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影為懸疑電影,以下劇情大綱可能會破壞部份人的解謎樂趣。虛線後面則為純影評)

Ben Garvey跟妻子Lisa還有女兒Katie一起歡慶他假釋期滿,弟弟Ricky卻來找開鎖大師的大哥一起去搶某個實驗室裡的金粉,Ben一口回絕,當天晚上卻因為想這件事情而不小心在床上抽著菸睡著,在手上燙出了一個傷疤。然而不久後原本有意讓Ben升任管理職的上司Danny卻告訴他老闆做了背景調查,查到了他過去的犯罪紀錄,決定讓他走人。回到家看見正在努力讀書準備考房地產經理人的太太,他決定跟弟弟放手一搏。

成功的開鎖後他跟Ricky還有Phelps (Ricky債主派來的人) 成功闖入並壓制了警衛及一名實驗人員,但卻沒注意到另一位女實驗人員躲到了桌底下並扳動了安全警報。就在Ben找到金粉而開心時,警察衝入射死了Ricky、Phelps跟站起來想幫忙的警衛。Ben被擊昏並逮捕,陪審團認為三人的死皆與他有關,決定判處死刑。兩年後,妻子帶著女兒來看他後不久,被綁在十字型的刑具上的他被注射藥物而亡。



一個神父Ezra讓在雨中行走的Ben搭便車來到一個叫做天使崗 (Mount of Angel) 的社區,那裡有著一間大教堂跟療養院,神父說他們所在的地方為奧勒岡州 (Oregon) 的一個小鎮Dundee。Ben不太記得自己怎麼會在這裡,記憶似乎有點零碎,只記得似乎提到了第二次機會。他成為一個園丁 (Groundskeeper),負責打掃各處跟設備修繕;另一名園丁則是輕微智障的Robbie,他總是幻想有人在注視著他們。一個象徵天使的人偶爾會來拜訪他,要他忘記過去好好的活下去。

一個女人Julie主動跟Ben攀談。Ben在自己的小木屋門口撿到了一條狗,狗總是在挖著屋前的地。一個住在5號病棟的精神病患William在手臂上 (一般割腕自殺的地方) 刻了一個頭飛在空中的小人圖案,他質問Ben為何要阻止他 (他曾經攻擊過Ben)。Ben在小鎮看到了Lisa跟Katie,卻在定睛一看後發現對方變成了不同的人。他打電話查詢,沒有查到Lisa的紀錄;上網,他查到Lisa已經成為了RealTops房地產公司的經理人。搭上公車,他決定離開去找妻女,但在中途被天使告知他此行只會帶來死亡。隔天他跟Julie吃了飯,並在報上看到了該輛公車出事的消息,確定了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Ben覺得樹林裡有其他的東西在監視著他。他問William他手上的符號 (也出現在樹林的某顆樹上) 代表的是什麼意思,William說自己沒有理由的殺了一個人所以才會來到這裡,沒有人能夠逃的出這裡,即使是有鑰匙的Ben。Ben告訴Robbie一切都是他的想像,沒有人在監視他們。神父告訴Ben Robbie刺殺自己的父親40多刀而且還在事後放火燒了房子,這讓他來到天使崗。Ben跟Julie帶著狗出去看風景。晚上,Ben接到通知去修水管,就在水管的後面有著一間他被告知不能進入的房間,他想進去,卻被call機的簡訊通知要趕快把堵塞的水管修好。

William逃了出去,Ben在樹林找到他。Ben勸William回去,否則還是會被他們發現,William說"我知道,但他們沒辦法跟我到天堂"以後縱身一跳摔斷了脖子。神父說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William無法接受天使崗就是他的家的事實才會發生這種悲劇。Julie主動來找Ben,Ben做了晚餐給她也親了她,但僅止如此。Ben問Robbie那些監視他的人是否也監視自己,Robbie答"是"。開了William房間的鎖,Ben找到他的日記本,上面畫著很多怪異的圖案,這讓他又想起一些過去的片段,卻沒帶來答案。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他走上閣樓看著自己用碳所畫的無數妻子的畫像,當下決定帶著狗離開這裡。準備好行李,他帶著狗在樹林裡狂奔,後頭似乎有人追著。忽然一腳踩空,他跌倒暈去。

醒來後,原本的神父成了他的醫師,告訴他他所記得的一切其實都是假象,是他因為失去妻女而編造出來欺騙自己的幻想。多年前,他在床上抽菸後睡著引發大火。他逃了出來,妻女卻活活燒死。他因發瘋而來到這裡,他所遇到的天使表示他想康復的欲望,他所想像的惡魔則是因為他知道康復就表示他必須接受妻女死亡的事實,且天使崗從來不准養寵物,他過去所住的地方也是大樓中的一間房,根本不是什麼小木屋。他上了RealTops的網站搜尋妻子的名字企圖證明自己是對的,查到的卻是一個他不認識的女性。他被關進隔離室,打了鎮定劑才安靜下來。他看到Julie,並對那晚在小木屋發生的事情跟她致歉,Julie則一臉不明白Ben在說什麼。

Ben終於承認他記得的一切都是妄想,他想回去當園丁。他跟Robbie聊天,Robbie說Ben對他很好,Ben則說因為Robbie是他的好朋友。然而就在修剪樹枝時,Ben發現了自己跟狗玩時卡在樹上的飛盤,證明了他的記憶沒有問題,說謊的是其他人。他來到動物之家,找到了自己的狗,並確認它才進來大約一個星期。趁著夜晚潛入Ezra的辦公室,Ben打開電腦找到了自己的資料,並確認了William跟自己一樣都曾是受刑人,也發現自己手腕的搔癢感來自一種植入物。切開手腕,他取出植入物,並用隨身碟把資料複製了一份起來。回到小木屋,他敲開木頭櫃子底下,之前一張不小心掉進去的圖畫在裡面。來到屋外挖開狗不停挖掘的地,他找到一條電線。電線連接進去木屋,敲開玻璃他發現了一台攝影機。

Ben讓Robbie穿上套頭外套裝扮成他去修水管,此時他則潛入鎖住的房間,發現了一群正在看著監視畫面的人,也發現了之前的天使。他揍了天使,確認對方不過是個平凡人。Ezra出面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們適應這裡,這是他們給這些死刑犯的第二次機會,讓他們擁有不同於過往的生命,而之前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Ben以為離開這裡代表著死亡,公車車禍更從未發生。Ben說自己已經把隨身碟寄給了某人,如果他們讓他回去,這件事情他會裝作不知道;如果他們執意留他,這件事情就會公佈在各大媒體上。

Ben帶著狗離開。此時Katie說自己夢到了父親,並問母親經歷過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是什麼,Lisa回答她從來也沒有這樣的經驗。窗外,一輛紅色的車出現。車子停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出來.....

===========================================



先來說說英文片名原意,這樣會讓沒看過這部電影的你們很容易進入狀況,而不是看到"撕裂記憶體"而搞不清楚自己看的到底是殺人電影還是類似蝴蝶效應的科幻片。Lazarus這個字來自聖經的一個故事,他是耶穌基督展現神蹟所復活的一個乞丐的名字,因此這個字的英文原意跟"重生"一詞有關。比如"Lazarus taxon"所表示的就是原以為此種 (taxon) 生物已經絕種只剩下化石,卻在日後發現該生物還在某個地方存在 (一般稱之為活化石) 。因此片名直譯為"重生計畫",表明著主角的死而復生。

故事是這樣的:主角Ben ("極地長征"的男主角保羅沃克飾) 被判死刑,醒來後卻發現自己還活著,並來到一個叫做天使崗的地方擔任園丁。然而週遭所遇到的一切讓他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死了?活著?還是在生與死的中間地帶?隨著時間過去,他終於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這樣的故事讓我想到'90年的懸疑電影"時空攔截",一個士兵不停穿梭於過去與現在、前妻與現任女友的雙重現實中,並隨著故事的前進而發現了事實的真相,並得到了自我的救贖;"撕裂記憶體"的主角得到了重生的機會,但主角卻完全沒對過去所犯下的錯進行任何的彌補,包含弟弟在內的三個人死亡只是故事開場必要,主角專心負責思念妻女跟想辦法逃離就好。雖然因生活所逼主角才會犯下大錯,但犯罪的人完全不用帶有罪惡感?這樣的"純解謎"設定把"撕裂記憶體"定位在商業懸疑片,影片少了深度。

另一方面,編劇Evan Astrowsky加入了大量的額外元素,比如忽然出現的狗、同為園丁的Robbie、總是出現在主角身邊的女性Julie、發瘋的William、偶爾出現的天使跟魔鬼甚至還有電信公司的工人,企圖以大量的資訊擾亂觀眾的思緒,讓人越想越摸不著頭緒。很可惜的是這樣的作法沒有讓我感到懸疑卻覺得煩雜,總感覺故事亂糟糟的,而且太多提示過度刻意:狗不停挖的地、飛進櫃子底下的圖畫、水管後面的房間....其實用心點很早就能發現結局。而當你猜測到結局後,剩下的時間只是坐在位子上等著公佈謎底。公佈,走人。中間的等待讓人難耐。"鷹眼"的編劇之一,此片的導演John Glenn的導演功力有待加強。

如果你想看真正難猜的電影,你可以等同樣提供大量訊息結局卻真正出人意料的"九度空間" (The Nines) 上映或出DVD;如果想看心理懸疑,我個人建議"時空攔截" (Jacob's Ladder) 跟"記憶斷層" (The I Inside) 好看的多;想來點科幻怪異的?"蝴蝶效應" (The Butterfly Effects) 或 "顫慄時空" (The Jacket) 才叫引人入勝。但如果你想看保羅沃克需要加強的演技跟"女狼俱樂部" 女主角派波蓓拉寶 (Piper Perabo) 的美麗臉孔,而且你恰巧有兩個小時的空閑且除了"撕裂記憶體"以外沒有其他選擇的話,好吧!希望你不要跟我一樣失望。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