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七月,父親死於戰爭的12歲少年Shaun扭掉了播報社會主義新聞的收音機,起床去上學。途中,他經過一間巴基斯坦人開的小舖想看免錢漫畫,被老闆轟了出來。在學校裡,幾個高年級的學生嘲笑他大一號的褲子後拿他的父親開玩笑,Shaun衝上去跟對方扭打,不久後起爭端的兩人都被帶進校長室毒打了一頓。回家時,Shaun遇到了在隧道裡納涼的光頭黨(Skinhead,註)一行,老大Woody看Shaun心情不好便邀他加入,未料買食物回來的胖子Gadget看位置被新入的小鬼頭佔了便給了他一陣暴粟將他趕走,Woody雖教訓了Gadget一頓卻怎麼也喚不回當日自尊心多次受創的Shaun。

隔天,Gadget奉Woody之命前來邀Shaun加入他們的狩獵行動,Shaun同意前往。一群人跑進廢棄的房屋大肆破壞又喧鬧,Gadget落後眾人幾步而被大夥丟東西捉弄,他二度朝Shaun下手,並抗議自己的地位從Shaun加入後一落千丈而覺得不舒服。Woody一聲令下,兩人握手言歡。

Shaun拉著母親到鞋店要求買一雙馬汀大夫(Dr. Martens)鞋,但因沒他的尺寸只好買了雙合腳的黑色短靴。到了集會處,Woody讓女友Lol幫Shaun的頭剃光後送了他件襯衫,順便也幫褲子加上了吊帶,Shaun正式加入光頭黨一族。



一夥在外玩了一整天,期間Shaun則不停對大他近一輪的女孩Smell表示好感。晚上回家時Shaun因髮型而被母親訓了一頓,但開明的她隔天對Woody表示孩子跟他們在一起終於有了歸屬,希望他們能好好照顧他。當然,也不忘訓了幫他剃頭的Lol一頓。

晚上,一群人聚在一起喝酒,他們故意讓Shaun跟Smell獨處。沒想到Shaun剛出門,一個刺青壯漢忽然拿著砍刀闖入他們的聚會處,眾人均不知如何是好。此時,另一個壯漢出現撞倒了Woody,是替他頂罪關了三年半的好兄弟Combo,而刺青壯漢則是他的牢友Banjo。依序擁抱老友後,Combo知道了Woody跟Lol在一起的消息,口頭表示了恭喜;另一方面,Shaun跟Smell熱吻後她問他是否要吸她的奶頭,Shaun不敢。

Combo開始吹噓起自己牢中發生的事情,言談中誤用了中東佬(wog)一字,但他在發現與會的Milky是牙買加人後馬上道歉。Shaun跟Smell一起回來,Combo照樣使壞的嘲笑了一下Shaun,便讓他坐在Milky旁邊一起聽故事。



隔天,Combo出現在Woody一夥固定吃飯的餐廳,要他們上他的車去一個地方。他們來到Banjo(或Combo)的家,Combo當眾指責Woody昨天在好友被羞辱時居然悶不作聲。接著,他開始指責巴基斯坦人入侵了他們的社會,搶走了他們的工作機會,而政府只會把人送去打仗,送去福克蘭群島(Folklands)打什麼屁都不是的戰爭。聽到這裡,Shaun忽然起身攻擊Combo,並大叫他的爸爸就是死在那場戰爭。Combo安撫並鼓勵了Shaun的行為,並問他是否要讓父親的死變的有價值?接著,他要在場的人選擇加入他的行列或走出大門。Woody馬上起身希望大家跟著他走,但Puke、Gadget、Meggy、Shaun選擇留下,Milky則在Woody誠摯道歉後跟著他離開。

Combo帶著他的新人馬加入了一場種族歧視者的聚會,大家對著英格蘭國旗宣誓並加入了極右組織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簡稱NF),也就是英國的納粹黨。回程的路上,Shaun展示了他帶來的蘇格蘭國旗而獲得了Combo的讚揚;相反的,Puke出聲質疑了NF的說法而被Combo趕下車徒步回家。

他們開始四處塗鴉、欺負巴基斯坦小孩、每天訓練如何痛罵巴基斯坦人,Combo甚至幫Shaun在手上刺了十字。某天,他們打劫了Shaun學校附近那間巴基斯坦人開的商店後,來到Smell家幫她慶生。Woody等人看到Combo一夥後馬上離開,讓出此主意的Shaun有點難過。進了Smell的房間,Shaun表示自己上次是因為缺乏過吸別人奶頭的經驗才會沒有行動。之後,他問Smell是否願意當他的女友,Smell欣然同意。



又隔了一陣子。Combo找了準備去工廠上班的Lol談話,表示自己從多年前的一夜情後就深愛著她,也是靠著這份愛才讓他度過這三年的牢獄生活。Lol表示自己當時是個喝醉的16歲少女,那段回憶對她來說不堪回首。Lol拒絕收Combo在獄中幫她做的木盒子後藉由車門離開,Combo悲憤交加,不停搥打車門。

Combo去找了Milky希望能幫忙弄一盎司的大麻,Milky起先推託,但在聽到自己能免費得到一半後便同意了此交易。Shaun、Combo、Milky、Smell、Banjo、Meggy、Gadget一起哈草玩樂,過程中Gadget不勝酒力而被Smell扶了回家。頭腦暈眩的Combo及Milky開始聊天,Combo稱讚Milky的上一輩把牙買加式的音樂介紹到英國,Milky則讚許Combo才是真正的光頭黨,而他們的兄弟情誼將永存。話題一轉Milky提到了自己辛苦工作而不常回家的父親及很會做料理的祖母,並邀情Combo到她家享用美食。聽完此話的Combo忽然站起,詢問他怎麼樣才算是一個壞父親?接著,Combo開始批評他是黑鬼,Milky笑而不答,Combo便衝上前對其猛力揮拳,欲阻止的Shaun則被Banjo壓住動彈不得。毒打一陣後Shaun被笑著的Banjo放開,上前想查看Milky的傷勢但反被丟出門。緊接著插話的Banjo被Combo用酒瓶打頭,濺出來的酒混著血灑滿了Meggy的臉,而Meggy也被Combo恐嚇將勒死他後跟著Banjo一起被逐出。此時的Combo扯掉了自己的吊帶,上前察看Milky,發現他已經停了呼吸。Shaun進門看到倒在地上沒有動靜的Milky開始放聲大哭,Combo則要他像個男人別哭,幫他一起把Milky送醫急救。

戰爭告一段落,歸國的士兵微笑的喝著罐裝礦泉水,或跟來接船的親人或愛人擁抱。但那些死去的,則如貨物般被堆在一起。Shaun看著父親的照片不發一語,母親進來握住他的手要他別擔心,Milky的傷會好起來的。帶著裝旗子的包包還到廢棄的船邊,Shaun拿出旗子把包包暫擱船上。走到海邊,他用力的將旗子丟出,海水瞬間吞噬了那面旗子,也吞掉了12歲少年的童真。

註:光頭黨為60年代從英國興起的一種次文化產物,主要流行於工人階級,其特徵為男剔光頭女則是摩登短髮(Mod Style)。部分的光頭黨玩世不恭不理政事,但有部份則為種族歧視者。

======================================



導演Shane Meadows於06年推出的半自傳式電影,以一個12歲少年Shaun跟光頭黨之間的互動批評戰爭、種族主義、重物質不重內涵的生活方式。獲得當年英國電影暨電視學院獎的最佳英國影片獎。

非常寫實而殘忍的電影。英國電影分類局由於其蘊含及使用的歧視文字將其歸類為限制級,但部份城市則將其列為輔導級以讓影片能順利出現在它主要訴求的族群面前。如果在台灣,我想應該也是會以限制級的方式上映。更進一步說,必須以限制級的方式上映。

請各位回想自己十二歲的時候在做什麼。先說說我自己的。當年的我小六,非常喜歡遲到或翹課,成績中間偏下,暗戀回想起來長的很醜的女班長。閒暇就去逛萬年買電動遊戲或模型,也很喜歡齒輪玩具。收集鑰匙圈跟貼紙,某天被老爸丟光光。跟老爸的關係不是很好,偶爾會學習老爸兇不交房租的房客。沒什麼朋友,這點到現在還是一樣,不過當年是自閉,現在是懶惰。

大致如此。



同樣的年紀,Shaun飽嘗著沒有父親的孤單,同學跟他之間也無甚互動。年紀不大的母親被迫成為寡婦,帶點嬉皮風的努力養育丈夫唯一留下的禮物,但卻無法給Shaun一個他能模仿、崇拜、依賴的父親。於是,Shaun轉而從偶然認識,大他快一輪的成年朋友Woody一夥處獲得慰藉及歸屬感,開明的母親也同意了他的作法。獨子,常以同樣的方式認識世界。

一開始倒也沒出什麼事,Shaun跟大家處的不錯,也開始跟龐克風的Smell有了若有似無的關係。超越了年齡上的障礙,也帶有一點成年對少年的疼惜,或甚至懷念,Shaun順利成為光頭黨的一份子。但,複雜的世界開始對他展開攻擊。



種族歧視份子的Combo出獄讓所有的事情變了調。出於對父親的懷念及對世事的無知,Shaun及Woody的部份朋友輕易的被Combo以復興國家威信為由說服,莫名奇妙加入了具種族歧視的組織民族陣線。對這群大小朋友來說,種族歧視不過就是噴噴塗鴨,欺負弱小,頂多就是去商店耍狠搶點東西吃喝玩樂,沒什麼大不了的。活該,你們這些巴基斯坦人,搶了我們英國人的工作,當然應該要貢獻點給我們。留你一條狗命,看我們英國人多慈悲。

一切,不過是場恃強凌弱的遊戲,動物界都是玩的,不是嗎?別這麼嚴肅,找點樂子而已嘛!

被欺負的人心中的痛跟恨,誰人在意?



這天,因一夜情而單戀對方三年半的Combo被甩了,於是找了牙買加裔的英國人Milky弄點草來哈一下。事情本來也好好的,但當話題談到父親,談到家庭的溫暖時,Combo忽然抓狂,為的是什麼?

我想,Combo的父親多半也是不常回家的那種。但不同於Milky對父親的信賴及愛,Combo把他自己變壞的理由全部推給父親,認為今天的一切都是壞父親所造就的,因而對Milky對同一類型父親的看法產生了激烈的反動跟憎惡,也混著他不能承認的忌妒。加上Milky有個很會做菜也很大方的祖母,也有女朋友,反觀自己,關了三年半出來喀的一聲被想念已久的女人踢進下水道,只能跟強壯愚笨的Banjo為伍,欺騙這些不經世事的小孩去學習痛恨,學習把不幸建立在別人身上,學習所有的錯都是別人造成的。他,呼風喚雨的Combo,瞬時居然蟑螂不如。

按照同樣的思考模式,他把罪都推到Milky身上。一個信奉種族主義的光頭黨,對著光頭黨源頭:牙買加的移民痛下毒手,滿心以為白人優越,卻反而印證了自己的渺小。



這一切,Shaun一輩子也忘不掉。這是他的成年禮,12歲,他要離開母親的羽翼,開始去探索這處處危機的叢林。開始的時候越痛,過程他將越輕鬆。至少,心理上。

12歲的Shaun,背負著代表英格蘭國旗的聖約翰十字,背負著歧視外來民族的扭曲觀,背負著父親已死的認知,背負著他不過是大時代中小小一棋的命運,背負著他12歲無法承受的成年世界,臉上,只留下兩道鹽痕。

把旗子丟進大海,他想遺忘掉那些不堪。然而回首時,他已經不再是從前的自己。他還年輕,但成長的木枝早已開始往身上堆疊,無法逃避。

看看這部電影吧!從它悠閒又沉重的配樂,從它青春又殘忍的劇情,從它群體又個體的故事中,我想我們都能學到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