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著妝,中村雪之丞想起孩提時父親遺言要他幫父母報仇後即咬舌自盡的情景。現在的他以扮演女裝著稱,所演出的戲碼每每吸引大批觀眾前往,尤其女性更常為了他所演出的女角而落淚。來到江戶,雪之丞去神社祈求演出順利,意外遇到同樣在那裡參拜的女性,女子認出了他嚇的掉了勺子把水濺到雪之丞身上。說句失禮,雪之丞參拜後離去。

跟劍術師父喝了酒順便學到了天心流的奧義,雪之丞跟隨從一起離開。夜晚的路上,師父的逐出的徒弟門倉平馬出現要跟雪之丞奪取秘笈,路過的義賊闇太郎救了他。



隔日公演,殺父仇人巨商土部三齋帶著女兒來看雪之丞的演出,不是別人正是前日的女子,其名為浪路,是將軍的隨侍女官,頗受將軍疼愛。浪路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演出的平家(源平兩家皆為日本古老部族,後來源家大勝殺害了不少平家的將士)復仇劇碼,戲畢,她跟著其他觀眾一起鼓掌叫好。土部夫人請雪之丞到府拜訪,劇團的人知道他的過往勸他別去,他們的對話卻被路過的女盜賊阿初聽見。以此要脅,她要求私下跟雪之丞見面。



宴席上,雪之丞為了不被懷疑而喝下土部所敬的酒,浪路也敬了他。不久後一名商人廣海屋來到,土部提到在座的另外一人為三郎兵衛(現在叫長崎屋),三人正是害死雪之丞父母的元兇。正面看著雪之丞的臉因憤怒而扭曲,浪路暈厥過去。兩人在房間裡談話,浪路對雪之丞表白,雪之丞則說自己覺得受到了捉弄(欲擒故縱!)。浪路難過的落下眼淚,小碎步過來頂著雪之丞的胸口。看了一眼鏡子裡的自己,雪之丞彎下腰回應了浪路的愛,回應了心中的黑色復仇之火。兩人的作為盡在趴著天花板偷看的闇太郎眼底。(看Live的咧!)



離開後,闇太郎來找雪之丞一談,闇太郎說自己的父親正是被上司歸咎而切腹自殺,因此他不相信世道會變好。聞畢,雪之丞把自己的身世告訴了他:父親被壞蛋三人所騙而成了走私的共犯,母親去跟土部求情而被強姦隨後自殺,父親則咬舌自盡。聽完他的故事,闇太郎承諾賠上性命也要幫雪之丞報仇,他終於找到活下去的意義。

浪路以身體欠安為由從京城又回到了娘家,長崎屋希望雪之丞能去看看她讓她儘早回宮。利用一些無恥的部數("啊,我這樣一個卑微的人怎麼能得到您的寵幸呢")雪之丞完全的擄獲了她的心讓她相信自己會為了這份感情付出一切,浪路卻忽然拿出誓言書要雪之丞簽名讓神明見證兩人的感情,兩人互相把簽名並蓋血指紋印的誓言書交給對方,完成了起誓。



闇太郎來拜訪雪之丞,提議襲擊長崎屋的倉庫,讓這些屯糧的有錢人自相殘殺。另一方面,浪路跟父親要求在家靜養被土部拒絕。闇太郎率眾襲擊了長崎屋的糧倉,廣海屋知道後嘲笑對手就是太急著把米送來江戶才會這樣。雪之丞建議廣海屋將米低價售出以獲得名望,廣海屋也希望能藉此將長崎屋一舉打垮。

浪路逃出了家依靠以前的乳娘,並派了乳娘的兒子傳訊息給雪之丞表達相思之意,雪之丞卻推說自己不認識她。浪路二度來信,表示見不到他不如死了算了,想起自己的父母,雪之丞原打算去見浪路卻被闇太郎阻止。相反的,闇太郎派了轎將浪路送到山中的破廟中,把她跟之前的女盜賊阿初關在一起。阿初將雪之丞的復仇計畫一五一十的跟浪路全說了。



長崎屋放火燒了廣海屋的家並殺死了廣海屋。收到浪路的信,雪之丞來到破廟拜訪她,揪著心明白的說自己沒有愛過她。浪路大叫後赤足逃走,路過的長崎屋欲強姦反被浪路用護身小刀殺死。和尚跟雪之丞趕到,浪路在他們的眼前自盡,在雪之丞的懷裡瞑目。回到家打開師父傳授的秘笈,空無一物。(功夫熊貓來著)

雪之丞來拜訪隱居的土部表示有浪路的消息,她正在宅邸中。講話的同時一箱包裹送來,寄送人是長崎的松浦屋,正是雪之丞家的商店名。打開,浪路的屍體裝在裡面。庭院的楓葉大把落下。



拆掉了髮簪,土部認出了雪之丞跟母親極為相似的面容(....最好頭髮有盤沒盤差這麼多啦)。土部命手下出來攻擊雪之丞(Chanbara開始!),闇太郎也現身幫忙。保鑣門倉二度現身,說了句"問答無用!"後就衝向雪之丞,兩次交手雪之丞在闇太郎的幫忙下成功擊殺門倉。土部不停往屋裡逃,逃進一個滿是鏡子的房間。雪之丞說雙親因為他的怨恨而無法超度尚在地獄受苦,只要土部願意認錯事情可以就此罷休,土部卻辯稱又不單只自己有錯,長崎屋跟廣海屋也是共犯而不肯道歉。雪之丞跪求土部,土部卻在此時看到雪之丞背後的鏡子現出雪之丞雙親的死相,怨靈恨恨的看著他。土部寧死不願道歉,拿出刀攻擊雪之丞,闇太郎出手相助刺死了土部。


飾演雪之丞父親的大杉漣

闇太郎扛下了所有的罪,雪之丞則在演戲師傅的前面相當懊悔自己所做出的選擇,師傅則要他別忘記大家的付出而在演藝之路上更為精進(好爛的理由,雪之丞居然也信了),拋棄了復仇心的雪之丞在舞台上比之從前更為淒美絕豔。闇太郎將被處死,雪之丞合掌為他祈求冥福。拿著父親的遺書,雪之丞來到海邊,所有的復仇跟著那一紙信隨風飄去....

=======================================



改編自日本作家三上於菟吉的小說,該小說則又改編自美國作家Johnston McCulley的小說"雙胞胎的復仇" (The Avenging Twins)。此小說頗負名氣,但我也是直到前幾個月才有機會看到NHK的版本,由瀧澤秀明一人分飾兩名主角雪之丞與闇太郎,收視率有9.7%,算普通吧!

本故事主要探討人受到來自上一輩的羈絆時要如何應對:是要完成家人的遺願卻犧牲了自己,還是應該追求自己的幸福。世事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重點只在你想怎麼做,你是否願意承擔後果。雪之丞運用他的美貌吸引了仇人土部當將軍側室的女兒浪路,最後雖然抱了仇但也踐踏了自己對浪路的真情。過程中他不停說服自己狠下心,但還是躲不掉愛上浪路的宿命。然而父親留下的遺書卻是他的目前為止生命的一切,他忘不了父親咬舌而死的畫面。他臣服於心中的怨靈,毀掉了三名殺父母仇人的一切,毀掉了自己。



值得嗎?心中的墓碑少了兩個,卻也多了兩個(甘願扛罪的闇太郎、自殺的浪路),到頭來,不過是個新舊怨魂替換的遊戲罷了。

但若我們有抉擇的機會,我們真的會選擇遺忘過去嗎?如果"蝴蝶效應"的男主角沒有留下任何日記的習慣,所有的明天都會光明嗎?

我不知道。



找瀧澤秀明演這齣戲其實有點高估了他。的確,他夠俊,可是太陽剛,是那種打籃球的帥哥,硬穿上和服上台的女人扮相說服力非常低,而他所扮演的闇太郎卻又不夠犀利,看不出高手之感。扮演女主角浪路的戶田惠梨香也太年輕,演不出心裡的波濤,縱使導演努力的利用光、影、櫻花、角度努力去講出這個悲劇,火候不夠的演員卻怎麼也到不了那種哀悽,讓整齣戲趨於平淡,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