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事情,總是發生在人口少、居民互相認識、平素最兇殘的犯罪就是醉漢隨地撒尿的小鎮。也許是要和詭怪產生對比,也許,我們的心中期待那些美好被玷汙。因為,總有些看不見的東西,潛藏在表面的和平之下,對吧?



翻拍自殭屍大導George A. Romero於1973年拍攝的同名電影,故事就發生在這樣一個人口不到一千五的小鎮。

一架輕型飛機在供應小鎮飲水的河的上游墜落,其上承載的生化病毒將居民們逐漸變成殺人狂,年輕的警長跟他懷孕的醫生太太只能演看事態慢慢嚴重。不久,政府的軍隊入侵逮捕了所有鎮民,並依據體溫去檢測該人是否有受到病毒感染,而醫生因為懷孕已深受發燒困擾一個多月,故也被列入疑似感染族群。沒感染的警長跟副警長會合後一起救出了醫生跟醫生的女助手,最後在洗車廠一役後女助手死亡。疑似感染病毒,救了警長三次命的副警長益發殘暴,但在回復理性後犧牲自己引開軍隊注意,讓警長夫妻順利逃到一個休息站。休息站大戰後夫妻倆上了大卡車,逃過了政府為了確保病毒不外洩而造成的小鎮毀滅大爆炸,卻不知衛星早已掌握兩人行蹤,他們的目的地也將面臨一樣的厄運.....



沒錯,搞了半天我們的英雄其實是他人的惡魔。不過誰不自私呢?『活著,是最大的冒險』,死亡似乎就意味了失敗。族群的重要性,是否高過自身?自己死了,我們又怎麼知道世界不會因此滅亡。沒有主觀視點,它們真的存在嗎?有沒有可能一切都是幻象?



病毒將人類化為殘虐怪物的電影難以計數,但我偶爾會想(尤其是在電影沒有那麼好看的時候),這樣的病毒究竟是轉化我們,還是不過將某種道德禁錮的鎖鍊打壞,讓我們釋放自己的野性?正如「監獄實驗」一般,人,終究經不起考驗。



前三分之一還可以,無人控制的電鋸朝男主角老二逼近的畫面能嚇壞所有男人。習慣導演的手法後,剩下的三分之二就順順的走,有一些不是那麼刺激的高潮,有個不是那麼光明但也沒黑暗到哪裡去的結局。不好也不壞的電影。片尾的歌於70年代在英國十分流行,收錄於預告之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