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nk Spots所演唱的"吉普賽女郎"(The Gypsy)的悠揚樂聲中,年輕氣盛英俊的Frank Wheeler遇上了志願是當女演員的漂亮女孩April。兩人旋及陷入熱戀,並走上了結婚一途。



April的演藝事業並不順利,偏偏Frank又是個愛囉嗦的人,兩人在飽受批評的舞台劇落幕後的返家途中April因拒絕了Frank的安慰(試圖發現根本的錯誤)而惹來Frank一陣抱怨,抱怨自己沒辦法蠢的跟她那些演員朋友的老公一樣。兩人大吵一架,Frank作勢要打April結果拿手搥上了車頂。原本想走回家的April還是坐進了丈夫的車子,兩人回家。

他們在遠離工匠區的克勞福路的隔壁條路,革命路,買了間房子,April幫Frank生了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專心的當個好母親。Frank捨棄了年輕時翱翔四海的夢想,跟他的父親一樣在販售商業機器的公司Knox上班。乏味的同事、囉嗦的上司、每天早晨的擁擠,Frank在公司唯一的好事只有新來的秘書Maureen對他的好感。



就在Frank把Maureen約出了辦公室吃午餐,並用一個空想的部門名稱騙了秘書的上司將調用她整個下午逗的Maureen呵呵笑的同時,房東太太Kathy帶了盆栽來找April並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請求:她的數學博士兒子因發了瘋而住進精神病院,她希望能帶將出院的兒子John拜訪Wheeler夫婦,她印象中最好的客戶以改善他的病情,April微笑同意。

Frank把喝醉的Maureen弄上了床,April看著陳舊相片想起了Frank闖蕩巴黎的夢想。記憶中,Frank在跟她結婚前是個有衝勁,一心搞出一番大事業的人。她看著照片中的巴黎鐵塔,陷入沉思。

發洩了慾望,Frank提著公事包回家。April穿著吊頸晚禮服等他回家並跟他為了演戲的事道歉。進了門,太太跟兩個孩子的生日快樂歌簡單卻溫暖的感動了Frank,30歲的生日雖然平凡,至少有個圓滿的家。洗了一個帶著悔意與不安的澡,等著Frank的不是April飢渴的慾望,而是一個他從未夢想過的可能:April提議變賣所有家當後他們去巴黎生活。April將去歐洲辦事處工作支領不錯的薪水,Frank只要負責完成年輕時的夢想成為藝術家或作家,家計的事不用他操心。Frank質疑April的計畫,認為一點不實際,April則說他們現在的生活才不實際。他們在眾人的眼中以金童玉女之姿結婚,而男俊女嬌的他們總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直到有了孩子,他們才發現跟他人沒有什麼不同。因此,April企求改變,這也是他們這輩子也許唯一的機會,他們即將展翅高飛。Frank被April充滿希望的言語說服,心態回到了年輕時的充滿理想。



吹著口哨上班,自信滿滿的Frank抽著菸,大膽的編撰了一個膨風的銷售改善計畫以應付上司的要求。Frank把計畫告訴了他的男同事們,並說在Knox他們永遠找不到夢想。April拿到了旅行支票及船票,也將履歷送出,她回到了年輕時的亮眼。夫妻倆把計畫告訴了鄰居的Campbell夫婦,一直迷戀April的Shep吃了一驚,他的太太Milly則在睡前大哭。回到家,Wheeler夫婦在廚房簡短但狂野的做了一愛。

Frank的計畫獲得老闆Bart意外的賞識。隔天,房東夫婦帶兒子John來拜訪他們。聊天間,John不停的提出尖銳的問題,同時自己也說出刺耳的答案。Frank提到自己即將離職跟著家人一起定居巴黎,John開心的笑到快岔了氣。Frank及April邀請John的外面的樹林走走,John說自己做過37次電擊療法,沒治好他的病倒電死了他的數學細胞。他問夫婦倆為何想離開,Frank說他們想逃離這無望的空虛(Hopeless Emptiness),John認為他們深具勇氣。房東一家離開後,April說Frank是唯一理解他們想法的人。而若這意味著他們跟John一樣瘋狂,那她寧願成為瘋子。



Bart在餐廳跟Frank說自己將成立一個全新的團隊,而他希望優秀的Frank能加入,Frank提及自己將在秋天離職,Bart要他好好想想,這對他來說將意味著高薪及全新的生活。Maureen用她的肉體幫Frank慶祝他的高升。

April跟Frank坦承自己懷了孕,Frank則在跟Campbell一家去海灘時提到了即將高升一事。April察覺到了Frank的動搖,批評他老抱怨著過同樣的生活,但當機會放到他的眼前時他卻又不敢伸手去抓。Frank說自己付出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就算沒有夢想,至少他有骨氣,扛起一家子。在浴室,Frank發現了April買的墮胎器(把熱水灌入子宮的老式墮胎法,十分危險),他斥責April身為一個正常的母親怎麼可以做出這種決定,April辯駁只要在十二週內做一定安全,更何況這都是為了Frank的夢想,或說是他們的夢想,她痛恨現在的生活,一切對她來說不過是個謊言。然而,Frank卻認定April已經沒有能力應對他們未來的生活。是的,Frank決定留下,而這也將是Wheeler家的決定。

"在這裡,我們會過的很開心的",Frank這麼說。



兩家人一起去餐館喝酒吃飯慶祝Wheeler家決定留下的決定,席間由於Milly不勝酒力而嘔吐,April提議Frank先載Milly回家,Shep跟她先留下,稍晚再由Shep載她回家。兩人回到餐廳續攤,April提到他們是在眾人眼裡被稱羨的一對,但他們到最後跟其他人沒有兩樣。Frank有一個別人羨慕的工作及家庭,而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夢想。

"我知道你們想擺脫(out)",Shep對著April說。

"不,我想邁入(in)",April回答。

跳完舞,兩人在車內做愛。射了精,Shep傾訴自己的愛意,April要他安靜一下,然後載她回家。

早晨,Frank開心的提及十二週的時間已過,他們瘋狂的暑假結束了,一切將歸於正常。他提到自己跟一個不熟的女人發生了幾次關係,但這一切都結束了,正因為他確定了所以才敢說出。

"為什麼(要說)呢?(Why did you?)"

Frank開始解釋自己只不過是想證明自己是個男人,April則不了解Frank的用意是想讓她忌妒還是再次愛上他還是跟他上床做愛。Frank想聽聽April的感受,她說自己沒有一絲感覺,她已經不在意Frank的所作所為,她已經喪失了對他的愛。Frank則說自己知道April仍愛著他。房東夫婦帶著John來訪,Frank說由於April的懷孕他們遠赴巴黎的計畫將取消。John提出了他的質疑:懷孕跟他們要去住在巴黎有什麼關係?Frank說要有錢才能養的起孩子。John說這不是理由,而就他對April的認識他知道問題不是出在她的身上,想必是Frank。他起身,質問Frank是害怕而退縮,還是覺得住在這習以為常的無望空虛中更讓他感到自在?他更質疑Frank是蓄意讓April懷孕。Frank勃然大怒,要John把他的鬼想法留在精神病院裡。生氣的Frank退到了隔壁房間,John對著April說也許讓她懷孕是他唯一能證明自己還是男人的方法。Frank作勢要打John,房東太太趕緊阻止,"他瘋了(he is not well)",並要帶著兒子離開。離開前,John說自己很開心不需要帶著虛假的面具取悅他人,更值得開心的是,他不是April肚子裡的小孩。



房東一家走後,Frank詢問April John是否說出了她心中的一切。他告訴April John不過是個瘋子,而瘋子的定義就是無法與他人正常來往,無法愛別人。April大笑,她說難道自己不再愛他也印證了她的瘋狂嗎?Frank說April不但沒有瘋,而且仍愛著他。April否認,她恨他。他曾讓她大笑,但現在的她無法接受Frank的碰觸。Frank碰她,她大叫,Frank生氣的在屋內追她,April說他是不是要用拳頭示愛,Frank說她這個空殼般的女人不值得他揍,同時並問她既然恨他為何要住在他的房子,嫁給他,甚至肚裡懷他的骨肉。最後,他憤怒的指著April希望她早打掉肚裡的孩子。說完他回到房間來回踱步,摔爛桌上的雜物,坐在床上激動的揮著拳頭。Frank回到樓下,找不到April的他跑出了門,追進了樹林。April要他別靠近她也別再說話,她需要思考,如果再靠近她會大叫。Frank難過的回家,April看著丈夫走掉後頭靠著樹開始哭。Frank在逐漸變暗的家裡等著April回來,April離開了樹林,但卻走到一顆大樹旁,無言的靠著。

隔天,起床的Frank對沐浴在陽光中April的和藹態度感到相當意外。April親切、有禮的問了Frank新工作的內容,並聽他說明公司買大型電腦的計畫。吃完早餐,Frank感謝April給了他一頓他好久沒有享受過的舒服早餐。

"謝謝你,我也很喜歡(I enjoyed it, too)"



April說自己已經不再恨他,幫老公整了一下領帶送他出門後邊洗碗邊哭。打了電話給Milly要她幫忙親親她的孩子並告訴他們她愛他們後,April準備了一大鍋熱水開始幫自己墮胎。孩子順利流了,April的下腹部卻出血不止,她聯絡了醫院。救護車載走了April,Shep趕到醫院時Frank哭著說這是April自己做的,Shep藉著去拿咖啡的機會也難過的在販賣機前來回踱步。他回來時,Frank已經從護士口中知道了最心碎的消息。Frank在黃昏後的路上不停跑著,卻怎麼也跑不回從前。

新搬來的夫婦問及Milly Frank現在在哪裡上班,"他搬到了城裡",她提到了死去的Milly,Shep聞言走出房子。Milly出來看看老公,他希望以後不要再提起Wheeler夫婦,Milly答應了他的請求。房東太太說新搬來的夫婦是最適合前Wheeler宅的人,她的丈夫問她以前不是很欣賞Wheeler夫婦,房東太太說她之前確實很欣賞他們,即便他們有那麼點神經質又帶點古怪,但他們是值得交往的一對夫婦。她開始抱怨Wheeler夫婦讓房價下跌:弄彎的窗框、牆上的粉筆跡、潮濕的地窖.....房東太太不停不停的說,她的丈夫把助聽器的聲音調小,看著太太無聲的演出。

==============================



凱特溫斯雷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1997年共演了"鐵達尼號",一部描述跨越階級、財富的夢幻愛情的電影,最後男主角的死去更騙走了全球女觀眾以噸計算的眼淚。十一年過去,兩人再度攜手合作出演"真愛旅程",導演Sam Mendes告訴我們,如果男主角活了下來,這對佳人可能會有的發展。

在我們的一生中,說是愛情也好,說是荷爾蒙作怪也好,或說是生物體內自發性的繁衍功能也罷,我們一直都在追求外型俊美或言談深得己心的對象。這樣的結合除了讓我們能獲得更多面對未來的勇氣,同時也企圖讓兩人間的優點傳承給孩子,讓他們的未來也能有著雙親的優點,並順利的找到理想的伴侶,無止盡的繁殖下去。在看到Frank的第一眼,April就知道她遇到了自己一生尋覓的,對Frank來說則找到了一個傾聽者,一個願意相信他夢想的女人。女人找到了放眼世界的白馬王子,男人找到了理智聰慧的美麗公主。步上紅毯,他們腦海裡有著一座有藍色屋頂跟紅色旗幟點綴的碩大城堡,王子與公主及他們的子嗣將在裡面過著永遠幸福美滿的生活。Happily ever after。



大部分的故事都在這裡畫下句點,闔上書頁,男孩女孩抱著夢想進入甜美的夢境。伴隨著年齡的逐漸增長,他們才知道有另外一本書,講的是王子公主結婚後的故事。而且,它是一個悲劇。沒有像羅密歐與茱麗葉般可歌可泣的愛情,沒有像鵝毛筆一樣有著激情與無盡的慾望。有的,只是一個乏善可陳的偷腥王子及一個有了城堡卻沒有自己的公主。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不久前,演藝圈內郎才女貌的翁家明與俞小凡因為翁家明的疑似偷腥而讓婚姻觸了礁;憶起多年前的雙劉戀,劉德凱與劉雪華的分手震驚了普羅大眾;最近這幾天,安潔莉娜裘莉給了偷摸保姆屁股的布萊德彼特一巴掌。但女人是追求夢幻的,也許男人也是,因此大部分的連續劇仍以兩人經過一連串的考驗後結合為主要發展劇情,就算男或女主角最後會死,也永遠都會死在最美麗的時刻,或留下一個紀念性的孩子或一段淒美的回憶。小朋友買了灌肥皂水吹出了七彩的泡沫,上面映著的就是愛情。

或說,愛情的一面,而且是極小的一面。



在別人眼中,Frank跟April是完美的一對,可說是天作之合。但在夫婦倆的心中,他們過的沒有比其他人好。多年前Frank的父親帶著他去吃飯時,他曾乞求上帝別讓他成為跟父親一樣的人。年輕時的他總談著自己的藝術夢,一心闖蕩天涯路。事與願違,他沒有成為藝術家,沒有成為驚天動地的人,反成了一個業務員,且跟父親同一間公司。上班,抱怨,下班,偷情,不知不覺,他成了父親的翻版,可能更糟。

April的演藝路走的並不順暢,自身的能力也好沒遇到伯樂也罷,總之她除了當家庭主婦以外似乎什麼也不會。有兩個可愛的孩子,一個英俊之外跟其他男人沒什麼不同的老公。她知道自己就像其他的人妻一樣即將進入愛情的墳墓,而且不停往她的臉上蓋土的正是自己。她要改變,她不要當無趣的黃臉婆,她也不要老公變成剩一張嘴的三流男人。她要買夢,她要實現老公年輕時的夢想,全家到巴黎居住。而且,她將從接受者轉變為施予者,她要找回自己的人生跟自信。



Frank最初欣然同意,但在意外獲得賞識的情況下本來根基就不深的信心開始動搖。April認錯了Frank,他其實害怕失敗,害怕改變,他跟其他人一直都相同。居於變革路(revolutionary road,英文原片名)上的家庭最害怕的就是改變,他們只想抱著這樣的想法給明天一點勇氣。April的夢想破滅,Frank開心的走回了同樣的不歸路,她看到自己的一生都已經白紙黑字寫成了合約,她只需要蓋上手印,沒有動盪的人生就在眼前。

變革路上的另一戶,Wheeler家的好鄰居Campbell一家早已甘於平凡,但男主人Shep卻心儀美麗的April已久。聽到夫婦決定去巴黎的Campbell大為震驚,女主人Milly的哭泣哭的不是鄰居的離開,而是生活即將面臨的轉變,她不喜歡改變。而當Wheeler夫婦決定留下時,Campbell夫婦終於又鬆了一口氣,因為變化已然消失。Shep以一個在沼澤上看報紙椅子不停往下沉的男人之姿詢問April是否想脫離這樣的命運,但對April來說,她的思想從來也沒有陷於困境,她只是需要走開,邁進另外那條可能通向果樹的罕至道路就好。那不是逃脫,那是認清事實。但她同時也感覺到微笑走進沼澤的丈夫手腕的力道,她逃不了。於是她選擇跟Shep發生關係,計畫跟Shep發生關係,她要丈夫載Milly回去,她早已知道Shep對她的渴望。她只想離開丈夫的身邊,幾秒都好。此時的她,也許已經沒了對丈夫的愛,也拋掉了自己對愛情的忠誠。但至少,她不能背叛自己的丈夫跟孩子。



直到Frank說出他偷腥的行徑,駱駝才被稻草壓的腿部骨折。她知道男人,知道他們腦海中的性慾區佔了多大的百分比,但她不能了解,為什麼Frank要說。跟她一樣,偷腥以後除了當事人以外沒人知道,多好!這不正是Frank喜歡的簡單無變動嗎?平靜海面下滿佈的暗流不是Frank一直選擇去忽略的嗎?為什麼?為什麼你還要挑起這個話題?你逼我做出決定。

一直以來,真正理解他們的只有房東的瘋兒子John,他是婚姻路上唯一的先知,卻被眾人視為瘟疫而避之不及。他讚賞夫婦勇敢的決定,但在聽到Frank以孩子當作不去巴黎的擋箭牌時他認清Frank跟他週遭的人沒有不同,總想掩蓋窗戶外朝著房子滾來的巨石,地面傳來的震動不過是錯覺。他痛斥Frank,Frank自知理虧只能用暴力讓他閉嘴。先知知道少了一支槳的April終將流放大海,除了退場外,他這旁人還能說什麼?

個性堅強的April從未哭泣,再難過的她也總是咬著牙撐過。但Frank,總是企圖用很多的話去掩蓋自己的無知,掩蓋自己的平凡的Frank最後的那句"我希望妳早就墮了孩子"給了她勇氣。她知道那是氣話,但她知道自己可以把這句話轉成一種支持,支持她墮了孩子另覓人生路。樹林是她的心路,她拒絕Frank跟隨,因為人註定孤單,能做出決定的只有自己。哭著,她決定放棄孩子,所有的孩子。



給了老公溫暖和煦的一餐,Frank看不出這假象的平和意味是爆炸的引信,愚昧的他只看到光明的窗外而看不到April內心的深谷。他感謝April給他一個美好的早晨,April回答她也很享受。不是早餐,而是跟Frank目前為止的婚姻生活,因為她已經做出選擇離開。看著丈夫開車離去,她用最後的淚水告別婚姻。打電話給Milly要她替自己抱抱孩子,因為他們回家將看不到母親。通話後她走進浴室要擺脫身上最後一個累贅,她知道這是一個賭注,但不論結果如何,至少她能離開這難忍的無謂。孩子流掉了,死亡卻搔抓著她的子宮,讓她以喪命的方式結束難忍的單調人生。聽到結尾的Frank奔出醫院,在馬路上不停狂奔,變革之路不是通往躍動不安的巴黎,而是通向沉悶的墓地。

影片的最後,Shep要太太別再提起Wheeler一家,他真正想說的卻是別再提起April,她是他通向改變的入口。失去她,Shep知道人生已經不會再有改變。而房東夫婦則給了我們另一個問題的答案:如果April選擇簽下平凡人生協議書將會如何?把性別對調,Frank滔滔絮絮年輕夫婦帶給他的困擾,坐在椅子上看報紙的April終於有了新法寶來反制另一半的吱喳。調整助聽器的音量,她就能像"神奇遙控器"裡面演的一樣進入靜音的世界。走到了最後的婚姻,不是"老伴,大茂黑瓜",而是容忍,容忍,容忍。

火山,還是有可能會爆發。變革,就在你關起的門後站著。

有人說,"真愛旅程"是愛情的一劑預防針;有人說,看了"真愛旅程"讓他的心裡感到莫名的沉重。我說,愛情本來就有苦有樂,很多事情的感受取決於你所站的角度,喜與悲一直都是硬幣的兩面,早點面對事實愛情才能走的開心,而這才是愛侶該追求的一切,而不是空幻的永恆。人是會變的,強加的枷鎖會在心中的綠巨人出現時剎那掙開,所有你忽略的真實最後會如猛獸般的像你襲來。朋友,這就是愛情。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