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大家都忙,所以我成了犧牲品。

前一天,去妞家拿了診斷證明,移民署的人說因為狀況特殊,憑這份資料就能讓他老公先入境,共同面試的事情等之後再議。但入境當天,得有人送去機場移民署櫃檯才行。而且妞老公連國都沒出過,怕在機場給人家賣了可怎麼辦才好?

騎車到板橋,停在中國信託前的停車格,過馬路去板橋客運站,一向都從這搭統聯。一個年輕男人在櫃檯處跟化妝化得太白的售票小姐正在調情,我給了他們十秒,然後決定介入買票。在新東陽商店挑果汁,有種包裝看起來不錯、但果汁含量只有10%的新飲料上架,我當然買40%的,還便宜五元。角落擺著碗粿,25元,不算貴。我排在買了三支關東煮的少女後面,少女排在買了餅乾跟飲料的尼姑後面。我看著芋圓饅頭的包裝打發時間。

上了正面有個大玻璃蛛網的巴士,我在耳朵裡塞進耳機,聽著Buster Poindexter用愉悅又帶點淫靡的聲音回答喚他的熱情女郎們『Yes, girls』。回憶完一個不知道是朋友還是朋友的朋友跟我講過的一隻狗上吊自殺的故事後,我眼前出現一座賣相不太佳的大樓,頂樓掛的大大布條上寫著「最後一席,即將完售」,擺明了扯謊的廣告詞。此時,我想到了玩具反斗城。不知道是哪家分店,當年剛進駐台灣,老爸帶我去,好像沒買什麼,都很貴,但大大的空間的大大陳列架上有著數不清的玩具,這對小學時的夢想是當玩具店老闆(老爸用一種不屑的口吻跟我說的)的我來說是多麼大的驚奇。

在移民署的窗口繳交了妞的病例證明,顧窗口的強壯中年婦人列印後把正本還我。逛了逛書店,聽了爵士、Bossa Nova、名字最後兩個字是疊字的台灣女歌手的專輯試聽後我窩進靠窗的一個四人硬沙發座上網,網路不穩,想想算了,去下頭逛。

倒數一小時,本來想去航空博物館走走的,太風險了,乖乖等吧!

不遠處傳來熱鬧的歌聲,湊過去看看。



我猜是阿美族。

坐著等,手機響起,一個男人,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就是有戴眼鏡。男人問我的名字,我回答後他態度有點強硬,說

『你送那個診斷證明來是要做什麼的?』
我把事情講一遍。
『誰告訴你可以這麼做?』
應該是我朋友(也就是妞)或她家人去問的。
『問誰?』
我不知道。
『她家人在哪?』
新莊。
沉默三十秒,他接著又問。
『為什麼是你送來?』
因為沒人有空。
語氣一轉,他接著說。
『我有個親戚也是得了白血病,很嚴重,很麻煩』
是啊。
『我跟我主管呈報一下,你會在機場等嗎?』
會。
啪,電話掛斷。眼鏡男自己扮黑臉白臉,蠻厲害的。

不出五分鐘,電話又響起,眼鏡男說沒問題,不過跟我要了妞其他家人的電話,我給了妞姐的,他道謝後我們結束通話。

妞老公的飛機抵達,似乎排隊等面試,還要點時間。

幾個穿著黑色制服配槍的特勤隊從我的右後方出現,腳步堅定而穩重,如果帶隻狼犬會更完美。『要捉人了,要捉人了』,離我大概五個位子的捲髮阿桑難掩口氣中的興奮,眼神灼灼發亮,好像槍戰就在眼前一樣。結果特勤隊員跟個人攀談幾句話後就走了。
入境大廳擠滿了下飛機的旅客,兩個體型非常二戰迫擊砲手的阿桑從我面前走過。

『ㄟ,妳老公該不會被認定是恐怖份子帶走了吧?他該不會有帶毒品吧?』我跟妞打趣。
電話結束,繼續等。

廣播:Mr. Lesbian, mr. lesbian, please come to......
兩個遊覽車司機聊起彼此的薪水,互相傳授從哪邊開到哪邊錢會收得比較多。一個穿西裝的先生用手機大聲的跟朋友宣揚蔣經國的胸襟。
廣播:陳家瑛小姐,聽到廣播後麻煩請到五號會面點,您的朋友在等您。
廣第二次了。

時間已經超過一個半小時了。妞來電,我說我不知道什麼狀況,也只能等。妞爸來電,我說了一樣的台詞,他囁嚅了什麼我沒聽清楚,又問了一次。
『抱歉啦,每次都要為這種小事情麻煩你』
不會啦,沒關係。

起來走了走,中間妞又打了兩次電話,我說應該還在面談吧!『怎麼這麼久?』『我哪知道,可能拿著烙鐵在拷問他,用穿了線的竹子夾手指也有可能』

找了另一個位置坐下來,一個眉毛倒八字,五官扭擠在臉中央的婦人頭似禿鷹前傾,魄力十足的從我面前走過。她在一個男人旁邊坐下,老公之類的,拿了罐飲料給他,然後抱怨起誰誰誰的脾氣不太好。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妞氣急敗壞,要我打電話去移民署問他們在搞什麼鬼,怎麼還不放人。我闔起「湖濱散記」嘆口氣,撥電話卻打不進去。撥妞的,一樣打不進去。很簡單的邏輯。

又過了半小時,妞老公小利的身影終於出了自動門。我累癱在椅子上暫時沒起身,等他停步後才站起。

在統聯客運的售票處前打電話跟妞跟他老媽報平安。我看著聯合售票處後頭牆上的海報,早知道我從台北轉運站直接坐車來就好,不但票價省我也不用騎車去板橋,真是。

一路上聊白血病、小吃、妞的脾氣等,到板橋客運站後轉叫了台計程車。司機原以為是大陸人,但我用台語報了地址,司機好像有點洩氣,當然也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小利拿出相機拍下這未知的大陸,不停跟我說這個他們那裡有,這個他們那裡沒有之類的話題。『你這次來剛好吃看看妞一直說好吃的台灣食物,比較比較』,我這麼對他說。

到妞家時天色已暗,妞老爸買了一家叫溪仔邊的排骨便當,我待在新莊五、六年只買過一次,不太好吃。我夾著妞爸另外炒的沙茶小蝦仁,小利雖然很愛吃辣卻吃不慣沙茶味,妞爸超愛。

上樓跟兩隻臘腸打招呼,兩隻臘腸熱情跟姊夫打招呼。

太晚了,我決定翹課,跟小利一起去探望妞。在財源戲院那等車,新開了間泰國料理店,裝潢還不錯,價格稍微貴一點點,一餐大概要八十左右。

在新莊醫院對面跟妞姐會合,三人一起搭公車到林口長庚,車程約四十分鐘。

妞看到我只有小小驚訝一下,妞媽倒是挺樂,還拿水果、饅頭、健康綜合豆要給我吃(我拒絕了饅頭)。隔壁病房的婦人見了這陣仗,熱心的把房間讓給我們去看她的電視。妞媽說隔床婦人有在電梯那聽過地獄的聲音,我笑著說那一定得去見識一下。好像是蠻虔誠的基督教徒。

哈拉了一段時間,問她什麼時候要去剃光頭我一定要來看,妞說死都不要跟我講(後來還是講了,還誇自己剃起來好看)。妞媽喚了護士來讓她猜誰才是正牌老公,結果還沒等到護士煩惱自己就公布答案。很熱心的護士,南部人,講話有陽光的腔調。

差不多了,小利留著過夜,妞媽、妞姐、我搭著安靜無趣的電梯下樓,妞媽騎車,妞姐跟我一起等公車。

妞姐先下車,我一路搭到板橋客運站。牽車時,我打了電話給胖子,聊些不知是很嚴肅還是五四三的話題,反正過程中一定會有『胖子,你要減肥啊』的話出現。

電話講完,我吃了幾顆健康豆後丟進口袋,發動機車回家。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