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商業」兩字我認為是可以用很多種方式去解釋的。資本主義下,商業就是紙鈔:我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可以為我換來紙鈔,這就成了「商業」的其中一個解釋。為什麼人家要給我紙鈔?因為我會幫人家賺更多的紙鈔,所以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紙鈔遊戲,沒頭沒尾。有的只是囤著的,還有花光光的。

那麼,紙鈔的作用是甚麼?因為它有價,所以我可以拿來跟別人「以物易物」,我的紙鈔可以換成各種東西。藉此養活我自己、讓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養活我想養活的人,還有養活未來的我也許還有你也許還有他它她。所以紙鈔是必要的嗎?很難逃脫資本主義的我會回答你是必要的。前兩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外國的(年輕我猜)女孩子在發牢騷,說自己的人生就是上學,工作,結婚,生子,沒了。而她真正想要的是出國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她沒有錢。靠別人養的人想養別人,也許你該從身邊的或小案子做起,開頭就要做跨國案有志氣但沒實力。世界就是如此?對,世界就是如此。但你會變,你會經歷各種事情,產生各種感想情緒,你會變,然後世界就不同了。實際上,世界沒有變,沒有變。

「製造商業電影違背藝術原則」這句話人人可以說,它是句實話(前提是你贊同與否),但我們不得不去檢視它背後的涵義。有的人用這句話來開脫,掩飾自己的無能(真實的情況是沒有人認同你的藝術,所以你拿不到紙鈔);有的人,像蔡明亮,說的則是藝術的「純粹性」。藝術是否該凌駕社會倫理、道德、規範之上,是一個說了答案也沒有用的問題(不過多數的話都是這樣,通常文字本身不是重點,重點是誰說的,文字多數時候也缺乏純粹性,因為人本身就不純粹,或純粹這東西根本也是一個概念,就像我騎車時常看到哪邊的招牌寫著XX概念店概念館,我沒進去過,但我常幻想那裏面該是怎麼樣的光景,例如按摩概念館,所以你提供按摩嗎?是你提供按摩這件事情本身是一個概念還是你提供概念式的按摩抑或是你只是覺得加上概念兩字很好聽說不定還增加容錯率「我這只是一個概念啊」你會說嘴,而所謂概念式的按摩又是甚麼東西,很複雜)。但蔡明亮有資格說嗎?當然有,我不是說了嗎?這句子人人得以說之,有何不可?既然如此,那管他蔡明亮說不說,管他藝術不藝術電影不電影退出不退出,反正人人可以說嘛!

但是,他的藝術影響也不影響我的生活,就像詹姆斯卡麥隆拍不拍阿凡達2一樣影響也不影響我。層面上是如此。但在核心上,若說人不管是思考靈魂個性人生有個所謂蘋果桃李核這東西存在的話,詹姆斯大概削到肉左右。蔡明亮?走過來就把你的核給砸了,很狠。

當我們認同「藝術」這東西(或不是東西)本身的「超越性」跟「無垠性」之後,它不再只是「讓某些人賺錢的工具」時,藝術跟垃圾就經常能劃上等號,隨便你愛甚麼時候劃就劃,看不爽你就劃,因為那是他的藝術你的垃圾,它再也不限定於「有賺錢就不是垃圾」的原則。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冠以藝術之名,有沒有人買帳誰買帳你希望誰買帳買你的帳還是買你作品的帳買帳會讓你開心嗎?一旦在乎,你的人生就隨之快樂不快樂。

蔡明亮的藝術我買帳,這是本篇文章的重點。我不在乎別人是否把它的作品藝術電影視為垃圾,那是別人的問題。我喜歡,他不拍了,我有點無奈有點小幹有點失落但還是會活下去,但幹真的沒有人能代替他,蔡明亮就是蔡明亮(當然你說哪個人不是這樣林益世就是林益世團團圓圓圓仔就是團團圓圓圓仔但只要你在乎誰或啥的無可取代性就變得很重要因為重要性不是社會給的是你的評斷)。這是一個跟「現在」有關的選擇,就像我們小時候選擇要恨誰或愛誰一輩子但最後用「你變了」或「我變了」去「合理」這件「本來就是人性」的事情一樣,蔡明亮的「未來」會如何選擇還沒有人知道(所以我有個朋友聽到宮崎駿要退休的消息後第一個反應是喔他又要退休啦)。但因為我欣賞蔡明亮,所以我希望他能過讓自己開心的日子,不用去管我或者其他人狗貓蛇或世界,因為那是我們這些他的小世界以外的人事物該自行解決而不是他來幫我們解決的問題。但我是否還想看到他的其他作品呢?是的,我想。如果世界上能夠跟《變腦》一樣出現一個通往蔡明亮的腦袋裡的洞,我...不對,那是操弄是傀儡,我想要的是檢視感受體驗蔡明亮的思維或靈魂或那些你知道我想體驗的東西。嗯,這樣很好,這樣很好。

蔡導(導演+導師+導航),請繼續走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