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村長大的三平三平(須賀健太飾)跟竹竿名人的爺爺一平(渡瀬恒彦)一同參加了釣香魚大賽,爺孫倆分別拿下第二、一名。位居第三名的釣客不服氣譏諷他們作弊,生氣的三平遂挑戰他們:贏了,冠軍獎盃二話不說直接讓渡;輸了,對方永遠也不准在這條河釣魚。

比賽開始,對手急忙開始行動,三平卻爬到了樹上玩耍;中場,三平則跑到河裡玩水;接近尾端,三平乾脆直接在大石頭上打起盹來了。對手當餌用的香魚已經死亡,正滿足於自己的收穫,剩下二十分鐘,三平起身,眨眼間就釣上九條,超越對手的五條。原來,三平是先在樹上觀察魚的游勢,接著去河中趕魚讓牠們害怕而躲到石頭邊群聚,最後則是休息等牠們穩定心神,再利用釣餌有限的體力快速行動。三平獲勝,但爺爺不允許他把河川占為己有,任何人都有資格在河裡釣魚,聽話的三平便跟對方和解。

旅美的釣鱸魚名人鮎川魚紳(塚本高史飾)看到了三平的技術十分訝異,主動出面示好,卻被三平的好友高山ゆり(土屋太鳳飾)視為變態而交給警方,幸好在確認鮎川身分後三平和他結成了好友。三平把鮎川帶回家給爺爺認識,聊天過程他提到自己想去一個名為夜鳴谷的釣魚樂園,一平沒有作聲。三平睡著,鮎川跟一平幾杯黃湯下肚開始就日美魚的差別而小孩般的鬥嘴。



隔天上午,搬到東京居住的三平的姊姊愛子(香椎由宇飾,小田切讓的太太)回來,吵著要帶三平去東京同住,鮎川想勸和卻碰了壁。一平要孫子們先去掃墓,便跟鮎川說起了陳年往事:原來,一平跟愛子的爸爸平也是釣魚好手,卻在一次海釣時喪失了性命,悲痛欲絕的母親也在半年後去世。從那天起,愛子痛恨釣魚,跟爺爺大吵一架後就獨自離家上東京。當天晚餐時,爺爺提到了夜鳴谷,提議如果三平釣得起夜鳴谷裡那尾超級紅點鮭的話他就留下來,反之則跟著愛子走,愛子認為不可能,於是點頭應允。

四人開過一段樹林路後開始步行,過程中甚至還露宿獵熊人的小屋。過慣都市生活的愛子雖頻頻抱怨,但遇上三個滿腦子釣魚的男人她也沒轍,只得跟著繼續前進。在爬上一座瀑布後,他們終於抵達了這個當年獵熊人為了確保糧食供應而將紅點鮭移植至上游,卻意外創造出的紅點鮭樂園。



一平跟鮎川都有所斬獲,三平則怎麼也釣不起半尾。他們把釣到的魚做成各式料理,大喊好吃。聽了姊姊說的負面話後,生氣的三平頂嘴她就是過得不開心才要把他帶走而惹來一巴掌。愛子跑走,鮎川追上,她說自己很努力的在東京過日子,這心情三平怎能體會,此時鮎川拿下了眼鏡露出瞎了的左眼。他的父親在他小時一次拋竿失利誤擊愛子眼睛,那天起鮎川便離家並成為釣魚好手,他要證明給父親看自己也辦得到。鮎川離開後三平用荷葉做鬼臉出現,並說如果姊姊真那麼寂寞他願意相隨。此時一陣猿聲響起,鳥開始大批遷移,螢火蟲、蜻蜓亂了頭緒的飛行,湖大王巨型紅點鮭出現覓食,三平終於了解原來生性謹慎的牠只吃飛蟲。

隔天早上換了策略,三平順利讓湖大王吃了餌,但兩方的體力對決三平卻落敗而被拖下湖水。一平指示鮎川趕快捲釣線,但被愛子一把搶了過去。拉啊拉,抱著湖大王的三平出現在水面上,兩者還在纏鬥著。三平大叫姊姊,愛子不加思索的把圍巾丟給三平。三平把圍巾纏上了湖大王的眼睛安定了牠的心神,湖大王挑戰計劃,成功!



釣上湖大王一直是三平過世父親的目標,愛子、三平這對姊妹繼承也完成了父親在世時的夢想。終於體會釣魚樂的愛子要三平留下,相對她以後會常來玩,三平要教她釣魚,三平開心點頭。同樣也瞭解了釣魚開心之處的鮎川也說自己要回去美國參加比賽,不再逃避。

送愛子上了回程巴士,她發現自己帶來的巧克力被偷吃的只剩下一塊,同時間一平則從冷凍庫中拿出放在冰塊盒中已經凍透的巧克力出來享用;鮎川從美國寄了照片回來,他在那裡的比賽贏得了冠軍,"改天回日本在一起釣魚吧!",他在信上這麼寫;三平跟ゆり又來到河邊釣魚,他將一直釣下去,直到人生的盡頭。為什麼呢?因為他是釣魚小子‧三平!

======================================



製作一部電影,非常的不容易。在我個人認知裡面,一部電影的主角如果是小孩子或如果主題是描述我們已知世界中的未知或強化過的區塊會更不容易,科幻片反倒因為主靠想像而不會讓觀眾質疑,但若是大家都知道且看過、經歷過的事物,只要有一點點細微的差錯觀眾都會馬上發現,畢竟太熟了。



"天才小釣手"是部完全把上述的兩大缺點發揮的淋漓盡致的巨作,我感受到的並非只是有人提到的Orz,更有一種憤怒,某種強烈的負面情緒脫韁野馬般狂奔。如果不是因為我人在戲院,這部電影我沒辦法看超過十分鐘,完完全全凌駕我09年的爛片冠軍"血戰"。血戰拚了老命的使出刺拳,天才小釣手一記沉重右鉤拳擊中對手下巴,讓血戰空中轉了三圈半後直直落地,噹噹噹,天才小釣手輕鬆奪得冠軍腰帶。



"天才小釣手"的爛我不知道從何講起,不如先來講好的。在釣魚秘境一幕時,愛子本來一直聽iPOD沒理他人。當她拿下耳機(特寫),瀑布聲傾瀉穿越耳道流進裡面的接收器,水氣霧般空中飄散,人與自然在那瞬間不分彼此。宇宙從人的眼睛看見了自己的美,人也是那其中的一部分。這樣的美感虛懷若谷,卻能容萬物。

以上。



缺點我想簡單說一下就好:主角小朋友演技誇張到令人生氣,百分之九十五的時間都十足做作,跟原作的天真根本是兩碼子事;劇情雖改編自漫畫,但不能否認電影呈現出的既老套又無聊,反正就是"男人的浪漫只有男人懂,一直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終究全世界男女都會認同你",笑點更是90%都只讓我冷笑,高血壓的人看了應該會變低血壓;攝影手法普普;動畫過度使用又不精緻,破綻百出,就連人物跟虛擬場景接合時光線跟色彩都沒有搭配好,挑明了跟觀眾說"我就是用特效,怎樣,看不出來吧!"

希望大家別誤會,我個人也曾經喜歡"天才小釣手",更在電影前跟小馬小聊了一下是不是"六三四之劍"也會後續拍成電影,但如果真要拍成這樣,不如做個動畫劇場版就好,拍一部這樣關於夢想的實現卻沒有實現夢想的感動的電影,要做什麼呢?



接下來是記錄我在戲院觀察到的事情。

首先,這部電影是我今年目前為止看過最不受觀眾尊重的一部作品。怎樣叫尊重?專注,集中精神看螢幕,跟隨每個畫面的律動心隨之浮沉。我看的那場差不多演了二十分鐘後,右手邊遠方(我坐在戲院左後方)大約有三批人馬各聊各的,坐在小馬正右邊的女孩則是拿出手機露出強光不停干擾我跟小馬的眼睛,然後也不停不停不停不停不停的跟她的朋友聊天。遠方的人就算了,我出言請女孩安靜,腦海裡想著:對,這真的很難看,但妳要嘛就跟我一樣生悶氣,不然就出去好了。她朋友倒還挺認真在看電影。到了釣湖大王一幕時先後有一男一女的觀眾悠閒著散步去廁所,很有趣的是在那之後約莫有一分鐘幾乎全戲院的觀眾都坐立不安,臀部摩擦椅墊的聲音不絕於耳,有人開始穿外套有人開始翻包包,全場陷入一種"是不是要離開"的疑惑,這情況在兩名上廁所的觀眾回來後才逐漸平息。

看完電影上完廁所,我跟小馬跟兩三個家庭的人共乘一部電梯,其中一個家庭的人帶著微笑開始討論。

"帶小朋友來看不錯,不過那個三平演得很誇張"

"是原作就這樣嗎?"

"原本還蠻活潑的,但電影把他演得很假"

後頭兩個婦人也在討論一樣的事情。

漫步入夜色中,我問小馬他對"天才小釣手"的看法。他無神、空洞、虛脫,宛如靈魂掛在嘴角般的回答我。

"我就頭一直很暈,想睡覺,沒料到你會出聲叫那個女孩。其實你下次可以直接跟我講,你就能看到什麼叫看電影,我的聲音應該大到整個戲院都聽得見。我一直想看那個女孩子亮亮的螢幕上有甚麼東西,也幫你注意看她有沒有要叫人打你什麼的。邊看她的螢幕頭又開始暈,忽然畫面上出現那個荷葉還是什麼葉的鬼臉我嚇一跳,我隔壁的女孩也笑了一下,應該不是笑我,只是笑一下"

我從來沒看過有一部電影能把小馬鞭笞到這種地步。瀧田導,我很喜歡你的"送行者",這也是極少數我痛哭失聲的電影。為什麼你在"天才小釣手"的表現卻是如此平庸而讓人無奈呢?

在國賓戲院旁邊一家我點一杯35元的無糖去冰仙草甘茶送上來的是一杯既小又超甜的仙草甘茶的下次不會再來的飲料店,我跟小馬小聊了一下,之後宛如送一名垂垂老者回家,我看著他沒入夜色。小馬,你辛苦了,我們後續還有"菜鳥總動員"跟"聽說",你要好好活下去。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