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真實身分曝光的美國特務,莎特(註)早知自己命在旦夕,卻意料之外的被有幾面之緣的德國蜘蛛學家所挽救,兩人的愛情也因而萌芽。

數年過去,莎特快樂的婚姻生活在一個來自俄國的男人所毀。男人宣稱莎特其實是俄國值入美國,為了「X日」而存在的間諜。莎特因這一席話被懷疑而不得離開,但她一心擔心老公的安微便使出渾身解數逃出了大樓。

因為俄國男人的話,莎特知道俄國人的目標是殺死現任總理。喬裝後她混入美國副總統的喪禮,炸掉建築的地底後殺害了俄國總理。

經過一段驚心動魄的脫逃後,莎特回到俄國男人,也就是她的老師身邊。好不容易見到被囚禁的老公,老公卻在她眼前被槍殺;因為,他是她的弱點。莎特不動聲色,用打破的玻璃瓶刺死老師後幾顆手榴彈炸死了小時的同學們。

跟另一個老同學見面後,莎特易容成男性進了白宮,這次的目標是美國總統。老同學自爆讓總統躲入地下基地,莎特跟著電梯跳跳跳到底層。正當她準備跟總統接觸,才赫然發現原來老師還留了另一著棋............


註:即電影英文原名Salt,一般常見的鹽就這個字。若根據聖經馬太福音的話可引申為謙遜而善良的人。



看的是首映,現場眾星雲集到一個不行,裘莉姐的魅力果真不同凡響。排了長長的隊伍進去後,吹著涼涼的冷氣看戲。

為什麼暑假的片子都一定要拍這麼冷呢?故意拍來降溫的?

先從比較熱鬧的東西講起。



做為一部間諜動作爆炸片,片中毀了不少車子建築一類,更有裘莉在高樓中庭間攀爬的危險戲、裘莉武打(頗弱)、裘莉在公路上卡車頂跳躍穿梭、裘莉跳電梯後側牆面下滑等劈哩啪啦鞭炮般的戲碼,我個人比較喜歡的則是裘莉用電擊器操控警察的人體遭電擊抽蓄反應來駕車的橋段;加上她在會議室裡利用清潔藥劑、消防器跟椅子的支架製作炸藥。老天!這是終極警探加馬蓋仙啊!

然而很不幸的,明明就拍過〈神鬼至尊〉跟〈愛國者遊戲〉這些個熱鬧電影,怎麼導演Phillip Noyce的視覺力道傳達能力還是這麼弱呢?場面大歸大,死者多是多,但我看見的只是小孩子在玩弄模型玩具時的自得其樂而非針對速度、力量的狂野追求。看著看著,我彷彿聽見遠方傳來竹子敲擊石頭的聲響。我坐在一個穿著和服上飾有蝴蝶的女子面前,她正在大傘下幫我沏著綠抹茶。一切是這麼平靜,這麼安詳。

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啊!



劇情則是另一個問題。〈特務間諜〉的故事大體上來說還勉強算有邏輯,不過戲節部分的處理非常隨便。以關鍵的蜘蛛梗來說好了。除了超級好猜以外,一個堂堂的俄國總理被殺,我很難相信醫療人員不會檢查他身上的傷痕或什麼的,毒物檢測之類的也會做一下吧!『死者無明顯外傷,應該是心臟麻痺』,就這樣?不是應該解剖做一些判定死因之類的嗎?

而最後結局的大揭密我也有點疑問(一樣很好猜)。同學自爆,莎特於是就照計劃往樓下跑...

且慢!莎特還不知道有個神祕人物學長的存在吧?那她衝下去是要做什麼?跟總統會合嗎?幹掉所有的保鑣之後,莎特要跟總統說,『嘿!外面有人要殺你,我來保護你的。』

誰會信啊........

幸好,下頭還有個學長扛著,所以莎特成了救國英雌。一切就是這麼天衣無縫。



不過,我們也可以從比較象徵意義的層面去看這部影片。

看過電影的人應該還有印象,莎特那些小時候的同學們(長大後有碰到面的)居然各個是男人,這在一部以女性角色為主體的電影中似乎有點奇怪,不能夠被解讀成對女性的歧視。我個人的看法是,莎特象徵的是一種對愛情,而非對理念的忠誠。縱使出身如此,莎特根據不同的人生境遇選擇了對她最好也最幸福的一條路,這是那些滿腦子只有愛國的理性主義男人所無法體會的真實。

有人說女人是浪漫的,她們想到的只有美麗的婚姻而沒有柴米油鹽醬醋茶跟那張皺巴巴的黃臉婆面容;相對之下男人最實際。戀愛最幸福,一直戀愛下去愛情自然長久,結婚因為有了約束所以男人就會變。不結婚,才是最聰明的選擇。

真的是如此嗎?


江蕙?

如果女人早已經知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選擇相信枕邊的男人會給她平淡但也穩定的未來呢?如果男人只是想四處談戀愛,充分享受由男性荷爾蒙所引發,對乳溝及洋裝下美好肉體的無限遐想及對美好性愛的浪漫渴望呢?

在〈特務間諜〉中,我們看見莎特在丈夫死亡時只有眼角抽動一下,接著便大開殺戒,一切只為除盡這群破壞她幸福的惡棍。照計劃,莎特一步步殲滅反派,只因其相信內在的復仇渴望,那真實的憎惡,而非遙遠的理想主義。

於是,我想起那些含辛茹苦咬著牙撫養孩子長大成人的案例多數是母親。
於是,我再一次敬佩起女人。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