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提早獲釋的殺人犯按照慣例被抓到一台儀器上,肚子的正上方有個擺動的斧頭慢慢下降,他唯一獲救的機會就是把雙手伸到旁邊的機器裡把手夾扁才有機會讓斧頭停下。他大叫著照辦,斧頭仍然把他切的肝腸寸斷,一雙冷酷的眼看著此景,揭開了"奪魂鋸V"的序幕。

延續上一集的劇情,Strahm探員找到了John跟其他人的屍體。一個人影晃過,電燈忽然熄滅門被上鎖,手機又沒有收訊。他找到一面可移動的牆,發現了一台錄音機,裡面的聲音警告他不要繼續前行否則將失去性命。Strahm走了出去,被豬頭面具人襲擊,醒來時頭被套上一個強化玻璃櫃,水就像投了硬幣的加水機一樣不停供應淹過了Strahm的頭,他緊急從口袋拿出一支筆戳破了自己的喉嚨直通氣管並藉此呼吸,這才活了下來。警方救出了小女孩跟Strahm,John的繼承人Mark Hoffman也佯裝自己是被害者一起離開。

感:家樂福可以跟演員Tobin Bell合作,讓他去買一大箱錄音機後拿到折價券,觀眾會喜歡的。



John的前妻Jill來找John的律師拿他的遺產,看完錄影帶解釋了一些心路歷程後Jill用項鍊上的鑰匙打開遺物的大箱,看了一眼就闔上。

Hoffman因解決了奪魂鋸的事件而升官,發表會後進入辦公室卻在桌上收到一張字條:我知道你是誰(有點像"是誰搞的鬼"的橋段)。Hoffman偷了Strahm的手機,注意到Strahm看著染血的枕頭哀悼著死去的女同仁他講了幾句安慰的話,反被Strahm懷疑為什麼他能毫髮無傷的離開,Hoffman要他閉嘴後離去。Strahm的長官隨後入房,命令他不再負責奪魂鋸的案子。

五個人被Hoffman關在一個房間裡,監視器隨時看著他們。他們的脖子上都有一個項圈,項圈上的繩子往後連接到兩片鋸葉,斷頭台的變體。3女兩男看到怪人偶在螢幕上出現,人偶說他們做了錯事所以才會來到這裡,他們的前面有五個箱子,裡面有他們項圈的鑰匙,可是如果一個人去拿計時器就會開始倒數60秒,他希望他們能做出跟本能相反的決定。一陣喧鬧後男A首先發難去搶了鑰匙(繩子有一定長度,一個人前進時另外四個人就會被往後拉互相牽制),接著大家輪流用外套打破玻璃櫃拿出鑰匙。除了一個女人被斷頭外四人脫困,一名黑人女子(女A)機警的拔下了五把鑰匙放在身上。



Hoffman故意留言給Strahm的長官Erikson說自己找不到Strahm,此時的Strahm則潛入檔案室查詢Hoffman的犯罪紀錄,一筆也沒有。不死心,他終於查到Hoffman的妹妹被男朋友所殺,而這男人又被奪魂鋸所殺,他知道事有蹊蹺而展開調查。回到男人當年被殺的地點,知道了Hoffman的手法:怪奇殺人,嫁禍奪魂鋸。

剩下的四個人往下一個房間前進,彼此也自白了身分,看來是跟房地產有關係的事件。職業是小報記者的男B關上了通往第一個房間的門時第一間房傳來一聲爆炸,門也隨之上鎖。人偶出現,說明了規則:三個防空洞,三把鑰匙,一分鐘。時間開始倒數,男B打倒了男A後用棍子開始打破天花板的數個玻璃瓶,女B撿到鑰匙先逃進了一個洞,女A撿到鑰匙後留下來攻擊了男B救了男A,女A跟男A分別躲進了洞,男B變成肉塊。

事發後,Hoffman在電梯被John打了一針後昏死,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前面有一把獵槍,他雙手上各綁著一條連結到左右兩個不同扳機的線。John開始對他進行洗腦,不久後幫他按下了其中一個扳機,槍沒有作動。John放開了Hoffman並確認槍的另外一個槍管確實有上膛,這一切都是命運。那天起,Hoffman成為了John的徒弟。



Erikson打了電話給Hoffman問他有什麼事,Hoffman說Strahm有一個真兇理論,暗示主謀另有其人,而且可能是警方內部人員。兩人結束通話。

(一段回顧師徒兩人如何通力綁架胖子後用鐵刺線將他纏住,John還進行了心得分享)

進入下一個房間,男A坦承自己害死了一些人,但不是蓄意而且沒人知道。關起門,螢幕上的人偶說他們必須在三分鐘內將所有的電流連結起來門才會開。看著房間中間的浴缸,女A企圖殺害男A卻反被女B殺害。將所有的電流用夾的或用插的弄上女A身體後,門應聲打開,兩人逃出。

Jill來告訴Erikson她覺得Strahm跟蹤她;Strahm回到John死掉的病床想通了一切;John犧牲自己讓Hoffman成為英雄;Hoffman看著Erikson出門上車時用了Strahm的電話打給他,接通以後馬上關機。帶著咖啡回到藏匿地,Hoffman把Strahm的手機開機放在一旁,看著男A跟女B進入最後一個房間。



房間的中央有一台機器,機器上有五個洞,洞裡有鋸子。透過鋸自己的手血會往下流,流滿一個大燒杯後逃出的門即會打開。原來,第一個房間其實只要一個人拿了鑰匙,他就可以傳給其他人解開項圈。第二關的防空洞其實可以躲一個人以上。第三關只要五人手拉手承受微量的電流門就能打開。他們做了本能的決定:自己要活下去,而忘記了團體的重要。男人說自己收了一個毒販的海洛因而奉命燒一棟房子,但卻不知道裡面有八個人,八人被活活燒死。他被捕,但他的父親將他保了出來。他們的連結清楚了:一人放火,一人假造消防報告,一人批准建屋,一人收封口費不調查此事,最後一人則是規劃這個事件的建商。手臂上綁上止血緞帶,兩人準備好了。

Strahm追蹤Hoffman到了一間房子,也找到了地下室的隱藏入口,Erikson則追查到了Hoffman的監視房。就在男女兩人將手伸入盒子的同時,Hoffman找到了一個裝滿玻璃碎片的櫃子,裡面有一台錄音機。聲音告訴他唯有進入眼前的櫃子才是他保命的唯一方法,重點是他是否願意相信?Hoffman進來時遭受到Strahm的襲擊並被丟入玻璃櫃鎖起。同時,Erikson找到了手臂被鋸開的兩人,並在桌上發現了Strahm的手機讓他相信Strahm正是這神秘的第三人,而他自己的照片也在桌上的資料夾中。

房間的牆開始緊靠,玻璃櫃往地板沉下,Hoffman大叫著,只有他知道真兇,可惜真相只有在續集才有機會大白.......

==================================================



看完"奪魂鋸5"到現在大概已經一個月。跟其他電影不同,它的劇情我幾乎已經忘光,還得上網查一下劇情才能回想的起來。看的時候覺得不怎麼樣的電影果然看完後遺忘的飛快,咻的一聲記憶就跑到北極結成冰塊。



編劇維持第四集的Marcus Dunstan及Patrick Melton,導演則換成了David Hackl,系列二、三、四集的美術總監(Production Designer),這也是他的執導處女作。演員部份沒什麼變化,奪魂鋸扮演人Tobin Bell的出場機率大幅減少,只在回憶畫面裡面串場演出。



奪魂鋸系列長期以來都是Twisted Pictures的招牌吸金器,是它小成本大收入的金牌保證班。從第三集開始觀眾集集看部部罵,系列也慢慢走入八點檔或是布袋戲的模式:壞人永遠都有後繼者,牽涉到的人只有越來越多沒有越來越少,最不可能的人都加入了奪魂鋸的行列。如果照這樣的設定演到第十集,劇裡無論是偶爾出現的光頭華裔警探或只出現過某幾秒的掃地阿桑大概都成了奪魂鋸的信徒。

雖然我第六集去看的機會仍然很高,但我真的好累。


護士小姐,幫我馬個兩節

奪魂鋸5的雙主線很單純:一邊是奪魂鋸的高徒Hoffman跟好警察代表Strahm的力量較勁,另一邊則是不知何緣故被抓來的五個人要想法子逃出生天,以劇情來說大概是屬B級的設定,最後的揭密時刻倒也不是不意外,但造成的反差不夠大,只覺得"喔",臉上的肌肉可能抖了一下這樣。眾演員的表現維持系列的普通水準,音樂也沒太大變化,John的神機妙算已經到了唬爛過頭的地步。



系列最大特色的怪奇殺人不知怎的看了有點煩,有種把火腿三明治裡面的火腿跟蛋拿出來夾麵包然後想個新品名端出來給客人吃的感覺,角色的人物刻畫也沒有什麼說服力,國外有支持者誇獎編劇把John跟Hoffman兩人的過去跟前幾集的劇情串了起來,可惜台灣的八點檔編劇常來這套,一點也不稀罕。特效的部份還過得去,最大的敗筆是最後把手鋸成了兩邊的男人舉起他的手讓觀眾看:好假啊~

James Wan,回來救救這個系列吧.....


PS:奪魂鋸系列的海報我都還挺愛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