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一直不是一個領路的人,總是讓大家帶著走,自己走的話經常迷路。但說也奇怪,這樣的我在遊戲世界裡面方向感卻超強,追根究柢,也許是對現實社會沒有辦法產生共鳴吧!常去的地方就那幾個,知道那麼多地方能做什麼呢?但諷刺的是,也許是因為看起來值得信賴,也許是看起來很有自信,也許是看起來很聰明,我時常被問路。一般人倒也就算了,回答個"我也不知道,不好意思"對話就能結束。可有時候美女問路,就不禁扼腕了。不是說想發生什麼事(問個路後就以身相許?!那我會把台灣的地圖整張背起來),但就是不開心。前幾天從花蓮回來,在板橋火車站附近的候車處等公車時,一個時髦的漂亮女生問我遠東百貨怎麼走,我愣住,微笑,回答,心碎。唉呀呀!人生真的好悽慘啊!

但是,雖然是這麼樣的一個人,有時候綠光還是會照在我的身上。

昨天跟朋友約吃飯,從萬華騎車往永和前進,行經愛國西路一帶,忽然有個看起來沒睡飽,完全沒笑容也沒精神的年輕人問我台北車站怎麼走。我直覺想開口回答我不知道,可過了一秒後我發現,天啊,我知道怎麼走,也正確的告訴他要順著中華路後在市民大道右轉就會看到。年輕人並沒有道謝,問我怎麼走回去。喂!少年的,待轉這種東西在台北騎車是必要知識吧!但是,我還是好心的教了他。

OK,故事這樣就差不多應該結束了,路癡忽然提供了方向,奇蹟之光的有效期限差不多了。

不過,還沒唷還沒唷,後續還有。

我騎上中正橋,下橋後順著路走,朋友說有個捷運站,我騎老半天就是沒看到,直到看到樂華夜市了,我打電話給朋友,才知道騎太遠,於是迴轉後在頂溪捷運站1號出口附近停了車等她。媽的!這傢伙真的很慢。等啊等,忽然出現一個矮黑眼鏡小女生,問我樂華夜市怎麼走。天啊天啊天啊!我居然知道怎麼走耶!於是報了路,並看到小女生的三個朋友陸續出現,四個人朝著我說的方向走去。我主導了四個年輕人一個晚上的命運啊啊啊!時間點滴前進,一個穿著寬大衣服,頭髮染成淺黃色的美女在我右前方的柱子那裏等著什麼人。一隻一邊耳朵折,一邊耳朵站的黃色土狗搖擺著出現,走到柱子後頭的樹下,聞聞樹根後又聞聞自己的老二。此時,一個帶著孩子的媽媽來問我樂華夜市怎麼走,我又報了方向,且追加了一些細節("會有一個寫著樂華夜市的大拱門喔")。媽媽道謝後離去。此時我的心情已經到了想戴上黑色禮帽後拿起黑色雨傘跳踢踏舞的境界,然後剛好左方又出現一個穿著單肩T恤,另一邊露出黑色胸罩肩帶的面孔身材都具相當水準的女生出現,走進了捷運站。趕快趕快趕快,美女們趕快來問我樂華夜市怎麼走啊!我是專業的樂華夜市嚮導啊啊啊!

雖然心裡這麼想,好運已經用光了,舞台上只留下我一個人,觀眾席只有紙屑跟黏在椅子下的口香糖。於是,雖然心情還不錯,但問路的是年輕男、黑矮小女生跟一位普通媽媽,我男人的驕傲,成長度大概只有百分之零點三。諸位美女們,看到我,請記得問我我會走的路喔!我會很開心的告訴妳們方向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