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有種流傳已久的降靈術:挑幾個三五好友或三五仇人,在週遭點滿一百根蠟燭,輪流說鬼故事,每說完一個就吹熄一根。據說第一百根蠟燭熄滅時,真正的鬼就會出現。不過實際操作上,由於一個故事通常總要來個十分鐘,講著講著很容易天就亮了,所以多當作一種比膽量的聚會情況較多。

若干年前,朋友送了我一片"怪談百物語",由日本落語家(類似講古)橘屋文左衛門主講,一個故事短約十秒,長不超過兩分鐘的試圖透過影片的方式記錄並傳達這種由來已久的恐怖儀式。挑了某個晚上,我自己一個人坐在電腦前,聽到第二十個故事時,我放棄了,老覺得黑漆漆的房間裡面似乎潛藏著什麼。數年過去,偶然找到這片有很多刮痕的光碟片,作為一種送行,我決定一口氣把它看完,然後就把它送給總是溫柔的奏著少女的祈禱的垃圾車。說也怪,第一次看時看了不到十秒電腦居然就當機了。某種怪異的巧合喔!影片的開頭還說,如果看的過程發生什麼怪事,請中止觀賞,過幾天後再繼續看,呵,有趣吧!

看了我上面的介紹,也許有些人會好奇:十秒怎麼說一個故事?可以。比如其中一則如下:據說,學校音樂教室裡的貝多芬畫像會在深夜骨碌碌的轉動眼睛。結束。夠快吧!其他還有像是:有個怎麼也打不開的房間,好不容易打開一看,發現裡面供奉著很多人偶....諸如此類。其中不乏一些具有倡導社會良好風範的故事比如有個小女孩毒死了隔壁小男孩家的狗,過幾天後小女孩死了,脖子上留下咬痕似的傷口或一個喜歡虐待貓的男孩有天被車撞死了,據說死時旁圍繞著很多貓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的屍體還有某家公司的職員不敢留下來加班,原因是過勞而死的上司會忽然出現叫他們趕快工作....聽著不禁會跟著點頭的好故事。當然中間也有一些讓我笑出來的鬼故事,人老了,看事物的眼光果然會變化。



落語家不愧是落語家,九成的時間聲音總是緩慢的陳述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不時又會加入一些擬聲辭或叫聲,都能想像拍攝現場工作人員心中的那份毛骨悚然。音效部份只有兩種:誦經聲跟節拍穩定的打鼓聲,反正就是努力營造一個讓觀者不舒服的環境。十個、二十個、五十個、九十個、九十七個、九十八個、九十九個,感官也在這時達到了最敏銳。忽然,現實世界傳來了一個聲音。

"壞電腦可賣否?壞電腦可賣否?"

附近狗聲大作,還有些吹起狗螺,果然影帶是會影響現實生活的啊啊啊!

回過神,螢幕上出現了非常有趣的字眼:請您就此打住,繼續看的話我們就沒有辦法保障你的生命安全。請您三思。喂!我好不容易熬過了一個小時,怎能因為這樣就放棄呢?帶著維京人的勇氣,我義無反顧的繼續看下去。落語家再度出現,叫觀眾把房間的電燈關掉。接著就說第一百個故事已經分散在前面的九十九的故事當中,因此,說完了。吹熄第一百根蠟燭,畫面變的寧靜起來,落語家自己一個人在鏡頭前面坐在黑漆漆的房間裡頭。再來呢?當然就是實境秀囉!

導演說,老師您可以起來了,落語家於是站了起來鬆鬆筋骨,旁邊忽然傳來某種東西倒塌的聲音,有人說看到落語家講古時旁邊似乎有人影。接著落語家開始抱怨自己喉嚨不舒服,這是目前為止人生中從沒有過的異樣感。然後一個戴眼鏡的先生說左腹不舒服,緊接著三台攝影機的畫面壞了兩台,有的男人開始爆出笑聲(男人都會這樣,覺得又恐怖但又有點好笑)。有工作人員想去打開屋子的門,結果不知怎的卡很緊,可能也緊張吧!結果手指被夾了一下。門終於拉開,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

當然,最精采的總在最後。

正片結束後,文字開始敘述第一百根蠟燭吹熄後的怪事。首先,在落語家抱怨喉嚨不舒服時,畫面的左上角有個不知什麼的東西忽然落下後消失。第二,落語家在跟旁人說話時,鏡頭後方一個工作人員的手上又出現了另外一隻手。最後,落語家在吹熄第一百根蠟燭時,被吹風而往兩旁迸發的火光中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臉。是的,總有些東西是人類無法理解的。

身為一個觀眾,我並不太在意這影帶的真實與否,真的發生了也好,劇本早就編好了也好,都沒有關係,我在意的是他的手法,還有我心中是否感覺到恐懼。我必須承認,在看影片的同時雖然我不時笑出聲,但好幾次總覺得背脊有點涼,有次涼到了脖子左右,足證影像的氣氛加上我自身的恐懼確實影響了我的精神。另外,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注意到的,此種類型的影片其實帶著很強烈的暗示在裡頭。從影片最初的文案就開始恐嚇觀者而帶來恐懼,最後落語家要觀眾關掉電燈的同時其實也在讓觀眾跟影片中的時空產生互動,讓觀眾相信裡面的事情都是真實的,大大加強了這份恐懼。某些專家級的講師,也把這樣的催眠手法活用在講課裡面,影響參加者的心理後進一步取得被影響者的信任。世界,還真是充滿了暗示啊!

有興趣的話,大家也不妨看看類似的東西。被嚇一下,有時候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