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告訴我,妳要啟程去那遙遠之地,去尋找那顆閃著綠光的紅寶石,去尋找那團永不熄滅的冰之火焰,去尋找那隻夜夜啼哭的賽普勒斯幼犬,去尋找那頭春眠冬醒、夏死秋生的酒醉貓熊。

下大雪的夜裡,妳穿著海豹皮織成的大衣啟程。

"妳確定要走嗎?這旅程路途遙遠,妳必須騎上被奧汀懲罰而肝腸外露不停淌血的腐龍之背,跨越第一萬座長著致命薰衣草的橘色山脈,穿過樹上結著染血刀劍的森林,涉足荷魯斯兩眼緊閉而失去了黑夜白晝的虛無平原,最後還必須殺死自己十次才有可能進入那早已被遺忘的無色聖壇。何苦呢?留下來吧!"

"不,"妳堅定的說"我跨越了七個海洋來與你相見,我們一起面對了三次的飢荒、十一次的蝗災,更別提九頭龍偕同獨眼巨人進犯的那次,大火燒了四天四夜才熄滅。"

"既然我們已經一起面對了這麼多苦難,不就代表著光明就在前方嗎?留下來吧!"

"不,"妳堅定的說"我見識過了你的氣度,你的勇敢,你的無知,你的兇猛,你的悲傷,你的恐懼,你的徬徨,你的溫柔。我見識的夠多了,我只能離開。"

"為什麼?我不懂。為什麼?"

"其實,"妳說"我要找的不是那顆閃著綠光的紅寶石,不是那團永不熄滅的冰之火焰,不是那隻夜夜啼哭的賽普勒斯幼犬,不是那頭春眠冬醒、夏死秋生的酒醉貓熊。我要找的,是在他們後方兩百公尺,在沼澤不停冒泡處奄奄一息的"

"愛嗎?"

"希望"妳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