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早買了雙人套票,八月忙,九月還是忙,但票總不能放著過期,不如找一天把事情一塊兒做完,就有了這次的一天行。

早上九點多吧,出發到歷史博物館。展覽外拍了照,內部禁止攝影(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買長毛象展的原因。我覺得禁止閃光燈OK,禁止攝影就...當然主辦單位會怕大家看了照片就不去了,又或許有版權的問題,但作為一個買票入場的民眾,總是希望留點紀念的)。米羅的畫風、色彩、符號我都很喜歡,而他在每一幅圖畫背後所花費的心力(很多畫一張需要一個月去規劃)更是令人佩服。小石喜歡理性、邏輯的東西,對這種邏輯相當難以理解的符碼般的作品苦手,不過她很喜歡有些圖的配色。大致來說,米羅的畫是看了會讓人心情很好的作品。

小石好幾天前看了A May's手作烘焙的粉絲頁上的巧克力蛋糕上的垂涎巧克力就陷入小小的瘋狂狀態,朝思暮想的,所以這次主要是吃蛋糕。到的時候它還沒開,我們就附近晃蕩。

我們去的那個社區食物很少,服飾店居多,我跟小石說這裡的人可能吃衣服就能過日子。餓啊餓,小石靈機一動,想吃三明堂的咖哩。臨時起意沒地址,打電話給萬年老朋友好幫手小祕書momoco問地址。走到那附近注意到店址改到了原先的對面,順利闖入食飯。

對小石來說,食物是很重要的。我能理解她的行為,但還是常叨唸她要忌口,免得大姨媽攜刀來犯。這對她來說是「痛完就忘」,對我來說則是「經歷過就不會忘」,因此經常角力,努力尋找平衡點。店內有抹茶冰淇淋,本來她又要賭命,而且是那種瀕臨慍怒那樣,我妥協,從來也不是想禁止她,只是捨不得她一痛又痛,也怕長遠以後會造成甚麼看不見的影響。幸好只剩原味,所以沒吃。本來想吃牡蠣咖哩飯,但牡蠣沒了,改吃豬排咖哩。另外一份餐點則是麻糬豆皮烏龍麵。餐後在草莓大福跟醬油団子間選了後者,二鹹搭一鹹比較好,怕沒辦法徹底享受草莓大福的酸甜軟嫩。

在地下大賣場買東西。我對沒見過的卡片戰鬥機很有興趣。玩者用自己的卡片召喚出忍者動物,可以跟電腦或跟對手打(應該是這樣),打贏打輸都可以拿到新卡片,滿好的。小石買了蕾絲,價格挺漂亮。賣場裡到處都是彎彎商品,不愧是國民繪圖師。

逛市集。太陽大,走過來走過去,一個阿桑差點戳中小石的眼睛。阿桑不對,但小石有容易過度集中的症頭,容易看不見鄰近一旁的危險,一次連距離不到一公尺的腳踏車都沒看見,很危險。小石買了兩包郵票跟一些小東西,我則在一家老闆滿親切的舊書攤買了附彩圖的水滸傳,兩本五百我殺四百,心裡想著不買也沒關係,當然就順利買到了,我對認真工作的大叔大嬸總是心有敬意。小石看我買書大驚,她說她一眼看到那攤就想說這麼破舊的怪書一堆誰會買,沒想到竟然是她的枕邊人,這世間就是這麼充滿出乎意料。

喔對,逛市集中間我們有去金石堂殺時間,我看了鍾怡雯的精選集,文筆實在好到十個好都不夠形容,相當高明。

到A May's吃蛋糕,那天我們吃了純巧克力,旁邊有裝飾抹茶粉,味道很溫和。後來吃了另一款上面有百香果的,非常驚艷,百香果的香加上不知是否起士的潤,嘴裡滑滑的,咕嚕下喉覺得真是幸福。我點的是原味貝果,烤得很香脆,最妙的是我一直聞到滷肉香,只能說高招。

小石說要去ikea,我們就去了,順便在那裏解決晚餐。鮭魚千層麵不錯吃,量少了點。玉米濃湯就是那樣。豬肋排很大塊,我們還加點了白飯,豬腥卡在那骨骨間入唇齒,醬怎麼甜也壓不掉,我五年前吃肋排就是這樣。

小石買了垃圾筒跟一些什物,錢大多花在擺飾區:明信片啦掛畫一類,小石對復古的東西如車票、酒標一類的毫無招架力。

忙碌、充實、累到隔天還在累的一天的收尾,當然還是有發生一些床第事。這大家都很清楚,我就不贅述了。

(因為網誌貼照片很累,所以我把全部的文字連同照片貼到FB上了,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