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英國的Sarah Ashley深信遠在澳洲的老公絕對是在那裡過著坐擁聲香的日子而千里迢迢想到澳洲逼其回鄉,然到了以後先被粗魯的放牧人用行李砸到對手的頭上而讓她的內衣褲散落一地不說,同行的澳洲原住民更在她欣賞袋鼠跳躍的美景時開槍殺了帶頭的袋鼠還把牠放到車上。算了,能叫老公回去就好,抱著這樣的想法,家裡迎接她的卻是一陣肅穆:她的老公中箭身亡。是夜,一個小男孩Nullah跑進了她家。他是牧場裡負責照料牛群的Neil Fletcher與其女伴所生之子,他指控Neil都會藉機將牛群趕往澳洲當地由Lesley Carney所掌最大的牧牛公司進行販售。隔天Sarah質詢Neil時他惱羞成怒不住對Nullah掌嘴,Sarah出面傷了Neil並將其解職。Sarah詢問愛喝酒的會計Bryan Brown,Bryan則建議她可以繼續她丈夫的事業,將牛群趕去達爾文市賣給軍隊。不久後放牧人回來,Sarah告訴了他箇中原委後希望他能協助趕牛,事成的話她會給他一匹駿馬,放牧人勉強答應。



法治人員來到現歸Ashley所管的遠方之丘(Faraway Downs)牧場,希望Ashley能交出混種孩子,Ashley拒絕。悲劇仍然發生:Nullah之母擔心孩子被抓而帶著Nullah躲進水塔,由於法警的人員剛好在用水導致水不停湧入,母親為了將孩子頂在肩上而失去了性命。為了安慰喪母的Nullah,Ashley哼唱了當時甫上映的"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的主題曲"彩虹曲"(Over the Rainbow)給小男孩聽,Nullah則說爺爺也教會了他很多歌曲,他爺爺即是被懷疑是殺害Ashley之夫的原住民King George。



Bryan為了協助Ashley而戒酒,跟他們一起踏上趕牛的旅途。他們順利將牛趕往一座山谷後在月色的陪伴下休息,King George也總在遙遠的地方觀望著他們。在Carney的命令下Neil帶著手下去山谷點火造成牛隻狂竄。眾人試圖停下狂牛,Bryan不慎落馬,被狂牛踐踏重傷而亡,懸崖邊的Nullah對著牛群唱起了曲,他的爺爺也在遠方的山上幫他祈禱。魔力或是巧合,牛群在懸崖邊停下了腳步。



臨死前,Bryan把他的想法告訴了放牧人,他則傳給了Ashley:其夫之死可能是Neil所為。當晚兩人共舞,輕輕的一吻減少了Ashley的不安也加深了她對放牧人的信任。放牧人說自己曾跟原住民結婚,但其妻由於生病時醫院因種族歧視而不肯為她進行治療導致死亡,這也是為什麼白人瞧不起他的原因。



行至一座綠洲,水被Neil下了毒牛隻無法歇息,放牧人的大舅子建議他們可以跨越眼前的荒漠(當地人稱為Never-never)直達達爾文市,Nullah的爺爺願意帶著他們前往。出乎眾人意料的他們順利帶著牛隻抵達,並趕在Carney之前將牛群趕往軍方的船上成功的搶到了此筆交易。

Ashley希望放牧人能幫她管理牧場,放牧人回絕。Ashley參加了晚宴,表明了自己領養Nullah的決心但終究沒下文。宴會進行到一半,Carney以高價買得了跟Ashley的一舞,Ashley控訴Neil殺害其夫,Carney則表示若Ashley願意將牧場賣給他,他願意以合約保證她的下人都會有好日子。Ashley猶豫時刮了鬍子帥到不行的放牧人加入了宴會,Ashley則回應Carney牧場一輩子也不會出售。兩人貼著身子慢舞,一場大雨加深了浪漫。Neil被Carney口頭革職後他殺死了主人娶其女並霸佔了公司,Ashley跟放牧人自從舞會一夜相擁入眠後也開始了共同的生活。



Nullah的成人儀式時間已到,他必須跟著爺爺走,體驗原住民跟大地之間的聯繫。Ashley希望放牧人能勸阻Nullah,他卻以"他又不是我兒子"為由拒絕,並隨即離開繼續運送他的牲畜。Nullah被Neil的手下抓起並跟其他的混血兒一起被強制送到使命之島,由神父照料他們的生活(即片頭所說"失竊的一代")。Ashley阻止未果,答應Nullah她一定會去找他。日本空襲珍珠港,美國參戰。Ashley成了電報員幫忙進行聯繫作業。未料日本派飛機空襲了使命之島後又襲擊了通訊站,放牧人趕到時有人告訴他Ashley已經死了。他決心協助一名神父前往使命之島尋找Nullah,意外發現多數的孩子們都躲進了叢林活了下來。他帶著孩子們往海岸前進,船被風吹離了岸邊,日本步兵聽到聲音前來巡視,放牧人的大舅子捨命為他們引開士兵的注意讓他們安全離島。



在軍隊的催促下準備上車的Ashley忽然聽到了熟悉的曲子及孩子們的合唱聲而趕到港口,Nullah奔向Ashley,Ashley也跟放牧人擁吻。空襲時失去了妻子的Neil認為太太就是在Ashley的慫恿下才會去通訊站幫忙間接的造成了她的死亡,他決定殺死Nullah報復。從士兵手中搶來了槍,Neil瞄準了Nullah,Ashley跟放牧人見狀往Nullah狂奔。槍響,子彈偏離Nullah,Neil被一直在水塔上觀察的King George用鐵管當標槍射死。不久後,在Ashley跟放牧人的送行下,Nullah跟著爺爺去開始了成長的旅行。

==============================================



"羅密歐與茱麗葉"、"紅磨坊"的導演Baz Luhrmann找來澳洲演員"金鋼狼"休傑克曼、妮可基嫚、大衛溫漢(魔戒裡面的Faramir、300裡面的Dilios、范赫辛裡面的搞笑僧侶Carl)及布萊恩布朗分別飾演正反兩派的主要角色,就連小男孩Nullah及其原住民外公都是澳洲人。澳洲人演"澳大利亞"(其實就是澳洲啦,講的很了不起一樣)再配個澳洲導演,理當很"澳"(Wow)才對。

可惜,我看到的是"Ouch"裡面的"澳"。


去imdb查King George的扮演人時出現這張圖的縮小版,沒注意看以為右邊的才是他...

"紅磨坊"離今已經八個年頭,我仍然時不時的會聽由Pink、Christina Aguillera、Maya、Lil Kim四人合唱的主題曲,四姝的妖嬌身影從來也沒從我腦袋離開過。事隔多年,Baz拍了"澳大利亞",我當然要支持一下。同事間對此片的評價毀譽參半,但說壞的一方似乎也沒說出個什麼所以然。因此,自己去看比較準。

喔~原來如此。



"澳大利亞"是部非常簡單的電影,我懷疑它的主要觀眾群是18歲以下的青少年。前半段的牛仔故事讓我想到"城市鄉巴佬",三個都市人跑去體驗牛仔生活並獲得了意料之外的生命體驗並知道了生命的可貴。此外,它又帶點"非洲皇后"的影子:一個喪夫的都市女人決心擊沉德軍炮艇的故事,老抱怨的凱薩琳赫本跟頭痛萬分的亨佛利鮑嘉,鮑嘉以此部電影奪得了當年的最佳男演員。"澳"片沒有什麼複雜的心靈轉折,Nullah喪母一段也沒有太多情緒在裡頭,胖會計被牛群踐踏,Nullah停下了一群狂牛,我看了一下手機。天啊,才演到一半。

悶啊。



我想到另外一部也是由澳洲導演拍攝的"凶鱷",一隻大的亂七八糟的鱷魚吃人的故事,我從"澳大利亞"得到了相似的感受:華麗、空洞、情緒沒什麼起伏。難道澳洲人的腦裡有著一盒命定的冰塊嗎?

算了,我們還有後半部。



劇情發展到了二次大戰,Nullah逃不了被抓的命運而被綁到隔壁的小島生活,也是導演要譴責的"失落的一代":政府抓走這些孩子以期將來也許能在其他方面派上用場。導演也譴責了當時的白種男人對原住民女性的物化對待。雖然知道導演的目的,但我實際看到的是很帥的休傑克曼、很辣的妮可基嫚、很衰的大舅子、很酷的怪老頭(King George)。種族議題、日軍暴行、家庭回歸、戰火下的愛情等等的複雜議題如同我之前去買的微波炒飯一樣:什麼都有,什麼都少。唯一稍微有那麼點感情的只有放牧人堅持要酒吧讓他的大舅子進去喝酒一幕,就這麼一丁點。我感覺看到了一個很漂亮的蛋糕但忽然發現它只是一個無色無味的模型。


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看"澳大利亞",不如看BBC的"大洋洲自然寫真"(Wild Australia),裡面的風景跟動物好看多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