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Gibbons是一個經常遲到,上班沒勁,女友Anne明目張膽跟別人偷情,大部分時間都盯著辦公桌發呆的平凡上班族。他有兩個好友:其一名為 Michael Bolton,跟知名歌手同名同姓。他痛恨這個在他十二歲時忽然爆紅的無能小丑兼葛萊美獎贏家,更討厭別人老是以為他開玩笑或問他跟歌手Michael有沒有任何關係;其二為Samir Nagheenanajar,沒有人會唸他的姓氏。同辦公室的還有老是碎碎唸的Milton Waddams跟老擔心被裁員的Tom Smykowski。

印表機每天卡紙,管理階層人數過多,工作的地方如同蜂巢中的一格,隔壁總機從早到晚同樣的話術....Peter決定約兩個好友開小差去隔壁吃東西,順便瞧瞧那個他只敢看不敢把的漂亮店員Joanna。回去的路上,Tom急急忙忙跑來,告訴三人高層請了顧問準備來"增加公司經濟效益",而自己絕對是被裁掉的那一個。回到家,Peter跟鄰居Lawrence聊了一下關於"如果我有一百萬"的幻想。Lawrence想要玩3P,Peter則只想什麼都不做的發呆。那晚,Peter作了一個惡夢,夢見他在上班。



聽從Lawrence的建議,Peter試圖在星期五提前下班以逃避副總Bill Lumbergh的週六加班通知,好運的他當然沒躲過,甚至還被告知星期天也要來。晚上,Anne陪著他來看心理醫生。他告訴醫生自己每天都無所適從,他只想好好的放鬆,忘卻那種上班的感覺。醫生透過催眠讓他進入了絕對的放鬆,但在解除催眠時醫生忽然心臟病發而亡。週遭的人一團亂,Peter卻露出滿意的微笑。

催眠的效力持續著。Peter渡過了一個美好的床上星期六,忽略主管的留言,掛斷女友的電話。在女友的咒罵跟分手通知中,Peter抿抿嘴,回去再睡一輪。好友們沒人知道Peter去了哪裡,而擔當顧問的Bob兩人組已經在Lumbergh的介紹下準備開始他們的工作。

休息了幾天,Peter終於補足了睡眠。他來到小餐館約Joanna吃中餐,神色自若並有著無邊自信Peter吸引了Joanna,兩人到隔壁餐廳共進了中餐。Peter告訴了Joanna自己的工作是關於編寫程式以應付千禧年的到來,但同時也在一個小時前他決定不再去工作。Joanna問他接下來他想做什麼,Peter說他要邀請她吃晚餐並一起看電視節目"功夫",而那碰巧正是Joanna最喜歡的節目。晚餐敲定。

同一時間,Bob們逐一面試各人員:Tom Smykowski,負責把秘書給他的文件交給相關處理人員,無用;Michael Bolton,除了跟歌手同名以外無其他優點,無用;Samir Nagheenanajar,無用。會議室外,Lumbergh來到Milton的桌前要他移動位置,並拿走了他最喜歡的訂書機。Milton碎碎念要放火燒大樓。



Peter出現在辦公室,他來把Joanna的地址記錄在自己的通訊錄上。Michael提醒他顧問已經來了,Peter好整以暇的進入會議室,開始說起自己每天的工作:遲到15分鐘從側門潛入,看著螢幕發呆 (space out) 一小時,午餐結束後再發呆一小時,一天實際工作大概15分鐘。在Bob們的提問下,他繼續提及高層近來不停騷擾他要換封面的TPS (Transaction Processing System,交易紀錄系統) 報告及辦公室裡一大堆狗皮倒灶毫無意義的程序。他覺得自己缺乏動機,多做幾件事公司不會多給他一分錢,而且他還有八個老闆會輪番提醒他所犯下的每個小錯誤,重複八次,而這也是他不犯錯的唯一動機:不想惹麻煩,而自己努力工作只是為了不被開除。聽完他的陳述,Bob們非常滿意,並詢問他如果有一些分紅機制是否會對情況有幫助,Peter答"也許"後就說自己有事要先走了。



Joanna因為自己身上戴的別針只達最低下限15個,而她的同事則別了37個,上司要她"表現自己的熱情";Bob們告訴Lumbergh他們的決定,同時也提到Milton早在五年前就被開除,但卻沒人跟他說,而公司的財務部門由於某種缺失也仍繼續支薪,而他們已經將這個情況處理了。另外他們一致認為 Peter應該被提升到管理階層,並認為他的偷懶不是個人的原因,而是公司從來沒有給他表現自己的機會。

跟Joanna和Lawrence去釣了魚,Peter把車停在Lumbergh的車位,用維修工人的工作卸掉了門上會產生靜電的金屬鎖,他在桌上墊紙殺魚,把內臟丟到旁邊的TPS報告上。晚上他跟Joanna一起看"功夫",回到辦公室他則把自己位子前面的擋板拆掉,讓陽光能灑在他的辦公桌上。 Lumbergh來要他準備下午的報告,忙著玩俄羅斯方塊的Peter說自己正在忙,等下還要跟Bob們見面。為了趕走正在碎碎念沒收到支票的 Milton,Lumbergh把他的位置移到地下儲藏室。

Bob們告訴Peter將炒掉Michael跟Samir並讓他成為主管的消息。他將這個消息告訴兩人,並提議按照Michael的計畫幫自己存一筆錢:銀行系統計算利息時會忽略掉後面的小數點,而這些錢如果被集中到一個帳戶裡面則會是一筆收益,而且由於銀行們正在處理千禧的問題所以不會注意到這個部份。跟"超人第三集"裡演的一樣,Michael說。利用"探訪日你還可以跟女人做愛",Peter成功說服兩人進行這個犯罪計畫。

在Peter被晉升,Michael跟Samir即將被fire的禮拜五,他們成功將病毒安裝到電腦中,剩下只是時間的問題。另外,他們知道了提早被炒的 Tom企圖自殺未果卻在出車庫時意外被撞的消息,七位數的保險金將讓他開心的過剩下的日子。Tom邀請他們參加他隔天的出院派對。Peter開車送兩人走,後頭則有警衛護送以確保離職的兩名工程師沒偷走什麼。警衛離開後,Peter把兩人帶到空地,拿出他偷來的印表機,三人殘忍的謀殺了這留存最後一口氣的老玩意。



三人參加了五肢俱全卻動彈不得坐輪椅上的Tom的派對,Michael跟Samir從出席律師口中得知監獄跟他們的想像完全不同,"第一天就耍狠或等著成為別人的充氣娃娃",這才是現實。Peter則從同事口中知道Joanna曾經跟Lumbergh交往,離開後不停的指責讓Joanna氣的下車走路回家。Peter則做了Lumbergh帶著平常的主管臉跟Joanna做愛的夢,邊搞還不忘提醒Peter要準備TPS報告。

Joanna再也受不了主管說"妳要表現妳自己",要她別上更多的別針。取而代之,她送給了主管右手中指;Peter發現他們的帳戶一天就增加了30幾萬元,三人不知道該怎麼辦;辦公室死氣沉沉的幫Lumbergh慶生,沒吃到蛋糕的Milton再次提到要放火燒公司。

三人計劃洗錢,卻不知道從何洗起,字典上對這種重要的事情偏偏又沒教,Peter卻意外知道原來Joanna之前交往的Lumbergh是另外一家公司的 Ron Lumbergh。電鈴響起,一個雜誌推銷員說自己曾經有毒癮,但現在已經戒掉並且重回健康的人生。三人企圖從他口中套到藥頭的電話洗錢,對方則坦承自己說謊,反而以保守秘密為條件逼他們訂購大量雜誌。Michael跟Samir氣憤的離開,Peter夢到兩人被關到"從屁眼搞我"監獄,自己則被法官說是大壞蛋。法官的木槌敲下,他驚醒。

寫好自白書攬下所有的責任,Peter來找換到隔壁餐廳上班的Joanna道歉,兩人和好。Peter回到公司把自白書塞到Lumbergh門下,後悔卻又已經拿不出來了。早上,Milton來找Lumbergh談關於薪水的事情,秘書說Lumbergh還沒進來,要Milton回去自己的位置等。趁秘書不注意,Milton開門去Lumbergh辦公室拿被Lumbergh搶走的訂書機。

在鄰居"注意你的屁眼"的祝福下,Peter開車來到公司,卻發現大火已經席捲了大樓,所有的員工都在建築外面看著大火。看著離開的Milton,Peter露出了微笑。

Michael跟Samir在另外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Peter則在鄰居介紹下成為工人,他對戶外工作很滿意,婉拒了好友願意幫忙介紹工程師工作的好意。Milton來到渡假勝地,抱怨送錯的雞尾酒,服務生沒搭理他。故事就結束在Milton的叨叨唸當中,如同我們的辦公生活般永遠也不會停歇。

=========================================



除了最後的大火以外,可說是小成本的電影,改編自導演兼編劇Mike Judge自己在1991年所創作的短篇動畫。演員們也非什麼巨星:幾乎是永遠配角的Ron Livingston跟Ajay Naidu分別飾演Peter跟Samir、主要以電視劇跟配音活躍的David Herman飾演Michael、當時還沒有很紅的布萊德彼特前妻Jennifer Aniston (現在好像也還好)則是Joanna。剩下的Stephen Root、Gary Cole、John C. McGinley....這些二線齊聚一堂的電影真的會好看嗎?

真是他媽媽的好看啊!



故事的前一小時主要集中在批評辦公室的無味生活跟管理階層的廢材,Peter是故事最早的脫序者。他恐懼繳不起帳單而工作,認為女友跟別人有染可是又說服自己兩人其實處的不錯,每天都為了該死的TPS報告搞的焦頭爛額,蠢主管們只會執著在新版的報告封面上。精神科醫師的催眠為他帶來解放,而醫師的意外死亡讓他開始追尋自己的人生。他翹班睡覺不甩權威,他勇敢追求餐廳的女侍應生,他跟公司請來的顧問大膽說起自己的怠惰跟煩悶。這樣的作法卻諷刺性的為他得到了升官的機會,而他的兩個認真工作的好友則被列入開除清單。出奇的戲劇化讓觀眾暫時的把自己丟到那不可能發生到我們身上的好運中,卻也道盡了辦公室數十年來不變的龐大而無謂。如同會議室上頭白板寫的"計畫(一個)計畫" (Planning to Plan),上面的人總是在開會,總是在計畫著下一個計畫,總是在黑箱子裡做著一些無頭蒼蠅的事情。這就是辦公室生態,也是導演想嘲笑並對其結構質疑的怪異空心建築。



Mike Judge的劇情處理相當的流暢,多次慢動作比如三人交換病毒磁片的橋段都充分的表達出最佳的娛樂及焦點集中效果。音樂部份除了幾首慵懶的歌外有幾首 Rap,Ice Cube、Geto Boys跟Scarface的詞搭上影片畫面出奇迷人,髒話歌詞傳神的批評了我們無味的辦公生活。這是我第一次喜歡Rap,不過我還挺喜歡已逝的 Scatman John就是了,題外話。

眾家演員的表現出奇優秀:主角的無演技正是扮演這恍神迷茫一般人的最佳人選,永遠都在碎碎唸的Milton則是組織裡鬆脫的齒輪。忽略他,等著看大機器怎麼樣分崩離析。口頭禪是"Yeah, OK, Great"的主管Lumbergh是所有公司裡都會有的一個主管,總是好像一肩扛起所有責任卻又想辦法用無能的方式統領著一切,其對Milton的逃避招致了組織的毀滅。剩下的角色就像你我,永遠都在低頭,偶爾發發小脾氣,帶著遭透的心情說服自己去上班繳卡費。


"Yeah, OK, Great"

生活不能盡如電影,但"上班一條蟲"至少能讓你暫時忘卻煩憂,而且順便看看人家怎麼批評你的公司跟主管。看著主角們虐殺印表機,看著大樓燒掉,看著主角將自己位置的隔間拆除掉,我們彷彿也飄出了辦公室,在關島的海灘喝著雞尾酒,看著眼前的衝浪男或沙灘排球女放空享受人生。這才是人生,這才是我要的日子嘛!





醒醒吧!上班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