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喜(Thöpaga)出生於西藏西部的貢當(Gungthang,一譯貢唐)省一個富有的家庭,其妹名為Peta。幼年時父親早逝,將一屋家當託付給了叔嬸,財產卻慘遭貪心的叔嬸霸占,聞喜之母淪為叔嬸的佣人。終於熬到了聞喜成人,聞喜之母召集了所有親戚,希望叔嬸能如聞喜之父的遺言將財產所得全部過渡給聞喜,不意遭到拒絕更被叔叔推倒在地,其他親戚則悶不作聲。聞喜之母決心報復。

一日,一名老僧前來借住,燭火忽熄,聞喜之母要換燈油時燭火卻又亮起。老僧警告聞喜之母其念頭十分危險,只會帶來不幸。不久後,聞喜之母賣掉了唯一的一塊田,籌足旅費後要聞喜去學巫術幫她復仇,否則她將自殺。孝順的聞喜踏上旅途,夜宿野外,巧遇一名名為達摩的喇嘛,兩人共享糧食,聞喜則拿出了青梅竹馬送的護身符掛上。

隔天叔叔帶著追兵要來捉拿聞喜,兩人騎馬逃,路經一座小橋,達摩拿出法器(造型頗似小孩玩的手鼓。有個可旋轉的珠珠)作法,讓追兵陷入五里霧中。達摩說自己跟他們的心玩遊戲,並說自己的師父是雍同措甲,正是聞喜要去求教的喇嘛。達摩帶著聞喜回家,原來雍同措甲是他的父親。聞喜供奉了母親給的玉,希望雍同措甲能收他為徒。修行的日子一天天過去,聰穎的聞喜學到了控石之術,眼見畢業之日已然到來,聞喜留了下來,跟師父說自己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才能報復叔嬸的不義。雍同措甲命達摩以飛毛腿去確認聞喜所說是否為真,所得到的真相使之憤怒,要達摩帶著聞喜去找另一位巫術大師學習法術。

大師要聞喜用石頭搭成石屋,並要聞喜於其中修行七天以習得僅供單傳的強大咒術。頭七天聞喜不停想起母親及青梅竹馬而分了神,大師說敵人來自內心,要他別被自己的心迷惑。又修行了七天,石縫爆出閃光,五色煙霧充滿石室,煙霧幻化成無數帶著鬼怪面具的形影。張開眼,煙霧往聞喜的胸口竄入,聞喜習得了祕法。



學成歸鄉,聞喜在距離故鄉的不遠處山上停下,戴上法袍往地上一座,聞喜開始唸起咒語。烏雲迅速聚集在村莊上方,一名路過的老婦人問聞喜是否暴風雨即將襲來,聞喜說對,很大的暴風雨將侵襲該地。村裡的人正因為聞喜叔嬸之子的婚禮而歡聚在一起:男人們在賭博,女人聚在一起聊天,孩子們開心的嬉戲。第一道雷打下,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無數的雷劈開了磚瓦,劈倒了屋頂。人們四處逃竄,倒下的樑柱無情的砸殺了不及逃跑的民眾,死去的人臉上還留有血漬,還有著不知死期已至的無知。看著村裡的慘狀,聞喜之母開心的大笑,復仇之神終於眷戀了她的不幸,該死的人啊,帶著痛苦與悔恨死去吧!

先將袋子往地上砸,接著開始砸起帽子,聞喜的咒術無情的殺害了大量的村民,死亡給予村民平等的喪命權。看著奇景,老婦人留下眼淚,揹起竹簍離去。聞喜走回村莊,女人抱著孩子啜泣著,看著陌生的人靠近後便散了去。叔叔聽到聞喜之母瘋狂的祝賀他們的厄運企圖以刀殺之,但被其他的男人擋下。聞喜不敢回家,走到山上搭了營火休息。叔叔帶領著持刀的男人要來找聞喜報仇血恨,聞喜先用落石術驅趕他們,但已死過一次的人怎可能就此罷休。聞喜逃往高山上,敲了一個老喇嘛的門,希望能借他藏匿,老喇嘛答應了。果不其然,不久後追兵找上了門,老喇嘛應門說沒有人路過,村裡的人認為喇嘛不會說謊便信了他,又往其他地方找探而去。喝完老喇嘛給的熱湯,聞喜沉沉入睡,但村民的死亡不停在眼前一次又一次上演,他無法入眠,來到屋外的木椅上難過的用頭撞牆。



達摩在屋外遇見了攤倒牆上的聞喜,要他幫忙洗碗。進了屋,聞喜在雍同措甲的質問下說出了心中的疑惑。面對聞喜的疑惑,雍同措甲說自己的信眾前幾天死去,而能夠一瞬殺死千人的他卻怎麼又救不活信眾的命。他說,業障是一種流轉,現在所種下的業將會影響聞喜及其母的未來。聞喜希望師父能教他怎麼彌補,雍同措甲說唯有透過修道他才能有利於大眾並改變自己的業,他能告訴他應該要去找誰,但沒有辦法陪他去。達摩代替父親送聞喜上路,但也只能送到一座山洞的洞口。聞喜將項鍊留在門口的石頭上,拋掉了過去,進入洞中....

======================================



涅瓊‧秋寧仁波切(Neten Chokling Rinpoche)第一部指導的電影。涅瓊曾參與"高山上的世界盃"的演出,也曾在"旅行者與魔術師"中擔任騎馬替身,故跟兩片的導演欽哲.諾布仁波切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也因此跟電影結下了緣份。初次拍片,他選擇了西藏人均耳熟能詳的密勒日巴尊者的故事來發揮,並利用特效打造這部充滿復仇與自我救贖的傳奇電影。另外,他也是少數第一次就拍攝大長片的導演。當主角聞喜(後來的密勒日巴)走進山洞時配樂開始響起,那種很ending的配樂,果不其然,這次的只是首部曲。聞喜怎麼樣才能逆轉自己的業障並成為舉世聞名的尊者呢?請見下集。


可愛的導演

觀眾有八成都愣掉了。大家都抱著看電影洗滌心靈的心態去看,沒料到會看到"續集預計2009年上映"的字樣。"不會跟魔戒一樣拍成三部曲吧?"我的心裡也有這樣的疑問。至於出了第二集我還會不會去看,答案是會。



"密勒日巴"是部不錯的電影。特效部分令我想起早年三台偶爾會演的民間故事,尤其從下面往上拍聞喜使用咒術時天上雲湧的畫面不知怎的就讓我想起小時候看的某部電影,大約是"桃太郎"年代的東西,有點懷舊;幾幕拍大漠風景的部份取鏡有著自然的美,讓觀者興起神遊之感;演員部份很高興看到"高山上的世界盃"的烏吉長大了,格貴則愈發胖了,飾演聞喜之母的女演員演的相當不錯,其他人的表現只能以樸實來形容,其中我最喜歡的是聞喜躲進他家的老喇嘛,緊張到不行,聞喜的話通常剛講完就趕緊接話,可能生平第一次演戲,超可愛;配樂部份有幾首人聲的帶點神秘風的感覺不錯,其他的部份則一般。


飾演雍同措甲的烏金.多傑變胖囉

電影是從聞喜之父的財產被叔嬸奪走,母子三人受到不人道對待開始,演到聞喜學成咒術報了仇卻於心不安,最後踏上修佛之路作為第一集的終點。過程中曾出現一名警告聞喜之母心中惡念的喇嘛及一名看著聞喜施法害人時流下眼淚的老婦,兩人可解釋成聞喜之母及聞喜的良心警告自己,也可解釋成神的警告與慈悲,端看觀者如何思考。另外,電影裡我不確定嬸嬸有沒有活下來,但叔叔是有的,而根據資料聞喜當時的法術害死35個村民卻沒有殺掉叔嬸,印證了兩件事情:

一、復仇之火燒灼的通常不是你恨的人,而是他們週遭的人。

二、學大範圍攻擊法術不如學單體咒殺術比較不會遷怒他人。



整體來說,"密勒日巴"的敘事尚稱流暢,但次要角色的交代過於快速以至人來人往觀眾很容易忽略誰是誰,從何而來又到了哪去;聞喜的心路歷程轉換不夠明確,失去了部分力量;學習咒術時的背景沒有石頭降低了說服力,煙霧中出現的鬼面具人時間拉的有點過長;主題放在復仇與醒悟兩點,但對觀眾帶來的衝擊力卻不夠深刻或強烈,寓意的部份反倒被神怪的部份給沖淡了。不過,若純粹以了解密勒日巴的生平為基礎點來看這部電影,"密勒日巴"仍有著相當的可看性。最後一件事,據說當時聞喜摧毀村莊時使用的法術不是雷雲而是巨蠍,聞喜可能是西藏召喚術師的第一人啊!


本文劇照由『噶瑪噶居寺』提供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