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動物園後,先到和平西路上的燦坤去看了一下小筆電,然後就往信義路前進,來到了跟前女友遇見老牌台語女星吳敏的警察局前。



順利地找到了機車停車場停好車,我走進信義威秀,問了等下劃票是在電梯底下的服務台後,到附近溜達。本來想找毛毛的男友的朋友藍星人的蹤跡,不過看來今天休假沒在外頭表演。一個非常具有元氣的輪椅伯對著我說「帥哥,支持一下」,我微笑搖頭。去萊爾富買了罐深層海洋礦泉水,順便問了紐約紐約跟自由女神像的所在位置。轉瞬間發現,天啊,我好宅啊!


從停車處看到的大樓







元氣伯二度登場,我決定給點支持,問了15元能買什麼。起跳一百,老伯,這我就真的沒辦法了,抱歉。

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回去排隊等劃票,排第一的是名拿著書在看的長髮女生,職業級的排票人,第二位是個戴著眼鏡短頭髮的婦人,第三位則是我。不久後開始劃票,此時意外發現,老天啊!她出現了。

還記得我在"地獄魔咒"那篇提過的專看首映或特映的人馬嗎?裡面有提到的胖女人出現了,赤著腳,要我前面的女性幫她劃票。我前面的女性嚴正的拒絕她(當然啦,其他人排隊排假的啊),胖女人看看我,我眼睛沒避開,她繼續向後走去。



告知「請幫我劃靠近走道」的劃好了票,我回到自由女神處等小馬。小馬約在六點三十分左右出現,說我黑了許多,宅氣全數消失,改走陽光路線。本來想吃點什麼,但怕太趕,所以我們就走到對面的二樓放映廳外頭等,一邊也計畫著等下怎麼趕九點要撥的《巨乳排球》。胡亂聊了下巨乳啦、排球啦、甲斐正明啦及其他健康正常快樂的異性戀男性會聊的開心話題後,我們發現在某個小台子前面圍著一群人在拍照。誰啊,我想。小馬說應該是戴立忍。一眼望去沒看到,只看到盡頭處幾台攝影機。走回來後仔細看,天啊,真的是戴導耶!


旁邊的女生是宣傳

戴導忙著跟幾個看起來很有來頭的人講話,本來想去上廁所但又出現了另一個西裝人士而因故停步。我想上前說點什麼,宣傳有發現,但礙於戴導正忙,所以我沒做什麼。話說完,戴導往廁所的方向高速跑去,我考慮了一下是不是要衝進去拍照(我有朋友非常迷戴導),想想貼出來也要打馬賽克,搞不好還要被起訴什麼的,而且我應該也打不贏戴導。算了,就在外頭等。戴導一出現又開始跑,我攔下了他,帶著微笑請他讓我照張相。他說他有點趕,我說很快就好,戴導於是給了我好大一個微笑讓我拍照。我說我喜歡他拍的"台北晚九朝五",他大方的說希望今天也能給點指教,不管是好的壞的都不用客氣。我說放心,我不會客氣,我是影評人(考慮了一下要不要加邪惡兩個字)。他定格了一秒,跟我說謝謝後又趕忙跑回去。嗯嗯,戴導真的很帥呢!



又等了一下,約莫七點十分左右才開放入場,我跟小馬非常擔心會不會趕不上《巨乳排球》。由於是首映,電影放映前慣例請演員跟導演說話。我拍了幾張照,但因為坐的太遠怎麼拍都不清楚。小馬說,那就拍一下我們兩點鐘方向那個女的,但說完後又有點後悔怕對方轉過頭來不好看。我說沒關係,是好是壞都是人生啊!於是拍下了照片。



電影開始。

新聞報導一名挾持了小女孩的男子欲從天橋處往下跳,並大喊著社會不公平。

畫面轉成了黑白,高雄某港口處一個乩童正在幫一艘新船舉行啟航的儀式,儀式後船東爬上了船開始往下丟糖,一個小女孩趕忙拿著帽子去撿拾。

李武雄跟他的女兒妹仔在港務局蓋起的儲藏室偷接電後定居其中。兩個警察登門說妹仔已經到就學年齡,要武雄趕快去幫她辦理戶口登記後讓她上學。談完,武雄趕緊騎車載著妹仔跟空氣幫浦到發哥的地方上工,並希望他能幫忙多找些工作,他好存錢讓妹仔唸書。

船駛到了海上,武雄戴起氧氣罩後就潛入水中,進行幫船隻鎖底部螺旋槳處的螺帽的工作。發哥打起瞌睡,妹仔發現爸爸的氧氣輸送有問題,趕忙叫起了發哥,幫助爸爸順利上船。

武雄把幫浦載到了老友阿財那裡檢修,提到了要幫妹仔辦戶口一事,電視上正在播放《綠野仙蹤》。

在戶政事務所,辦事員提到妹仔的監護權仍在其母及她的丈夫手上,需此兩人才可辦理。原來早在武雄跟妹仔的媽在一起之前她就已經結婚,因此法律上武雄並不是妹仔的爸爸。



回到家,武雄膽顫心驚妹仔會不會被社會局抓走。在阿財的建議下,武雄載著妹仔騎車到台北找同樣為高雄出身且也是小學同學的立委林進益幫忙。初次北上,好不容易見到了林進益,也在對方助理的幫忙下跟警政署戶口組組長進行談話,對方表示他都已經連絡好了,只要騎車回當地的戶政事務所找專員處理即可。再三道謝後,武雄載著妹仔沿路偷吃芒果,露宿小學,回家。

不幸的消息等著他。組長提到的專員出差北上,此案件已經移交社會局辦理,不管他找什麼人乃至總統來都沒有用。武雄生氣的在戶政事務所大吼,我是他的爸爸,為什麼我還要什麼狗屁法律來認定。職員打電話通報警察,武雄回家告知阿財這個消息。警方不久出現在武雄家,他機警的抱著妹仔掛在窗戶外頭的鐵鍊處沒被發現。

武雄二度北上,買了盒水果要當作禮物。他先去找了林進益,立委跟助理都不在。他來到警政署,央求一個攝影師幫他把水果送給組長,但被記者以"我們是政治線,不是社會線"的理由拒絕。他打電話給阿財,阿財說電視上林進益就在立法院附近。武雄帶著妹仔急奔,趕到現場時早已散會。拿著一個撿來的抗議牌子跟水果,武雄漫步到總統府前面,隨即被維安人員帶走盤查。

被放了出來,一盒水梨多處靠傷,武雄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於是,他爬上天橋,抱著妹仔跨到鐵扶手外,試圖吸引注意。在故鄉的阿財看到此景,氣的要砸電視,不准其他人嘲笑好友的心酸,甚至當作一盤賭局或笑話。之前遇到的記者在問武雄話時,警察趁隙包了上去銬住武雄,也帶走了以為是人質的妹妹。父女就此分離。

兩年後,武雄仍然做著同樣的危險工作,並在工作之餘四處走訪各地小學企圖打探妹仔的消息。阿財雖責怪武雄行為盲目愚蠢,但也多次居中替武雄跟社會局人員斡旋,盼能得到一點關於妹仔的消息。這天,武雄照慣例下海,發哥照慣例打盹,幫浦又出了亂子,氧氣的供應霎時停止。

武雄察覺到了異樣,忙著往水面游上,恍惚間,妹仔似乎在船緣看著他,不眨眼的看著在海底工作的父親。

由於忘了做減壓的動作,武雄雖在醒來的發哥趕緊攙扶上船並送醫後命無大礙,卻住院了一陣子,行動也受到影響,需靠拐杖當支柱方可行走。阿財拿了份文件來給武雄,他於是坐上公車去跟社會局人員進行會晤。對方先是簡單問了下武雄的病況,隨後提及妹仔在學校成績優秀,已經順利升上三年級。兩年來妹仔換過三個寄養家庭,但從她離開父親的那刻起,就沒有再說過一句話,也不跟周遭的人互動。武雄聞言痛哭。

痊癒後,武雄又開始工作。某個晴朗的下午,武雄的船逐漸靠近港口;碼頭上,妹仔定定的看著父親的歸來....

=================================



由於在《台北晚九朝五》時就已經看到了戴導導戲的功力,在獲知能看《不能沒有你》的首映時心中小小的洋溢起了幸福兩字。但我想先澄清的是,從我這幾年看影的經驗中我學到了一件事情:最好不要有期待,否則人很容易會看到電影中的缺點。由於這樣的想法我在事前並沒有看過任何劇情的簡介,除了知道是改編自真實社會案件及好像是個悲劇外我在可說是一張白紙的情況下進了戲院,坐下來好好享受這部電影。



比之《台北晚九朝五》,戴導掌鏡及取景的能力提升許多,漸趨成熟;而戴導把故事的焦點放在飾演武雄的陳文彬上的做法大大的提升了影片的可看性。主角與其他角色的互動當然不可免,但與其使用過多的鏡頭去紀錄下配角們可能不自然的演技上,不如只讓他們出聲或出場的時間縮短,可避免許多不必要的缺點浮現。電影中兩個缺點之一就是片末發哥在打瞌睡時的演技略帶機械化而僵硬,雖前後呼應,但不如只讓頭點一下後鏡頭直接拉走會更好。另外一個缺點則是片頭警察出現喊了屋頂上的武雄後鏡頭又隔了一到兩秒才切下一個畫面,這空白的區間來的太不自然而顯得多餘。我認為,那不是一個出現空白的好時機。



故事本身編寫的非常紮實而環環相扣,黑白色調的運用強調了時間感,但由於《不能沒有你》的黑白相當的清晰而明亮,並沒有犧牲掉色澤的多層次,讓我小小的覺得「如果看起來再陳舊一點會不會更好啊?」,當然也可能是我個人對畫面太執著了,僅供參考。此外,演員的演技幾乎無懈可擊,音樂的部分亦具相當韻味,整體來說,《不能沒有你》是部完成度非常高的電影,是國片中少見的幾乎無可挑剔之作。

但是,很可惜的,我沒有被打動。



《不能沒有你》是部結局雖然圓滿但整體而言卻體現了小人物悲情生命的電影:沒什麼知識的工人用自己知道的方式獨自扶養女兒,但大環境的壓迫卻逼得他無路可退,想讓知識普及的社會善跟不看血緣而著重在法律關係的社會惡不停交雜易位,故事裡沒有對跟錯,只有一個父親帶著一身的傷奮力的為了能跟自己的女兒一起生活而與社會進行不可能勝利的搏鬥。One against the world,成功的機率比中樂透還低。我們看見立委拍拍老同鄉的肩後把事情推給了助理,我們看到女記者說自己跑的是政治線而不肯幫忙轉交禮物但又在最後訪問了抓住天橋外側扶手的武雄,他們真的壞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換作是你我,也許也會做出同樣的抉擇,畢竟我們跟他非親非故,對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人,我們戴起面具,敷衍了事。



劇中,就連從台北回高雄的路上偷摘芒果及睡在小學課桌上的段落都沒有讓我微笑,而是被一股沉重壓在肩上,同時有個聲音要我好好的感受劇裡的悲情。來到了天橋一景,失敗早已被預言,父女被強迫分離,我必須承認我小小的震了一下;當武雄在水中看到妹仔的幻象時,我心裡浮現了帶點期待的不安,武雄吐血,但活了下來,我也呼出那口卡在肺部的氣;武雄在小辦公室裡痛哭時非常的真情流露,但卻來的突兀,沒有任何情緒上的堆疊,某個東西垮了,喀啦一聲,但聲音沒有激起我心海的迴盪;最後父女重逢那景,淡,而且似乎預示著未來的不安,我沒有感動,沒有感受到《不能沒有你》(我一直想起LeAnn Rimes的〈How Do I Live〉)五個字裡傳出的濃厚情味。



我跟小馬有一樣的感覺:《不能沒有你》在感情的處理上太收,而且少了情緒的堆疊,圍在觀眾身邊的不是哀傷,而是一種憐憫,從第三者角度去看的憐憫,讓我無法產生共鳴。我常跟朋友說,電影這東西很像疊疊樂,《七夜怪談》也好《異星戰場》也好《愛在日落巴黎時》也好《王牌冤家》也好都是讓觀眾在觀影過程中不停累積感受,最後當某個關鍵性的木條被抽掉時,我們恐懼、興奮、失落、盼望。《不能沒有你》理應屬這類型,但哀傷卻被憐憫壓的太牢固而讓我心中的高塔到了最後仍健在而杵在原地。但,如果我們透過比較理性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不能沒有你》絕對是華語片近年來在劇情架構、演員表現、音樂、氛圍方面都數一數二的一部優良作品。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