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ng Woodstock.jpg

早上去健身,院裡放的是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聽著這首歌,我想起了之前曾聽某位歌唱節目出來的歌手聊到只要歌跟愛情有關都是芭樂,我並不認同這個論點,感情無論是親人間、愛人間、朋友間都是可以很動人的,如何去營造氣氛,把讀者觀者聽者拉進去你的世界才是關鍵。但某個角度來說她也沒說錯,描寫愛情的作品太多了,能夠深入的卻很少。歌詞有它長度的限制(其實也沒有,只是太不琅琅上口就比較難賣),一首歌至多三五分鐘(不過我也聽過一首歌好幾個小時的),能抓到某一個情緒或畫面把它寫清楚講明白談深深也就夠了,還是電影適合講愛情。不過你看那1.5或2小時的電影很多講愛情也是零零落落,甚至死死停留浮冰上頭,不讓觀眾看見那海洋。其實只要抓到一個點,狠狠狠狠的插進去,觀眾就爆了,至少我就爆了,李安的《胡士托風波》就是這樣。

四年前的電影了,講的是主角怎麼樣辦胡士托音樂節的故事,過程滿奇特迷幻的,有大麻感,不過這不是我的重點。事隔多年,這部電影我只記得兩個地方,一是李安又一次用了超多顆鏡頭大量並排的手法(《綠巨人浩克》裡也有用,但用得沒啥必要,用在胡士托裡面很合適),另一個就是主角的老爸(Henry Goodman演的)在兒子質詢說為什麼他可以忍受媽媽的貪財時他回的那句:「Because I love her」。

「愛」是很難形容的,尤其在這個告白就「我愛你」的年代,愛這個詞好像變得太廉價,但其實並非如此,講愛跟聽愛的人冷暖自知。最美的我愛你該像是Henry Goodman飾演的老爸那樣,跟太太經歷了風風雨雨的許多年,嘗盡所有酸甜苦辣,人生幾乎半數以上都壓在「愛」這個字上,這樣的一句「我愛你」,包含了數十年回憶、情感、笑容淚水的「我愛你」,很美。

因為這條支線,我非常喜歡《胡士托風波》。〈突然好想你〉也不錯,但真的不適合健身的時候聽。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