專家才打開門。該房間使用空調系統,沒有任何窗戶。唯一的出入口,只有窄小僅容土撥鼠爬過的通風管及鐵門底下不到一公分的縫。死者的身後有一根染血的棒球棍,辨識結果是凶器無誤,上頭沒留下指紋。

隨著故事進展,謎底揭曉了,原來殺人者是吸血鬼,變成霧氣後從門縫跑進去殺人。他忍住吸血的衝動跑進去帶了手套用球棒打死曾對著他墳墓呼出濃濃大蒜味的死者。

或者,你也可以把故事改成死者被大型犬科動物咬死。真兇不是養了兩百頭高加索犬,屁股上刺了玫瑰跟骷髏的壯漢,而是瘦弱看到月亮就會變成狼人的斯文銀行職員。

"殺人犯"的問題點,就在他從常識電影瞬間跨入到超常領域,仔仔的室友如果有金鋼狼我都不會太吃驚的另一個世界。

現實生活中是否有不老症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確實有種罕見疾病稱為透納症(Turner syndrome),那是一種先天性染色體異常疾病,患者通常身材較同年齡者矮小、指甲發育不良、腎臟異常,偶爾也伴隨智能不足的情況。然而不老?這感覺就進入了玄學的領域。我確實聽說過鯉魚不會老去,死亡原因通常是因為疾病。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那是鯉魚的世界,不是人類的世界。跟人有關的也許吃了人魚肉可以不老算是一例,但那就講到傳說去了。

不管怎麼說,一個不老卻沒有伴隨任何身體機能異常情況的人類,可信度奇低。



再來是殺法的問題。

看過電影的人應該都記得,仔仔的好友早衰先生是在仔仔指使下使用電鑽在死者身上鑽出可以連線畫成圖的孔洞放血殺人,有個女死者還在眼睛上多被釘了釘子(這也有問題,眼球釘釘子困難度很高,就算對方失去意識都要釘的很準才有可能,而且這比較屬於儀式殺人的領域),電影中解剖報告也多次強調死者身上的孔洞云云。問題來了,如何在死者不掙扎的狀況下進行如此嚴密的工作?我們講的不是三五個洞,而是十多也許二十個洞,就算仔仔戴上工頭帽監督工程都很難,尤其殺泰哥那幕應該給點介紹,劇情卻草草帶過。比較理想的作法是先殺死被害人,然後在身上鑽孔,這樣才對。



劇情連貫有點瑣碎,幾個點不合乎邏輯,我印象比較深的是最後仔仔被帶出門時MR早衰進屋殺人那段,仔仔除非在他為了生存而學習了很多人生技能時順便學會了未卜先知(永遠都有新花樣的設定還是劍桃太郎的比較讚),不然我也沒看他打電話或用其他方式連絡早衰。最後兩分鐘內的結尾更是陳腐的出奇,擺明了"票房如果好我們就來拍第二集",讓原本就已經有問題的故事又下滑了好幾個百分點,幾乎快到谷底了。瀑布那段凌光抓起仔仔威脅後一起往下掉就好了嘛!頂多再加個目前只找到凌光屍體之類的白爛對話,都比出去報仇或小鬼頭穿襯衫吹海風來得平順。

比較可惜的是,這劇本有潛力發展成雙重解釋的故事。從仔仔開始自白起的段落都是凌光自體為了逃避罪惡感而產生的病態扭曲想像,真相留給觀眾解釋的話電影本身的可看性會增加一些。但由於劇本加上導演處理上的問題,電影把這樣的可能性扼殺死,喪失了一個製造心理懸疑的好機會。

劇本說完了,沒問題了?

當然不是。



演員部分張鈞甯情感處理平淡,口條也講得無甚感情。小鬼頭演技糟長相不討喜。郭富城看得出很努力,但在瘋狂跟張力的表現上仍嫌過度表面化,沒有從內而外散出的病態魄力,心境轉折可以更好;音樂跟音效部分雖然加強了一些視覺上的觀感,但由於導演周顯揚在氣氛跟力道掌握上手法普通,因之整體感受仍屬平庸;服裝本來還好,但早衰流浪漢的破爛衣服未免也破得太有型了,那種衣服穿出伸展台上大概都沒甚麼問題;周導在某些細節如凌光在大樓上回憶時OK繃上有滲出血及他跟阿鬼勘查完場地要往樓上跑時有跳過警方封鎖線等有注意到值得誇獎,可惜最後流出血的烤箱上的血有點乾掉了不夠真實(雖然還是有沾在郭富城手上)。取景多半用中跟近景但沒有呈現出該有的力道,尤其阿鬼跟凌光兩人在堤防一幕吵架時拍得很沒有對立感(當然剪接也要負一點責任),而阿鬼滾落堤防那裡又拖了太久,折磨特技演員也折磨觀眾的眼睛,一點必要也沒有。還有啊,台灣腔國語跟大陸腔國語跟粵語就這樣交錯出現當沒事,很怪的。對了,連床戲也沒拍好,這可是男人都應該要學好的,怎麼能輕易就OK呢?

結論是,除非你想找罪受或想去給人家整一下,殺人犯,請略過。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