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手與小黑告別後我繼續上路,不安的烏雲卻從左面襲來,遮住眼前的山谷。我的旅程會否因此而中斷?



我決定往冷水坑前進。我從沒去過那裡,也不知道那裏有甚麼,只是讓直覺帶著我走。


俯瞰


我在畫面中的涼亭休息了一下,扭了扭不聽話的腳踝,換了件衣服


不知道能不能吃,玻璃罐裡的樹子也是長這個樣


偶遇蜥蜴先生(小姐?)


八成跟硫磺有關係


偶遇蜻蜓

抵達冷水坑,原來居然是個溫泉,明明就是好熱的地方,怎麼會叫冷水坑呢?不解。



考慮了一下後,我決定進去裡面看看。距離上次洗溫泉至少也是五年以上的事情了,藉這個機會順便洗洗也不壞。沒帶毛巾?那就拿件衣服充當就行;沒帶肥皂?硫磺殺菌力這麼強,管他的。抱著這樣的心態,我脫光光,用紅色的塑膠水勺舀了些溫泉水往身上淋,準備入浴時一個老伯阻止了我。

"你有洗過身體了嗎?"

"有"用水淋過搓過應該就算吧!

"你有洗腳了嗎?地板很髒,沖一下再進來"

從命。我舀水沖腳後走進,一個戴著眼鏡的先生起身出池,把位置讓給了我。

熱度一點一點滲透全身,感覺身體活絡了起來。我靠在浴池外圍,看著時鐘享受。幾個老伯開始談起怎麼去中正國際機場,走哪條路之類的,議論紛紛,就連洗完澡了不認識的老伯都插嘴表達他的看法。女浴池那邊又會討論什麼呢?我想。也許談談孫子怎麼樣談談媳婦怎麼樣吧!我出門,常聽到老婆婆抱怨媳婦不乖怎樣怎樣的,婆媳不合果然是普遍現象。但回頭想想,人越老越頑固(我已經有傾向了),年輕世代在不同的教育及社會環境下長大,有摩擦也是正常的吧!相處,本來就是不停的摩擦。

由於浴室內拍照有礙風化,我準備了另外一張比較優美的照片來說明當時的景觀。雖然缺少了水,不過我想大家自能領會。



擦乾身體穿上衣服,老伯們的話題聊到各地的里長伯把好好的公園打掉重建以從包商處獲得回扣的政治議題。老伯啊!你們是忌妒吧!我了解的。

繼續前進。擎天崗就在冷水坑的不遠處。



穿過汽機車停車收費站,我問了收費小姐出來以後朝哪個方向是夢幻湖,我緩步走了進去。走在柏油路上,汽或機車約兩分鐘左右出現一次,中途我還遇見一個吐痰的老伯,彼此點頭致意。來到一處遺跡,我忘了記下它的名稱,但那是我們倆共有的回憶之一。人面不知何處去,遺跡依舊笑春風。







我跳過封閉的木架,爬上幾座廢棄的石造建築,拍下了一些照片。嘿!如果我們還在一起的話,我還會跳進來嗎?





雖然,上面甚麼也沒有。

繼續朝擎天崗前進!











無止盡的路終於帶領我來到今天的目的地。



上次攜手前來,好幾年前的事情了。那天擎天崗起著大霧,我還是載著她把車停好,牽手走上模糊不清的遊客服務站。前途,迷茫。


今天很清楚


我跟她還在這涼亭一起吃便利商店的便當呢!記得當時也有狗在附近晃蕩

經過了一間廟,我決定走上與當年不同的路,往左轉進那人煙稀少之地,探探裡面到底有些甚麼神祕。部分道路崩塌?讓我瞧瞧先。


有毒蛇、蜜蜂


還有貓!?

隨著我逐步靠近,貓跳進旁邊的草叢裡,經過時,草晃蟲鳴,有入叢林之感。八煙?這名字挺有趣,就決定往這兒。


只能用荒涼來形容






路況越來越糟





從我離開夢幻池開始,耳邊就不停響起振翅聲,時大時小,似乎是當地黑道蒼蠅或蜜蜂家族不願我踏入牠們的領地而給我的警告。當走到此處時,那聲響已開始左右耳互相切換著出現。這不是幻覺,是很真實的,耳際有風的威脅感。






下坡走起來還好






蠻好奇原本的牌子是甚麼?XX年這裡曾噴出岩漿?

過了百二崁,忽然出現一座森林,分界的非常明顯。



進樹林,空氣忽然有了寒意,右手邊看似無盡頭的深處就算竄出野熊也非常合理的氣氛。前進一小段出現了一間小土地公廟,祭品的仙貝看起來仍新,可見近期有人參拜。拍了幾張照片,液晶螢幕上出現了電源不足的圖案。耳旁的飛蟲聲越來越大,已經跟成年蟑螂飛翔時發出的聲音相去不遠,可我怎麼也看不到對方的長相。樹林裡的溫度越來越低,我終於知道甚麼叫森寒。回過頭,我逃似的奔出了樹林,且總覺得有精靈一類的無形生物注視著這一幕,無聲無息。







彷彿要跑贏痛覺一般,我帶著快抽筋的腿衝上了百二崁,用身體體會早期住民們搬運物資的辛勞。飲水已經見底,路旁的水僅供洗滌,我沒有表情,看著自己的腳,一步步前進。


大油坑

順著原先的路走回擎天崗,我已經忘記毒蜂毒蛇山貓的事,背上的寒意仍留下少許的觸鬚輕撫著我的手臂。In the forest, I was not alone。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